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都,西环郊区。

    这是一处已经非常老旧的小区,小区最东面靠北第三栋楼房顶层北阳台上,萧逸轩望着漆黑的天空,目光里带着一种近几天来所有人都有流露过的难以置信。

    “另外两个月亮,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萧逸轩自言自语地喃喃着,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说出同样的话了,自从三天前一声巨大到响遍世界的惊雷声后,日正中午的明亮天空突然就变成了漆黑的夜晚。

    然后整个赵都突然陷入混乱当中,不过因为只是白天突然变成了黑夜,而且电力并未受到任何影响,政府很快就勉强控制了刚刚冒头的动乱。

    大概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后,也就是那声惊天雷响发生后的第二天,漆黑的天空就突然出现了一轮皎洁的明月。

    如果仅仅如此,赵都绝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混乱,到处都是升起的硝烟和火光,各种或惊恐,或疯狂的惨叫声充斥整个城市上空,就连萧逸轩所在的这个即将拆迁的破旧小区,下面的街面上也横躺了几具被残害的居民躯体。

    第二天再次有那么一声萧逸轩感觉能响遍地球的惊雷后,明月高悬的夜空再次升起一轮更大‘月亮’,而且这个月亮还是红色的,如同一颗血色的巨瞳一样,高悬万丈,冷漠且残酷地注视着遍布世界的混乱。

    自这轮血月升起的那一刻,赵都再次陷入混乱当中,即便所有能搜遍的电视台都在说这只是一场百年难见天文盛事,请广大民众不必惊慌,赵都依然被恐慌的氛围笼罩。

    赵都市的治安原本还算不错,但在这一夜,犯罪指数至少暴增了几十倍。

    如果说仅仅是多了一个血色的月亮,凭借政府强大的公信力和传媒渠道无所不在的宣传和抚慰,控制住城里的混乱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关键是第三天,当第三声惊雷传遍世界的时候,天空的第三轮月亮出现了,这次是蓝色的,释放着幽蓝色冷光的蓝月出现的那一刻,萧逸轩养的那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哈巴狗突然狂暴了,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冲着正在切菜的萧逸轩就扑了过去。

    哈巴狗的速度非常快,远超萧逸轩每天遛狗的时候最快的时速,按理说这么快的速度,萧逸轩是绝对躲不过去的,不过他正在切菜,手里的菜刀被他本能地挡在了身前,然后狂暴的哈巴狗直接悲剧了。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生命历程里,萧逸轩连只鸡都没杀过,突然杀了一只狗,而且还是和他朝夕相处的狗,他的心情原本该陷入混乱的,但他没有。

    在哈巴狗被菜刀劈开了脑袋的瞬间,萧逸轩的视界里就被无穷无尽的数据流充斥,耳边也跟着响起了一声似是呢喃,又矛盾得犹如九天惊雷一般的呐喊。

    “激活武神之心……,肌体同化开始……,开启武神之路……”

    这声音似乎是直接从脑海深处响起,等声音落下之后,萧逸轩就感觉他整个人似乎被什么无形的东西透体而过,紧接着他就发现视界里再次看到的画面似乎有所不同了,具体是哪里不同,萧逸轩也说不上来,那是一种发自心底里的感觉。

    “这真的不是个梦么?”

    萧逸轩摊开手掌,他的掌心处,一枚似乎是某种枯藤编织成的指环静静的躺在那里,在明亮的月光照印下,青黑色的戒指还在散发着微弱的毫光。

    凝视手中枯藤戒指的时候,萧逸轩的脑袋里毫无缘由地出现了一组数据,清晰到他想忽视都难。

    名称:鬼藤戒指

    品质:优秀

    属性:攻击9-12,外功+6,根骨+5

    特性1:储物空间+1

    特性2:伤害减免15点

    任凭谁在看到这组数据之后,都会本能觉得如果不是在玩儿游戏的话,那肯定是在做梦!

    现实里能有这么玄幻的东西出现?别扯淡了……

    但这就是事实,萧逸轩除了没有砍自己一刀来佐证他是不是做梦外,掐胳膊,打脸,冲冷水澡全都试过了,胳膊红了,脸肿了,到现在,他的整个身体依然还停留在被冷水刺激的冰寒余波当中。

    这一切的一切都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尽管,这鬼藤戒指的属性的出现让萧逸轩觉得非常扯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世界似乎发生了非常奇妙的变化,或许,我不应该继续在这里傻呆着了!”

    萧逸轩看着手中的戒指,缓缓将它套在了右手食指上,瞬间,那种神奇的身体素质暴增的感觉再次笼罩全身,这不是他第一次带上这枚戒指了,客厅中央被砸成两截大理石茶几,就是被带上戒指的萧逸轩一拳给砸断的。

    正是因为这枚神奇的戒指附加给萧逸轩的强悍武力,才让他有了出去看看的勇气。

    萧逸轩自忖不是个懦弱的人,但也说不上多么勇敢,放到整个赵都几百万人口里,他绝对是占比例最大的那个群体里的不起眼一员,往直白了说,就一普通屁民!

