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

    朝着茂密林间深入时,聂天一边以天眼洞察内部详情,一边释放出一缕精神意识,去检查储物戒内的情况。

    他想知道炎龙铠能否动用。

    储物戒一角,炎龙铠安静地停放着,那块棱形火焰晶石内部,一条条代表着地火精华的火焰流光,十去**。

    炎龙铠胸口部位,那块兽骨形态的血核,释放出蒙蒙赤红血光。

    丝丝缕缕的赤红流光,顺着火焰晶石逸入血核,聂天略一感知,就知道经过对地火精华的炼化吸收,炎龙铠消耗的炎能,应该恢复了差不多一半。

    他尝试着,和炎龙铠内的器魂沟通,旋即得到模糊讯念。

    他于是明白,恢复一半炎能的炎龙铠,如今又可以再次动用。

    炎龙铠为通灵至宝,妙用无穷,即便只有一半炎能,也能为他增加强大力量。

    他神情为之一振。

    心神一动,同样藏于储物戒的炎星,悄然飞出。

    伸手攥紧炎星,源自于灵海一个个灵力漩涡内,不同属性的灵力,瞬间注入。

    炎星当中绘刻的一个个独特阵图,在灵力经过时,不断提炼压榨着灵力,令一缕缕灵力变得精纯而又锋锐。

    一束混杂不同色泽的刀芒,犹如灵蛇吐出的信子,从刀尖喷吐出来,伸缩不定。

    其中,一条幽绿色的光芒,尤其的活跃。

    咦!

    聂天轻呼一声,怔怔看着那条绿色光芒,辨认出那光芒隶属于草木灵力。

    草木灵力从刀尖冒出时,扭动不止,似乎想要脱离那一束刀芒,飞向附近那一株株参天古树。

    他目显惊奇,好奇地看着周边的巨树。

    每一株巨树,都有百米高,枝叶茂密,旁边最高的一棵古树,怕是将近五百米左右,他人在下方,显得无比的渺小。

    颇为浓郁的草木精气,从一颗颗巨树的枝叶内流逸而出,似乎被那道草木灵力吸引着,悄然朝着他聚拢。

    他分出一缕心神,去捕捉草木漩涡的奇妙,能看到飞动的草木漩涡内,得自那擎天巨灵的碎念,聚成一簇簇,似在迅速凝结。

    他一脸若有所思。

    这块浮空陆地的草木精气,比起那存在生命古树的异地,要弱了很多很多。

    可即便如此,他从此地感应到的草木精气,也比他在陨星之地的大荒域暗冥域离天域任何一处感应到的都要浓郁。

    经过那处有生命古树的异地一行,他的草木漩涡吸纳了太多精纯的草木精气,似悄悄发生了某种变化。

    他最近时常关注,确定他的草木漩涡,已达到突破先天境中期所需的草木灵力积累。

    或许是因为那异地的古树,和这里的古树为同一物种,加上他的草木漩涡吸纳了大量那边的草木精气,所以他从中凝结的草木灵气,才会引发此地古树的感应。

    就是不知道,动用了那些草木灵力攻击,能否产生更多变化……他暗自思索着,领着裴琦琦继续前行。

    此刻,裴琦琦早已将逸电舟收入储物戒,高挑的身姿,被层层空间波纹环绕,气息掩盖。

    在聂天的感觉中,裴琦琦似已消去踪影,处于别的空间,根本不能以精神意识洞察。

    裴琦琦的神秘,他早有体会,也不感到奇怪。

    半响后。

    聂天主动停下,站在一棵巨树根本,轻声说道:就在前面了。

    三只天眼,悬浮于那片区域,能清晰地看到五个身穿巫毒教服饰的男女,静坐于地,彼此低声交谈着。

    那五人嘴角堆满笑容,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聂天挪动着天眼,细细聆听。

    他们五人,发现此地以后,正传唤给巫毒教的长辈了。聂天眯着眼睛,一边听,一边向裴琦琦转述,巫毒教的人,分散开来,四处找寻奇妙。一旦有人发现异常,立即通过音讯石告知。

    这五人,就是巫毒教一批搜寻者,他们看到此地的奇妙后,要将消息传递出去,然后等候教内强者的到来。

    裴琦琦眼神一变,道:他们在等人?

