停车区显得非常凌乱,原本摆放得还算整齐的一排电动车,已经有大半儿凌乱地倒在地上,靠近通道的地方还停了两辆撞在一起的汽车,其中一辆汽车的挡风玻璃被砸了个直径半米左右的窟窿,四周的玻璃全都龟裂了开来,这让萧逸轩想到了对门大妈那扇套装门上被肥猫洞穿的窟窿。

    汽车里有个四十多岁,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不过他的脑袋呈诡异的角度耷拉在肩膀旁边,脖颈已经被啃掉了大半儿,早就已经没了丝毫生气,毫无疑问,这辆车的车主肯定是被某种宠物给袭击了。

    另一辆被撞的汽车已经空无一人,驾驶座位上还残留着已经变色血迹,车主应该受伤了,但萧逸轩没有看到尸体,想来应该是趁中年男人被攻击的时候趁机逃走了。

    中年男人萧逸轩认识,名叫赵仁,是同一栋楼二单元的住户,也是萧逸轩的客户之一,据说是某个电气公司的副经理,气场很强的一个人,出手也非常大方,每次萧逸轩去他家里做保洁,临走的时候都能从这位赵总的手里得到一包十几二十块的好烟。

    “早点死或许是好事,至少不同继续担惊受怕……”

    萧逸轩冲着满脸惊恐的中年男子说了一句,双手分别搭在撞在一起的两辆车的车头,吐气开声‘哈’的一嗓子,双臂猛然发力!

    噌噌!两声响,两辆几百斤重的汽车居然被萧逸轩轻易分开,甚至因为他没有控制好力量的缘故,被分开的两辆汽车被巨大的力量推的猛然暴退,‘嘭!’的一声狠狠撞在了后面凌乱停放的汽车上!

    “咳咳,原来我的力气已经这么大了……”

    萧逸轩也没想到他的力气会这么大,突然后退的汽车让他无处着力,巨大的惯性差点儿把他自己也给甩出去。

    突然的巨力撞击,让赵仁那仅连着脑袋的一点不多皮肉终于不堪重负,猛地从挡风玻璃破开的地方飞射了出来,‘吧嗒’一声摔到地上滚出老远的距离。

    “抱歉,抱歉,你挡住我的车了,勿怪啊……”

    萧逸轩抽了抽嘴角,心里有些害怕,双手合十冲无头的赵仁比划了几下后,急忙推了他七成新的二手电动车掉头离开。

    如果这里是荒郊野外,萧逸轩到不介意挖个坑把赵仁给埋了,好歹也是他的客户,入土为安这种举手之劳萧逸轩还是愿意花费一些时间的。

    可惜这里是小区,到处铺的都是水泥地板,唯二的两个花园还是在小区的最中央。

    寂静的小区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安全,萧逸轩心里又迫切的想要回家确定家人的安危,种种因素综合,让他实在没那个心情去把赵仁的尸体埋起来。

    “如果我还能回来赵都,一定过来让你入土为安……”

    充满歉意地看了车中的无头尸体,萧逸轩骑车离开了这片混乱的过道,向小区出口快速前进。

    萧逸轩居住的这个小区虽然老旧,却一点都不小,占地足有三四百亩,从他居住的单元楼到小区出口,还有好几百米远,因为走的是所在单元楼的背面,萧逸轩看到了许多他被楼房局限了视线看不到的场景。

    中间的柏油路上歪七扭八地停了许多辆车,这些车是在一天前撞到一起的,萧逸轩虽然没有亲见,但却听到了撞车,刹车和车主的惊呼惨叫声,幸好这个小区有车的住户不算很多,中间的柏油路虽然被挡住了大半儿,但对骑着电动车的萧逸轩来说算不上什么障碍。

    穿行在混乱的车祸现场,萧逸轩也格外的谨慎,这小区里养宠物的可不少,他每天早晨起来遛狗的时候,放眼望去,整个小区几乎都快成了宠物乐园了,那么多宠物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消失不见,应该是躲在某个地方,等待着偷袭,或者说猎食还活着的人类。

    事实证明萧逸轩的谨慎一点都没错,等到他七拐八拐地来到小区出口的门岗所在的铁皮房子时,一道巨大的黑影仿似携着千钧之力般猛地从铁皮房子里窜出,扑向了一直在谨慎防备的萧逸轩。

    小区出口这里除开两边的楼房之外,只有建在出口中央的铁皮房子,也是萧逸轩最防备的有可能出现危险的地方,这巨大黑影扑出来的时候,萧逸轩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找死!”

    因为一直在防备着不知道会来自哪个方向的偷袭,萧逸轩是在单手骑车,空出来的右手一直提着那把厚重的剁骨刀,一声叱喝为自己壮胆,萧逸轩顺手就劈向了扑向他的牧羊犬!

    没错,就是一只体型巨大德国牧羊犬,这只牧羊犬萧逸轩也认识,小区门岗老大爷养着当伴儿的心肝宝贝,也算是半个门岗,经常帮门岗老大爷蹲小区门口看大门。

    “嗷呜!”

