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位不善饮酒的苏姑娘,不但她饮酒的样子让赵弘润感觉赏心悦目,她醉酒时目色柔和如水、面颊嫣红似胭脂的样子,更是让赵弘润暗自惊呼美艳无双。

    对此这位苏姑娘也感觉很无措,因为无论她想出什么办法,似乎总难不倒这位年仅十四的小公子,他的聪慧,令她感到惊异。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日子赵弘润偷偷顺走他六皇兄赵弘昭的墨宝,将其在街上的珍奇店贱卖,将所得的银两尽数都给了这位苏姑娘,他原本希望她用这笔银子为自己赎身。

    可没想到当他提到此事的时候,这位苏姑娘却将赵弘润前几日所赠的银子,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两千多两可不是小数目,姜公子偷偷赠予奴家,若是公子的家里得知,如之奈何?……奴家这边自有些积蓄,应付楼里的管事应该不成问题。所以,请公子收回去吧。”

    “为什么不攒着赎身呢?”赵弘润不解地问道。

    苏姑娘幽幽地望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公子想帮奴家一把,这份心意奴家心领了,只是……就算赎了身,奴家在这京城又无亲无故、孑然一身,离了一方水榭又能去往何处呢?”

    赵弘润默然不语,这一点,他帮不了这位苏姑娘。

    给她一个归宿?

    谈何容易!

    虽然已打定主意日后定要抗争到底,但是他也明白,作为皇子,他在婚姻上是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的。

    他所有已经成婚的兄长,不管情愿与否最后都娶了朝中重臣的千金,而那些早已出阁的公主们,也是作为联姻的牺牲品,不是下嫁手握兵权的将军的子嗣,就是嫁往别国。

    身在帝王家的儿女,从来没有自由婚姻的可能。

    “那就留着防身吧,本公子送出去的东西,断然没有拿回来的。”已经找到了六皇兄赵弘昭这位隐形的大金主,赵弘润对于银子已满不在乎。

    苏姑娘还了几回,见赵弘润执意不收,只好又收了起来。

    她心想着,虽然痴迷的方向挺奇怪的,但是这位姜公子不可否认对他颇为痴迷,说不准日后每日都会来找他,那这些钱,就留着替他准备一些美味的菜肴好了。

    话说回来,对于这位姜公子,苏姑娘越来越感觉好奇。

    要说他对她挺痴迷的吧,他每日黄昏时分准时都会离开,不像某些别有用心的男子,恨不得夜宿在这里;可要说他对她不痴迷吧,他这几日每日都会来找他,叫她陪他饮酒,说是喜欢看她醉酒时的样子。

    『莫非是一位家教甚严的富家子弟?偷偷跑出来的?』

    瞅着赵弘润与沈彧等三名宗卫身上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寻常百姓服饰,再联想到他每日黄昏前必定得离开的“规矩”,苏姑娘心中暗暗猜测着。

    若是撇除年纪的差距不谈,苏姑娘对于这位姜公子还是十分满意的,毕竟对方的才识远远在他之上,而且家境也应该不错,应该是有能力为她赎身的。

    只可惜,他俩的岁数差地太多,他十四,她二十,差了整整六岁。

    这岁数的巨大鸿沟,让她不抱丝毫想法,纯粹就将赵弘润当成是一个算是知心的小弟弟,虽然这个小弟弟总是变着法子地捉弄她,诱她饮酒饮到醉醺醺的。

    “笃笃笃——”

    房间外,传来了一阵叩门声。

    “谁呀?”小丫头绿儿喊道。

    稍后,门外传来了一名龟奴的问候声:“打搅苏姑娘了,有一位姓罗的公子欲求见苏姑娘。”

    苏姑娘微微一愣,因为她这几日都在陪赵弘润的关系,因此也就没有像以往那样设题,没想到还是有人慕名而来。

    想了想,她婉言回绝道:“奴家这边有贵客,不方便,望那位罗公子海涵。”

    “是,我这就去回覆那位公子。”龟奴噔噔噔地跑下了楼。

    见此,赵弘润好奇问道:“拒绝没有关系么?”

    苏姑娘微笑着解释道:“这一方水榭对奴家这些女子的待遇还算是好的,只要每日交付些钱物,他们也无所谓你是否待客……”

    “那倒不错。”赵弘润点了点头,心说这样的话,他隔三差五地给她些银子,倒也不用担心她因为囊中窘迫的关系不得不去接待那些她本不情愿接待的客人。

    可就在这时,雅间外的楼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翠筱轩的房门被人一把推开了。

    “贵客?本公子倒是想见见,究竟是哪位贵客!”

