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你没必要将精力放在这小子身上,封印符印乃是最复杂的符印之一,你想要解除他丹田的符印,起码要有着三级符印师的水平,如今石岩榜的排名赛就要到了,你不为肖家着想,也要为自己的幸福着想啊。”肖远山说道。

    “爹爹,叶莫坚信的也是我一直坚信的,他一心待我,不仅仅将青光剑赠送与我,还承若一定会帮我争夺石岩榜的前五,我知道他是真心想要帮助我。如今他实力全无,我是不会放弃他的。”肖月眼神坚定,字句有力的说道。

    “将青光剑赠送与你,你不是说这青光剑是你那真元境的师傅送给你的吗?”肖远山惊讶的问道。

    “我哪有那么好的运气,那真元境的师傅是叶莫假扮,这青光剑也是他假扮炼丹师拍下的。”肖月说道。

    肖远山可是听到不少传闻,这真元境的炼丹师,不仅仅可以炼制出有着丹香和丹纹的定元丹,还能降服连叶狂都降服不了的煞气枪头,这个叶莫未免也太让人惊讶了。

    这叶狂还真是个蠢猪啊,死了个废物又能如何?如果叶莫的丹田没被封印,叶家想要超过秦家,取代石岩城城主都不是问题。

    “可惜啊,小月,既然你如此坚定,爹爹我也不好阻拦你,只是这石岩榜的排名赛怎么办?”肖远山叹气说道。

    叶家有叶长生和叶候,秦家有秦天幕和秦少阳,墨家有墨如龙和墨锋,每一个天才的修为都比肖月高,而且都是手持法器,身怀不少高深的武技。

    “石岩城的排名赛,只能拼一拼了。”

    肖月双手紧握,手心满是汗水,皓月般的眸子,尽是忧色。如今叶莫实力全无,她对于争夺石岩榜前五并没有多大信心。

    再加上蛮泰必定会在比赛上动手,她一人完全是孤军奋战。

    “拼?不用拼了。”叶莫轻笑一声,转过身来,缓缓的向肖月走去。

    叶莫那淡然的自信心重新的出现在脸上,肖月有些诧异的问道:“你没被封印?”

    “这里不易说话,我们先回肖府吧!”叶莫说着,调动六道龙力向双腿玄关,只是瞬间,叶莫便消失在了原地,身形已然是向肖府射去。

    “小月,看来这叶莫并没有被封印啊,他只是在考验我们。”肖远山苦笑了一番。

    肖府大厅。

    “叶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月好奇问道,语气之中满是惊讶。

    叶莫将自己发生在叶府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肖月,肖月听着故事,柳眉皱的也是越来越紧,当听到叶狂要封印叶莫的丹田时,以肖月的性子都差点骂出了一声。

    “你丹田被封印了,你怎么可能解开这封印?”肖月听完叶莫的故事,好奇的问道。

    坐在一旁的肖远山,却并没多言,他在叶莫的心中已经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小小的封印符印怎么可能封印的住我?那封印符印不仅没封住我丹田,我还因祸得福,接机打通了双腿的玄关。”叶莫说道。

    “打通双腿玄关?怎么可能那么快?”肖月惊讶的说道。

    在炼体境,打通一个玄关起码要半年的时间,而叶莫居然同时打通双腿玄关,怎么能不让她惊讶?

    “这属于我的秘密,一旦暴露出去,我们都会有危险,希望你不要多问。等我从叶府偷回我的武器破阵枪,就算是面对造气境五重的武者,我也不惧,一旦我打通了最后一个玄关,石岩城的那些天才子弟全部都不是我的对手,到时候我便可以轻轻松松的助你拿下石岩榜的前五。”叶莫说道。

    “那你便在我家里全心全意的修炼吧,我们会给予你一切的支持。”肖远山说道。

    “肖叔叔,虽然我并不喜欢你,但是月月是我朋友,所以我也会无条件的帮助你家族,不过我这几天不能呆在肖家了,我还有事情。”叶莫说道。

    “叶莫,你可不要冲动啊。”肖月说道。

    “你放心吧,以我目前的实力,我还不会傻到去找叶狂报仇。”叶莫说道。

    “那你要去哪里?”肖月问道。

    “我要去幽冥山谷!”

    “幽冥山谷?那山谷可不是你能去的地方,那里瘴气重重,到处都是妖兽,就算是化形境的武者,也不敢轻易去那里。”肖远山说道。

    无数冒险者都纷纷前往幽冥山谷,为寻宝物,为寻妖兽,但是能从幽冥山谷出来的却少之又少。

    曾经有着一位化形境的武者,而且还达到了化翼的实力,可是从幽冥山谷出来,便是发了疯一样,一个月过去后,这位化形境的强者爆体死亡。

    “肖叔叔,你放心吧,如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我自然不会冒险前去。”叶莫说道。

    “那你可要小心点!”肖月见叶莫如此坚决,不由提醒道。

    叶莫点了点头,对着肖月露出一个微笑,正准备离开,肖远山便开口说道:“叶莫,如果你达到了幽冥山谷,能不能帮我找一种叫做阴毒草的植物。”

    阴毒草,是一种剧毒之物,常人沾一点其草汁,立刻毒发生亡。

    “你要阴毒草做什么?这植物剧毒无比,据说还有着阴毒蛇守护。”叶莫说道。

    “爹爹,这阴毒草剧毒无比,你还是不要让叶莫冒险了。”肖月焦急的说道。

    肖远山没有理会肖月,继续说道:“叶莫,我曾经也前往过幽冥山谷,结果却是无功而返,这阴毒草关乎小月的性命,还希望你多加留心。”

    “好,尽力而为!”叶莫说着。

    肖月从身上翻出一张符印,递给叶莫,道:“叶莫,这是一张雷行身法符印,可以运用在双腿玄关,发动后,速度可以提升到造气境七重。”

    “谢谢你,月月,有了这张符印,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到阴毒草的。”叶莫微微一笑,便是转身离去。

    当叶莫离开之后,肖月立刻生气的说道:““爹爹,你疯了,这阴毒草,常人都难以靠近,你让连造气境都没有达到的人去摘阴毒草,你想害死他吗?”

    “你担心他?难道你喜欢上他了?”肖远山淡淡的笑道。

    “谁喜欢他了?他是我朋友,我自然而然要担心他。”肖月有些害羞的说道。

    “小月,你这毒咒,不出两个月就要爆发,不仅仅是你的脸蛋,你的全身都会布满毒斑,更严重的情况,你的身体将会承受不住这毒咒的反噬,成为一个定时的毒气炸弹,一旦爆发,整个石岩城都要死在这毒气之中。”肖远山说着,脸上再次露出的担忧,相比于石岩榜的争夺赛,这毒咒才是最让他头疼的。

    肖月年幼之时,无意之中捡到一粒珠子,结果便是中了毒咒。如果不是肖远山利用雄浑的元力帮肖月将这毒咒封锁住,这毒咒早就爆发了。可是随着肖月的年龄增长,这毒咒也是越来越强,虽然封锁住了毒性,但是肖月的脸蛋上确实长满了绿色的毒斑。

    “他真的可以找来阴毒草吗?”肖月望着叶莫离去的方向,沉思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