    一声凶悍的吼叫,牧羊犬见萧逸轩有了防备,竟然在飞窜的途中突然一个转折横窜了出去,躲过了萧逸轩的迎面一刀。

    “不愧是退役的军犬,不但知道躲避攻击,而且竟然这么灵活!”

    没有砍中目标,萧逸轩也不觉得的意外,他是个爱狗的人的,对门岗大爷这只从特警大队带出来的护卫犬颇为眼馋,可惜这只护卫犬是老门岗的当特警队长的儿子孝敬父亲的,萧逸轩也只能偶尔帮门岗大爷遛狗的时候过过瘾。

    因此,这只退役的护卫犬到底都有些什么本事,萧逸轩还是非常清楚的!

    一击不中,不论是萧逸轩,还是那只护卫犬,接下来的动作都变得谨慎了起来。

    护卫犬落地之后,便一直在左右移动,并且不间断地向萧逸轩发出威慑性的低吼,伺机而动,不过萧逸轩一直举刀相向,护卫犬一直没找到什么偷袭的机会。

    “这只狗的速度似乎更快了,比我那是狂暴的哈巴狗快了一倍不止,不知道是它本来就比其他的宠物强?还是又进化了?”

    神秘男子说过,最初的九天是所有生物进化最慢的时候,但在萧逸轩看来,第一天他被自己养的那只哈巴狗突袭的时候,其速度和力量都已经强得超乎想象。

    如果不是萧逸轩本能地把菜刀举到了身前,他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么算来,所谓的‘慢’也只是强大的神秘男子眼里的‘慢’,而不是萧逸轩这个普通人眼里的‘慢’,这让萧逸轩越发觉得形势急迫了起来。

    只是三天的时间,一些对人类根本没什么威胁的宠物就已经具备了屠杀人类的实力,若是等到九天,甚至最初的九天过去,它们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

    “你伤不了我的,咱们不如互不侵犯怎么样?”

    萧逸轩突然神经质一般向对面低吼的牧羊犬说了这么一嘴,既然世界突然变得这么扯淡,这只本就聪慧的护卫犬没准能听懂人话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嗷呜!!”

    护卫犬一脸警惕地冲萧逸轩吼了一声,前肢微微屈起,龇牙咧嘴,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这姿态让萧逸轩失望地叹了口气,丧气道:

    “好吧,即便你能听懂人话,但我却听不懂狗话,咱们看来是没法子交流了……”

    萧逸轩能通过狗的吼叫判断出一些它们要表达的意思,但眼下这只牧羊犬的表现实在太过反常了,它的眼神似乎透露出了和解的意思,但姿势却一副马上就要攻击的趋势,这让萧逸轩根本不敢放松警惕。

    “这样,我先撤,你不要乱动哦,偷袭我的话你会很惨的……”

    萧逸轩尽量放缓了声音,一边冲护卫犬说着话,一边缓慢地转动电动车的车把,他不打算和这只牧羊犬继续耗下去,因为萧逸轩没把握在短时间干掉这只体型巨大,而且聪慧灵活的牧羊犬。

    有这时间,还不如去找那些体型小,威胁不大的宠物,至少更容易击杀。

    护卫犬似乎从萧逸轩的动作里看出了和解的意思,虽然一直在警惕地低吼着,但却没有主动攻击,这让萧逸轩多少松了口气,但却不敢放松警惕,这只护卫犬太聪明了,以前萧逸轩甚至都被它骗过。

    双方互相戒备着拉开距离之后,萧逸轩好似有些心急一样,猛地调转了电动车,拧了加速就往前冲了一大段距离,也正在这个时候,护卫犬原本警惕的精光一闪,居然露出一丝极为人性化的狡猾之色。

    “嗷呜!!”

    一声明显带着兴奋的吼叫自护卫犬的口中传出,它蓄势待发的躯体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样,猛地冲背对着他的萧逸轩爆射了过去!

    “你赖皮!!!”

    萧逸轩转头惊呼,面上虽有些紧张,但却没有丝毫恐惧,瞪大的眼睛里也跟着划过一丝‘不止你会骗人’的得意之色。

    这一次护卫犬似乎是为了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扑击极为彻底,眼见要接触到萧逸轩的身体时,已经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而迎接它却是萧逸轩早就瞬时劈过来的剁骨刀!

    噗嗤!

    利刃入肉,一条恐怖的裂口自护卫犬的颈部开始,顺势而下,直接剖到了护卫的后腿。

    嗷呜!!!

    伴随着凄厉无比的惨嚎,护卫犬带着大片血花飞扑过矮身低头的萧逸轩,直飞出十几米远的距离,才撞到了一栋单元楼的墙壁上‘嘭!’的一声巨大闷响后,反弹到地上肠子都被撞了出来,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嗖嗖嗖!

    连续三道不同色彩的光华自护卫犬的尸体喷出,原本还在警惕护卫犬装死的萧逸轩顿时松了口气,有些惊喜地想着牧羊犬走尸体了过去。

    “竟然一口气爆了三个东西,不愧是实力强大的退役军犬!”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