    伴随着一阵冷笑,一名服饰鲜华的男子闯入了房间,神色不善地扫了一眼屋内。

    只见此人生得浓眉大眼,模样还算端正,可是脸上始终是一副倨傲的神色,仿佛这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得听他的似的。

    在他身后,几名家奴护院蛮横地拦住了一名满脸为难之色的龟奴,看来是那名龟奴想要阻拦这位罗公子,但是没能拦住。

    “……”赵弘润不觉地皱了皱眉,低声问苏姑娘道:“是你认识的?”

    苏姑娘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认得此人。

    见此,赵弘润就没有顾忌了,正要示意沈彧他们赶人,却见小丫头绿儿率先跳了出来,指着那名罗公子气愤地说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这是咱小姐的闺房,你贸然闯进来干吗?懂礼数么你?!”

    岂料那位罗公子根本不理睬她,随手将她推开一旁,绿儿气愤地还想冲上来,却被那位罗公子的家奴护卫们给拦住了。

    此时,那位罗公子已经注意到了正在与赵弘润饮酒的苏姑娘,她那醉酒后美艳的样子,顿时让这位罗公子眼睛一亮。

    “这位想必就是苏姑娘了,果然是……国色天香,啧啧。”

    『……』

    注意到对方的眼神,苏姑娘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毕竟这位罗公子的眼神与赵弘润截然不同,充满**。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开口请这位罗公子离开时,忽然赵弘润抬手拦住了她,抢在她前面,淡淡说道:“喂,这位公子,凡事都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苏姑娘这些日子没空,麻烦阁下找其他人吧。”

    苏姑娘微微一愣,旋即心中顿时明白过来,想必是姜公子担心她开口会引起敌方对她的敌意,因此抢在她之前将话说了。

    这份细心,让苏姑娘不由地感觉几分心暖。

    “贵客?就是你么?”那位罗公子上下扫了赵弘润几眼,见是一个寻常百姓打扮的十几岁稚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也学人家喝花酒,找女子作陪?……小子,本公子看在这位姑娘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速速离开。”

    说着,他见赵弘润坐着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眉头一皱,当即便走向赵弘润,仿佛要将他拎起来丢到屋外头去。

    可还没等他走几步,他肩膀上便搭上了一只手臂。

    “该离开的人是你!”冷哼了一声,沈彧一把捏住那位罗公子的肩膀,稍稍用力,便捏得对方嗷嗷痛叫起来。

    “公子!”

    “少爷!”

    罗公子的家奴护卫们眼见自己少主人吃了亏,顿时一脸凶相地冲了上来,二话不说便朝着沈彧挥出了拳头。

    可惜,他们的对手是沈彧、穆青、吕牧三人,那可是经过宗府精心教导武艺的宗卫,要是连他们都对付不了,如何担任保护皇子的重任?

    毫无意外地,这群人被沈彧、穆青、吕牧三人轻松放倒,三拳两脚就全给打趴下了。

    “你们……你们胆敢公然行凶?!”

    眼瞅着自己随行的家奴护卫竟然被三个寻常百姓打扮的男子打倒在地,那名罗公子有些心慌了,急声喊道:“我乃罗嵘,家父可是朝廷吏部左侍郎罗文忠,你们敢打我?”

    『啊啊……来了,“我爹是某某”的经典台词……』

    赵弘润无言地摇了摇头。

    可他对过的苏姑娘却是面色微微一变。

    也难怪,毕竟“吏部左侍郎”的名号对于寻常百姓而言还是相当唬人的。

    然而对于赵弘润而言嘛,他晓得那是谁?

    要拼爹,拼地过他?

    毫不夸张地说,只要赵弘润道出身份,别说这个罗公子,就算是他那个高居吏部左侍郎的爹,也得慌地跪下来求饶,毕竟赵弘润的父亲那可是大魏的天子。

    可问题在于,在这种地方道出真实身份,一旦传到宗府耳中那可就是被关禁闭的下场,即便是赵弘润也难以幸免。

    想想也是,堂堂皇子,在烟花柳巷跟人争风吃醋,丢尽了皇室的脸面,宗府的人岂会轻易饶了他?

    『怎么才能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叫这家伙自己乖乖滚蛋呢?』

    赵弘润思忖着。

    而沈彧、穆青、吕牧三人则是在等着赵弘润的态度,只要自家殿下说一句揍,他们谁会去管这小子是谁的儿子。

    屋里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