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女子的身材娇小,手臂纤细,叶莫这灵蛇手一缠,手掌却正好抚摸到了黑衣女子那娇小的峰峦之上,而且,叶莫还本能的抓了一下,非常柔软,手感甚好。

    如雷声一般的尖叫响起,叶莫立刻满脸通红,松开了黑衣女子。

    只见那黑衣女子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没过一会,黑衣女子便站了起来,俏脸布满了杀气,一拳对着叶莫砸去,不过叶莫显然不可能被黑衣女子打中,连连闪躲。

    黑衣女子打不中叶莫,又气又急,对着身后的男子说道:“哥,给我杀了那个色狼!”

    “这位姑娘,我想你误会了吧!”叶莫一脸无辜的说道,眼前的这个女子,怎么动不动就要杀人?

    “误会?你居然拿你那只肮脏的手摸我的。”黑衣女子越说越羞,从小到大,还没有谁碰过她那里,今天居然被一个无耻之徒给摸了。

    “我来这里,你问都不问就开始攻击我,如果我是个实力不济的人,那岂不是要被你给伤了?”叶莫据理力争道,眼前的这个女子,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真不知道她造气境二重的实力是怎么修炼来的。

    “你!”黑衣女子蹙眉瞪着叶莫,双眼冒火,仿佛随时要爆发一样。“哥,你快替我教训他。”

    “冷冷,别闹了!”黑衣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走了过来说道。

    被叫做冷冷的女子,知道自己并非叶莫的对手,只能恶狠狠的看着叶莫。

    “你就是肖府请来的第三位外援吧,在下冷风,这一位是我妹妹冷冷,是石岩城冷家的人。”冷风对着叶莫拱了拱手,和煦的笑道。

    “你是冷家的人?为何会来肖家当外援?”叶莫疑惑的问道,冷家虽不是四大家族,但实力也不容小觑

    “哥,你看他,带个虎头面具,不是盗匪就是淫贼,待我们将他拿下,说不定还能去城主大人那里要到奖赏。”冷冷完全可叶莫水火不容,一逮到机会就开始数落叶莫。

    冷风无奈的摇摇头,笑道:“你别在意,我妹妹就是这样,娇生惯养惯了。我冷家虽然在石岩城有些地位,但是以我们两人的实力,还很难夺得石岩榜的前五,唯有借助肖家的修炼资源,我们才有一线机会,再加上在下对肖月小姐也有着一丝爱慕,这个忙,我们自然就帮了。”

    石岩榜虽然是十个名额,但是三大盟主发放石岩城的名额只有五个,青云盟二个,天地盟二个,无双盟一个。而拿到前五,才有资格进入到这三大盟。

    “冷风兄,在下叶莫,也是外援之一,不过这个外援我可是拿定了。”叶莫一把将虎头面具给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秀的脸蛋,脸上满是友好的笑意。这个冷风很不错,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哈哈,石岩榜争夺赛之前,只要你能赢下我,这外援给你也无妨,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差!”冷风淡淡的笑道,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悦。

    “淫贼,你想要赢下我哥,你还是别想了,虽然我哥也只是造气境二重的实力,但是用不到一个月,他便能够达到造气境三重,而且我哥手中还有一把下品法器,同等级之下,完全是横扫。”冷冷不削的说道。

    造气境三重的武者,加上一把下品法器,的确可以横扫一般的造气境三重武者。

    “两个月之后再说吧!”叶莫耸了耸肩,并未多言,与其浪费口舌而她争辩,还不如用实际行动去证明。

    冷冷看着叶莫的表情,更是不爽,这个家伙明明,不对,叶莫。冷冷立刻回想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你是叶莫?叶家天才叶擎的儿子?那个传言五年都没有打通玄关的废物?”

    石岩城的人并不认识叶莫,但不代表没听说过叶莫,叶莫出生时就带着无上的光环,而叶莫五年没有打通玄关的消失,也是流传在外。

    冷风被冷冷这么一说,也是回忆起来,不过这个叶莫却非传言那般是个废物啊,刚才露出的那一手,可是轻轻松松破掉了冷冷的攻击。

    “看来我这废物之名可是传遍石岩城了,不过两个月之后,我这个废物之名便要除去,我要让石岩城的人知道,我父亲叶擎是天才,我叶莫也会是天才。”叶莫一脸自信的说道。

    冷冷望着叶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自信,望向叶莫时,眼神反而变的有些柔和。

    “就你这个淫贼,只会一些下三滥的手段罢了,两个月之后,你先打败我哥再说吧!”冷冷心里直摇头,他只是一个精虫上脑的淫贼而已,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修炼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兄妹两个要离开了。”冷风说着,也是向楼下走去,而冷冷小嘴微微撅起,哼了下叶莫便跟在冷风的身后。

    “哥,如果三天后的你能抢下那把上品法器,说不定还有机会争夺石岩榜前五。”跟在冷风身后的冷冷,小声的说了一句。这句话的声音虽小,但是却落在叶莫的耳里。

    “有着四大家族在,那上品法器哪有我们的份,父亲大人交代过了,三天后的拍卖会,我们冷家不参与。”冷风说着,便走下了武阁。

    “哥,那么热闹的拍卖会,我想去嘛!”

    “连冷家都不敢介入这上品法器之争,看来我想要拿下那武器,并非易事。”叶莫心里念道,如果能拿下那把上品法器,战斗力绝对是直线飙升。

    叶莫在武阁练习了一番武技,也是离开了肖府。叶莫走出肖府之后,将虎头面具给塞进了怀里,便向叶府走去。随后,叶莫便是在街道上装见尹长老,只是尹长老却是垂着脑袋,一直在唉声叹气。

    “尹长老。”叶莫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叶莫,看来我之前能炼制出有丹纹的固元丹只是一时巧合。”尹长老落寞的说道。

    这丹纹是叶莫龙力所致,没有了龙力,尹长老自然是炼制不出。

    “尹长老,你也别泄气,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再次炼制出有丹纹的固元丹的。”叶莫笑了笑,拍着尹长老的肩膀,安慰道。尹长老一生都奉献在炼丹之上,也算一位值得敬重的长辈。

    “哈哈,小小丹童可笑可笑,你还真以为有丹纹的丹药那么容易炼制吗?”一道不屑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老者缓缓的向这边走来,老者胸口佩戴着一枚和尹长老一样的徽章,不过他却是三级炼丹师的徽章。

    三级炼丹师,在石岩城是极其稀少,只有两位,以为是秦墨,炼丹师工会会长,也是石岩城城主的炼丹师。

    “尹老头,没本事就不要在炼丹师工会丢脸,还带着这么一个不懂炼丹术的丹童,如果是我,我早就将这样的丹童打发走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