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莫只是叶家的旁系子弟,小时候的叶莫,地位可以说和叶家少主叶长生比肩,因为叶莫是天才叶擎的儿子。

    只从叶擎陨落,叶莫的地位直线下降,日子一日不如一日。

    起初,叶莫每个月还能领到10两碎银的月钱,当叶家知道叶擎彻底没有恢复的可能后,叶莫连月钱都没有了,还要去叶族的炼丹师当丹童。

    如果不是福伯每天出去打工赚点碎银,叶莫自己都要出去打工赚钱了。

    叶莫自己的吃食好解决,可是叶擎也要吃饭。

    叶擎的死,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只有叶家极少的人知道。

    叶战天派人将叶擎安葬在叶族后山之后,也是安慰了叶莫一番,叶战天曾经和叶擎是好友,在叶族之中,偶尔也会照料一番叶莫。

    叶战天虽然知道叶莫五年都没有打通玄关是另有原因,但是五年没有修炼,也注定叶莫在修炼一途上没有多少成绩。

    因为这个年龄段是修炼的黄金时期,乃是身体成型的时期,错过这个时期,在度修炼,难有成就。

    叶莫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虽然破旧,但是却被福伯收拾的很干净。福伯曾经是叶擎的下人,对于叶擎可以说是奉献了半辈子。对于福伯,叶莫也是将其看做了自己的长辈。

    “我老爹曾经给叶家带来过辉煌,死后却无人问津,这叶家还真是让人心凉!”

    “如今我落后别人五年,我就要比别人努力五倍、十倍。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人,我一定会找回场子。我要报仇,我要去找娘亲。”

    叶莫知道,他只有比别人努力百倍,他才有机会追上那些所谓的天才,才有机会进入荒芜门。只有进入了荒芜门,他才能报仇。

    叶莫盘坐在木床之上,双眼微闭,丹田开始运转,吸收着空中的天地元气。修炼,便是利用丹田将空中的天地元气吸收过来,再利用丹田将天地元气转化成元力存储在丹田之中。

    “我倒要看看这困龙升天柱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自从叶莫10岁会内视丹田时,就知道这困龙升天柱的存在。叶擎也告诉过叶莫,这是他母亲紫凝在神尊秘境之中所得的神器,神尊境,那可是大陆最巅峰的境界,达到神尊,和破天逐日,无上之道,生死不息。

    紫凝生下叶莫之后,便将这困龙升天柱封印到了叶莫的丹田之中。随后紫凝家族的强者便神秘赶到,将紫凝强行带走。

    如今叶莫正式开始修炼,他倒要看看这个神尊境强者的秘境所留下的神器,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

    叶莫开始内视丹田,仔细的观察着丹田之中的困龙升天柱,那根高不可探升天柱表面,一层层盘旋了无数条的黑色巨龙,那些巨龙仿佛被那个黑色大柱子给束缚了。

    叶莫数不清那龙柱之上到底有多少条的巨龙,但是绝对很多,多如牛毛,多如繁星,叶莫感觉到,这困龙升天柱绝对有着困龙之势,升天之能,叶莫隐隐从那根柱子上感受到了洪荒和远古的气息。

    叶莫开始运转丹田,空气之中的天地元气从叶莫的鼻孔之中流入,而后向丹田涌去,丹田便开始提炼元力。

    就在叶莫开始提炼元力之时,丹田之中的困龙升天柱仿佛像是苏醒了一般,无数的龙吟声响起,让的丹田之中元气都开始紊乱了起来,随后,元气源源不断的被盘在困龙升天柱最底端的那条黑色巨龙所吸收着。

    黑色巨龙散发出了淡淡的黑芒,这丝黑芒很淡,不易察觉。

    “这困龙升天柱可以吸收元气。”

    叶莫想到后,再次开始吸收着天地元气,只是丹田运转的速度太慢,丹田吸收元气的速度完全跟不上困龙升天柱吸收元气的速度。

    叶莫足足盘坐了一个时辰,不停的吸收着天地元气,龙柱底端的那条巨龙散发的光芒也是越来越盛。

    叶莫心里一喜,继续吸收天地元气,最底端的那条巨龙贪婪的吸收着天地元气,一道巨大的龙吼之声响起,盘旋在龙柱最底端的黑色巨龙像是要苏醒了一般,一条黑色的元力巨龙从龙柱的底端飞了出来,在叶莫的丹田之中不停的盘旋着。

    叶莫感觉到这条黑色的元力巨龙好像在听他的话一样,果然,在叶莫的控制之下,那条黑色巨龙直接向叶莫右手的玄关冲去,冲击着叶莫的右手玄关。一撞之下,叶莫的手臂都有些发麻。

    武者正式开启修炼一途,步入造气境,便要先打通五个玄关,这冲击玄关的过程,也算是强化和淬炼身体的过程。

    “哈哈,这困龙升天柱果然不一般。”

    龙乃上古凶兽,百兽之主,力可拔山断河,力量自如不凡。

    叶莫体会到了黑色龙柱的妙处,这黑色的龙力肯定比普通的元力要强悍不少。

    整个上午,叶莫都在吸收天地元气,将天地元气给升天柱吸收,只要困龙升天柱吸收到了一定量的元气,困龙升天柱最低端的那条巨龙就会发出黑芒,飞出黑色元力巨龙。

    叶莫就控制着黑色巨龙冲击着右手的玄关,一个上午下来,叶莫的右手臂像是经历了千锤百炼,隐隐要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叶莫能够感觉到,他这右手的玄关马上就要打通了。

    “吱嘎”房门被推了开来,福伯已经将饭菜端了进来,叶莫睁开眼睛,望着福伯手中的菜,不由抹了把嘴角的口水。直接冲了上去,坐在了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吃着。

    福伯望着胃口大好的叶莫,也是放下了心来。原本他担忧叶莫会因为叶擎的死而一蹶不振,想不到现在的叶莫以前更加有精神。

    “少爷,你慢点吃。”

    “福伯,我吃完还要去尹长老那里帮他吹炉子呢,如果晚到了要被他打死。”叶莫火急火燎的吃完饭,便向尹长老那里窜去。尹长老是叶族聘请过来的二级炼丹师,地位在叶族很高,而叶莫被安排的工作便是帮助尹长老吹炉子,做丹童,一份辛苦的差事。

    叶莫来到炼丹房,看到炼丹房的门是关着的,叶莫拍了拍胸脯,如果尹长老比他早到,叶莫又要挨两个耳光子了。叶莫从口袋中掏出钥匙,打开了铜锁,拉开了房门。

    却见两个人正在丹炼丹房的药材柜不停的翻着,房门打开,两人皆是一惊,当看到是叶莫时,两人立刻停下了手脚,脸上丝毫没有惊慌之色。

    “叶莫,你最好当做没看见,要不然下场和以前一样。”叶明和叶小天手上皆是抓着几株价格不菲的药草,威胁了一番叶莫之后,而后跑出了炼丹房。

    叶明是叶族直系的弟子,叶莫这五年来没少受叶小天和叶明的欺负,就拿这偷药草之事,叶明和叶小天可没少干过,就两人偷的那几株药草,起码能够值10两银子,对于他们这些天赋一般的直系子弟,也不是小钱。

    叶莫曾经将这事情告诉过尹长老,结果便遭到叶明和叶小天的一顿毒打。

    叶莫望着两人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等我打通了玄关,看我告不告诉尹长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