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弟子闻言,全部都向叶莫冲去,可是这些弟子一靠近叶莫,便是被破阵枪给扇飞了出去,血水横飞,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叶莫使用三道龙力,加上破阵枪,随便一挥,这些造气境一重实力的弟子便飞了出去。

    叶莫缓缓的走到叶明的身后,如同天神降临,道:“杀我?我现在就杀了你。”

    叶莫挥起破阵枪,对着叶明的脑袋直接劈了过去,叶明的脑袋差点砸爆,倒在地上,露出惊恐的眼神,此刻的他看到叶莫,如同魔鬼,凶兽,他现在真的相信,叶莫敢杀他。

    “叶莫,如果你杀了叶明,你绝对走不出叶家。”叶候缓缓的爬了起来,之前的一击,已经是用去他所有的元力。而叶莫,经过这么激烈的战斗,居然还生龙活虎,仿佛有着用不尽的元力。

    叶莫的困龙升天柱可以自动吸收空气之中的天地元气,提炼元力,只要给他一点停息的时间,元力便是无穷无尽。

    “哈哈,你也活不了。”叶莫说着,手中的破阵枪对着倒在地上的叶明再度劈去。

    “不要,叶莫,求求你不要杀我。”叶明彻底怕了,趴在地上,全身颤抖,如同死狗一般的哀求。

    “你打福伯和小草的时候,又曾听过他们的求饶?”

    叶莫冷笑一声,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一枪劈出,血水横飞,叶明直接被拍死了,视线逐渐模糊的叶明,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他是如何如何要激怒叶莫,夺其宝物。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他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弟弟!”叶候看到叶莫杀死叶明,红着眼睛大喊了一声,提着最后的一丝元力,拿着火灵剑,对着叶莫冲去。

    “负隅顽抗!”

    叶莫提着手中的破阵枪,对着叶候一刺,破阵枪脱手而出,如离玄之箭,对着叶候刺去,叶候望着飞射而来的破阵枪,瞳孔瞬间放大。

    “恶子,杀了叶族天才,你一百条命都不够赔!”

    武阁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怒吼,叶候的身前,出现了一面火红色的盾牌,破阵枪刺在盾牌,产生一丝的裂痕,而破阵枪也是弹了出去,倒插在了地面之上。

    “是叶萧大人来了!”其中一个弟子突然大叫一声。

    叶莫望着突然挡在叶候面前的火红色盾牌,这是化形境强者的手段,达到化形境,元力可化形,变换成各种物体,如大刀,大剑,盾牌,可以飞行的翅膀,更是能够隔空探物,远非造气境武者能比。

    “哈哈,叶家天才,何为天才,你们自认为的天才还不是败在我手中。”叶莫疯狂大笑。

    叶萧缓缓的走到叶莫身前,也是皱了皱眉,这叶莫五年未打通玄关,如今居然可以打伤这么多叶家子弟,重伤叶候,杀死叶明,这份实力,的确让人惊讶。

    “如今你杀死叶明,按照叶家刑法,该五马分尸,你可有话讲?”叶萧淡淡的说道。

    “叶萧,你身为刑堂堂主,连问都不问我为何要杀叶明,便直接判我五马分尸,是否太草率了?”叶莫冷声道。

    杀人,肯定要有理由!

    这个时候,武堂的堂主叶战天,叶明的父亲叶狄、叶家家主叶狂也是及时赶了过来,当三人看到倒在地上的子弟时,脸上也是露出惊讶的表情。

    尤其是叶狄,当看到自己的儿子叶明倒在地上,气息全无时,立刻暴怒了起来。

    “五马分尸,恐怕便宜了他,我现在就杀了他。”叶狄说着,右手对着叶莫虚空一抓,一个火红色的元力爪子直接扣住了叶莫的脖子,叶狄轻轻一捏,那火红色的元力爪子便是要将叶莫勒死。

    叶战天一挥手,那火红色元力爪子瞬间消失。

    “叶战天,你什么意思?”叶狄对着叶战天怒吼道,叶莫杀死他宝贝儿子,叶莫就算千刀万刮,也抵不上他儿子的命。

    “叶莫虽然杀了你儿子,但是杀人总要有个理由,你现在想要杀叶莫,是因为叶莫杀了你儿子,那叶莫杀你儿子,总归有个理由吧。”叶战天说道。

    虽然以如今的形式,他想要保住叶莫很难,但叶擎曾经帮助过他,他当然要尽力留住叶莫一条性命。

    “哼!”叶狄一甩长袖,闭口不语。

    “叶莫,你为何要杀叶明和叶候?如实说来。”叶战天说道。

    “既然今天已经闹翻了,那我就将所有的事情道出,自从我老爹陨落,你们叶家是怎么待我的?我过的生活连最低等的下人都不如,我老爹给你们叶家带来无上荣耀,荒芜门甚至给予你们大量的修炼之源,让你叶家一举成为石岩城的四大巨头之一。可是我得到过你们叶家什么?那叶明知我没有实力,时常来炼丹房偷拿药材,看我不爽,便打我。这五年来,我没少挨过他打,而跟在我爹爹身边的福伯,更是被叶明和叶候活活打死。”

    “欺我辱我,我认了,可是为何要连累无辜的人,福伯只是一个老头子,一个曾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头子!”

    叶莫眼中布满泪水,大声的吼叫道,一字一句全部落进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叶莫望着四周,指着在场所有的子弟,讽刺的说道:“你们一个个说说,这五年中,你们在场的有哪一个没打过我的?”

    周围的弟子全部都低下了脑袋,默不作声!

    “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一直未语的叶狂出口说道。

    “好一个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那叶明叶候打死福伯又如何算?”叶莫冷笑了起来。

    “一个小小的下人,死了就死了,还能怎么样?你杀死我儿子,今天我就让你偿命!”叶狄说着,一步步向叶莫走去,雄浑的元力从叶狄的身上扑腾而出。

    此时的叶莫,感到到一个强大的压力,连脚步都移不开一分。

    肖府后园,肖月正挥动着青光剑,随后,一道红色身影闪现,便是站在凉亭顶上,红衣女子蒙着黑纱,只能看清那对魅惑的丹凤眼。

    “谁?”肖月一惊,手中的青光剑对着凉亭顶挥去,一道冰蓝色的剑芒直接向红衣女子袭去,红衣女子伸出玉手,对着剑芒一抓,冰蓝色剑芒直接消散。

    “你是谁?”肖月面色凝重,问道。

    “不要问我是谁,叶莫在叶府有难,肖家想要兴旺,倾尽全力救下他!”红衣女子说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