    但再普通的人也有他在意到不容失去的事物,比如恋人,比如家人……

    萧逸轩不担心他的恋人,因为他的恋人在上个月已经成了别人的恋人,所以唯一能让萧逸轩鼓起勇气走出租住房的就是他的家人了。

    世界变了,也乱了,萧逸轩不可能不担心居住在农村的父母,如果不是动乱发生的时候萧逸轩和家里通过电话,确定了父母暂时没什么危险,他恐怕早就和两位合租大二学生一样,着急忙慌地保护最在意的人了。

    狂暴的哈巴狗惊了萧逸轩一身冷汗的同时,也让他越发的担心家里人的安全,他父母种地的同时,还办了个养殖场,虽然不大,但也养了六七百只鸡,和小一千的兔子,既然萧逸轩的宠物狗都狂暴了,他不能不担心家里养的那些家畜会给家人带来的巨大安全隐患。

    那可是几百只鸡和近千只兔子,萧逸轩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这些小动物全部狂暴的话,他的父母,弟弟和妹妹得面对多么可怕的凶险?

    还好,通电话的时候,萧逸轩确定了父母并不在养殖场,这让萧逸轩很是大松了口气,不过即便如此,萧逸轩也打算尽快回家了,狂暴起来的小动物们绝对不会呆在原地不动,而且他们那个不算小的村子,办养殖场的可不止萧逸轩一家!

    赵都距离萧逸轩的家乡不到一百里的路程,他买的那辆二手电动车充满电的情况下,一口气从赵都骑到家里还能剩半格电,最多也就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到家。

    当然,坐汽车回去或许会更快一些,但以眼下赵都逐渐失控的混乱局面,骑电动车回家恐怕会更方便一些,鬼知道外面的公路上已经堵成什么样子了。

    虽然鬼藤戒指让萧逸轩的武力值暴增,但他并没打算赤手空拳的离开出租房,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居住在楼房顶层的萧逸轩亲眼见证了几十个居民被残忍的杀害。

    有被家里的宠物咬死的,有被发了疯的人砍死的,还有三四个人是被一条放大了上百倍的蛇给直接吞掉的。

    萧逸轩之所以认定了世界发生了他不知道的变化,那条半个水缸粗但又不是蟒的蛇,也是最好的佐证之一。

    因为那条蛇他见过,半个月前就是他被一位漂亮的女邻居邻居请过去把这条蛇给扔出去的,那一身红褐色的花纹和断掉的尾巴让萧逸轩记忆犹新。

    米把长的小蛇变成了几十米长,差不多半个水缸粗的巨蟒,面对这么玄幻的场面萧逸轩就是意志再怎么坚定,也不得不生出一些不好的联想了。

    萧逸轩的住处位于这栋楼的第六层,这套房子是三室一厅的格局,萧逸轩和另外两个在赵都大学上学的大二学生合租,第一声惊雷响起来的时候,他的两个室友就离开了这里,萧逸轩知道他们是赵都大学找留校的女友了。

    至于他们是否已经到达赵都大学,或者是否还活着,那就要看他们两个的运气了。

    外面很危险,所以在出去之前,萧逸轩把整套房子所有房间都翻了一遍,他不算胆大,但却足够细心谨慎,有了哈巴狗暴起突袭的遭遇之后萧逸轩首先想到的就是怎么把自己给保护起来。

    此时已经是深秋时节,天气干燥的同时,气温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狂降,尤其是最近三天,空气中透骨的冷意让萧逸轩甚至以为寒冬提前降临大地了。

    从两个室友的房间里,萧逸轩翻出了两套迷彩作训服,这应该是两个室友参加军训时的训练服,这让萧逸轩深感收获不错,虽然大多数的大学提供的军训服在质量上都操蛋的很,但他知道赵都大学不同。

    萧逸轩就毕业于赵都大学,赵都大学的作训服都是来自于赵都武装部,武装部储存的作训服都是提供给特警大队和驻守在赵都的军队使用的,质量那是杠杠滴。

    萧逸轩上学时的那套迷彩作训服都六七年了,虽然磨损的不成样子,但依然非常结实。

    最让萧逸轩高兴的是,他这两位室友一个消瘦,一个壮硕,两件作训服正好可以套着全部穿上,外面再加一层的话,虽然比不上防弹衣,但防止被利刃割伤,或者防御猫猫狗狗的咬伤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除此之外,萧逸轩还把他从军品供应点买来的帆布背包用菜刀隔开,做成了一条绝对够结实的围巾把脆弱的喉咙给护了起来,当初那只狂暴的哈巴狗就是奔着他的喉咙去的,这一点萧逸轩可谓记忆犹新。

    三层丝质内衣,两层作训服再加上一层更厚的外套包裹起来,萧逸轩整个人都胖了一大圈,还好他也是个瘦子,即便穿了这么多衣服之后,也只是稍稍影响了他身体的灵活性而已。

    但相比于被咬伤,甚至于咬死,这点儿影响又算得了什么?

    厨房里的刀具不多,只有一把菜刀,一把水果刀,还都是居住时间最长的萧逸轩自己买的,不过有这两把武器也够了,再多萧逸轩也没有第三只手了。

    没什么留恋地打开房门,正想出去的时候,萧逸轩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身来到客厅左边的冰箱,打开冰箱,里面放着几罐啤酒和四五瓶饮料,中层和下层还堆了不少蔬菜,西红柿,黄瓜,鸡蛋都有。

    跑到自己的房间再次翻出一个背包,萧逸轩把冰箱里的饮料,以及下面冰冻柜里的香肠之类的全部塞到了背包里。

    萧逸轩没受过什么野外生存训练,但所幸他是个老书虫,网络上各种各样的末世小说铺天盖地,看多了总会知道一些或有用,或者无用的应付末世的常识。

    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和某些末世小说里情节很是相似,不管是不是世界末日,萧逸轩都觉得带上一背包的食物和水怎么也不会有什么坏处不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