    聂天点头。

    巫毒教的强者,非同小可,只要有一个凡境者到来,就会给我们造成巨大麻烦。裴琦琦迅速冷静下来,几乎立即打消了深入的想法,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最好尽量离开,还要小心遇到巫毒教的后续赶来者。

    聂天略有些犹豫。

    这里有点古怪,能加快他草木漩涡内,得自擎天巨灵碎念的凝聚。

    他一直都想知道,他汇聚于草木漩涡的碎念,究竟有什么奇妙,只要人在此地,最多两三天时间,那些碎念就能凝聚形成,为他呈现出真实的奥妙。

    三天,三天时间就足够了。

    可三天内,巫毒教的强者,也有极大的可能性,因眼前五人的讯息赶来。

    他沉吟半响,最终决定不冒险,说道:好,我们原路返回就是!

    这是明智的做法。裴琦琦松了一口气,她还暗自担心聂天不知死活,冒险乱来。

    然而,就在聂天欲图离开时,他通过天眼又听到了一句对话。

    古树当中,一个面色温和,身形略胖的青年男子,放下一块音讯石,皱着眉头说道:此地奇怪,音讯石内的讯念,无法传播出去。何旭,你出去一趟,将讯息释放出去,告知教内的长辈。

    章鸠大哥,那你小心一点。名为何旭的巫毒教青年起身。

    一脸人畜无害的章鸠,露出灿烂笑容,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们需要担心什么?

    也对。何旭于是站了起来,向浮空陆地边沿行去。

    他选择的方向,恰恰就是聂天和裴琦琦所在区域。

    音讯石确实无用。得到消息的裴琦琦,暗中尝试了一下,明眸微亮,道:音讯石无用,一人需要出走,意味着还没有将讯息告知巫毒教的强者。这样的话,就不着急了……

    她很快有了想法,对聂天说道:你留在这里,那个传讯者,我去杀了他。

    聂天站在古树旁,缓缓点头。

    名为何旭的那个巫毒教炼气士,在那五人中境界最低,只是先天境初期,按道理而言,绝非裴琦琦对手,所以他并不担心。

    因此,他看着裴琦琦依照他指引的方向潜隐而去,一动未动。

    他只是专心关注另外四人的动向。

    教内的强者,很快就会赶来。章鸠嘴角堆满笑容,在他们到来之前,我们也不要闲着。此地草木精气浓郁,那些古树……内部都蕴含不菲的草木精气,我们的巫虫应该是可以啃食的。

    这般说着,略胖的章鸠就站了起来,手上的一枚储物戒闪亮着,突有众多虫豸呼啸而出。

    密密麻麻的虫豸,怕是有数百之多,倏一飞出,就扑向临近的古树。

    其余三人,也和他一样,站起来施展巫毒教独有的秘法,将他们炼制的巫虫释放出来。

    一时间,在那四人周边,众多巫虫都兴奋地冲飞出来。

    聂天以天眼洞察,能看到那些巫虫有大有小,大的也仅有拳头,小的如米粒,一只只巫虫细看之下,都生的颇为狰狞,有着尖利的牙齿。

    众多巫虫冒出后,都扑向附近的古树,开始啃食古树上那嫩绿的枝叶。

    巫虫发出的兴奋声,听的聂天有些毛骨悚然,一株株古树的枝叶,在他的天眼注目下,迅速消失着。

    也有一部分巫虫,朝着他的藏身处飞落,倏一接近,那些巫虫就发出尖利刺耳的啸声。

    面色温和的章鸠,听到巫虫奇怪的啸声,突然变脸,道:谁在潜藏着?

    话音一落,那章鸠如化身一只大鸟,倏地冲来。

    另外三个巫毒教的教徒,也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猛地变幻灵诀,只见众多巫虫闻讯而动,像是蝗虫群般,都径直飞向聂天的藏身之地。

    巫虫!

    聂天冷哼一声,不再遮掩踪迹,大大方方地从树根后方走出,眸光寒光四溢,望着漫天巫虫飞逝扑下。

    ……m,。

    !over>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