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儿,快逃!”倒在地上的叶擎,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出了一句话。

    叶莫怔怔的看着眼前那头黑色的元力巨兽,却并没有挪动脚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叶莫愤怒一声,体内的血液开始沸腾了起来,双眼已经变的赤红,不是赤红,准确的来,那眼珠如同红宝石一般,就连头发也变的赤红了起来,赤红色的元力将全身都给笼罩了起来。

    “怎么可能?小凝不是已经检测过,莫儿的身体之中并没有继承她的血脉吗?”叶擎心里大惊。这红宝石般的眼珠,那明显是继承了小凝的血脉。

    叶莫双眼赤红,犹如陷入了疯狂之中,对着那头黑色元力巨兽,直接冲了过去,房屋之中的桌凳,全部被叶莫冲跑的劲风所掀翻。

    黑色的元力巨兽看到叶莫的变化,感受到叶莫身上所散发的红色元力,眼神之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颤抖的卷缩在地上,如同小猫一般。

    叶莫一拳挥出,直接打在了黑色元力妖兽的头部,黑色元力妖兽嗷嗷直叫,可是却不敢反抗,叶莫疯狂的对着妖兽砸去,拳头如雨一般不停的砸向黑色元力妖兽,黑色元力妖兽在痛苦的叫声中消散。

    叶莫将黑色元力巨兽消灭,红色珠宝石的眼珠也是逐渐化为漆黑,叶莫的头发也是逐渐变黑。随后,叶莫回过神来,立刻冲到叶擎的身边,跪倒在地,看着叶擎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庞,大哭了起来。

    “老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别管我,你刚才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叶擎反而有些激动,能看到叶莫如此,就算是死,他也算瞑目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就带你去家主那里,他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给你医治的。”叶莫说着,正要将叶擎扶起来,可是却被叶擎推开了。

    “家主?这个叶家毫无半点情意。而且,我的丹田已经彻底毁了,已经救不好了。”叶擎的脸上毫无血色,摇头说道。

    曾经的他带给叶族无上的荣耀,荒芜门因为他的陨落,还给予了叶族让那些大家族都嫉妒的修炼资源,可是如今呢?他一陨落,叶莫不仅没有享受到一点的修炼之源,而且天天挨那些直系子弟的打,而且无人说理。

    “不会的,一定可以救,天武国的没有,我就请荒芜之域的,荒芜之域找不到,我就请灵武大陆的。”叶莫连连摇头,嚎啕大哭,泪流满面。

    叶擎望着那倔强的儿子,脸上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发现自己这一生,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和紫凝有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孩子。

    叶擎抚摸着叶莫的脑袋,说道:“莫儿,其实我现在这样,反而有种解脱,你的未来不应该是耗费在我的身上。”

    “老爹.”

    “你继续听我说完,老爹一辈子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你妈,可是老爹连一道之战都过不了,老爹是不是很没用?”叶擎苦涩的说道。

    “没有,没有,在莫儿的心里,老爹一直是棒的。”叶莫摇头说道,从叶莫懂事起,就听说了不少关于叶擎的故事。那个长年瘫痪在床上的老爹,却在天武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传奇。

    “老爹没本事找到你娘,老爹希望你能把你娘带回来,带在老爹的墓前让老爹再看她一眼,这是老爹一生之中,唯一的心愿。”叶擎说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从叶擎的眼角流了出来.

    “紫凝,你等着我变强,我一定会带着骄傲走到你族里,光明正大的迎娶你!”

    这是在叶莫懂事以来,第一次看到坚强的老爹,流出了泪水。

    这一次叶莫并没有哭出声来,反倒是异常的冷静,冷静的有些可怕。双眸之中,赤红色若隐若现。

    房门打开,叶战天推门而入。

    当叶战天看到眼前的一幕时,脸色剧变,而后迅速的冲了过去,惊讶的问道:“叶莫,这到是怎么回事?”

    “老爹在运转丹田时,丹田突然爆炸,然后丹田之中蹿出了一条黑色的元力妖兽。”叶莫无力的说道。

    “元力妖兽?难道是封印符印?”叶战天心里大惊。

    叶莫眉头一皱,焦急的问道:“叶伯伯,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封印符印又是什么?”

    “那一年的一道之战,叶擎和一个家伙有过摩擦,而后在一道之战中,那家伙打败叶擎,并将其丹田给损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利用封印符印封印住了叶擎的丹田。符印进入丹田,只要丹田再次运转,封印便会化作有些灵智的妖兽,将丹田给撑爆。”

    “该死!”叶莫双拳紧握,心里憋着一股怨气。

    “叶莫,叶擎的丹田受损,不是运转不了吗?”叶战天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不由问道。

    “从我丹田能够吸收天地元气开始,我每天都偷偷的跑到老爹的房间,帮助老爹温养身体。”叶莫淡淡的回答,语气不轻不重。

    “什么?你说你这五年的时间,全部在利用自己丹田吸收的天地元气帮叶擎温养身体?”

    叶战天心里大惊,每天都用着丹田吸收的天地元气温养叶擎的身体,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在五年的时间,没有将元气转化为元力来打通玄关。

    这真的是五年之中,无一点进展的废物吗?而且还足足坚持了五年,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啊?

    “哈哈,还真是可笑,为了让老爹站起来,我放弃了五年、我忍受了五年、我坚持了五年,整整五年,可是这五年的坚持却败在了一道符印之上。”

    叶莫大声的咆哮了起来,随后,一股戾气从叶莫的身上散发出来,叶莫眉头紧锁,冷冷的说道:“叶伯伯,那个家伙到底是谁?”

    “叶莫,你不要冲动,我并不知道那家伙是谁,就算你知道了那个家伙是谁,你又能怎么样?我们叶家虽然在石岩城有点地位,但是在他面前,却不值一提。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的更强!”

    叶战天摇头说道,一提起那个人,叶战天就感觉有些后怕,那个人的修炼天赋不仅恐怖,在符印师上也有着很高的造诣。这两种,寻常人精其一已经是少见了。

    叶莫双拳紧握,指甲全部都掐进了皮肉之中,流出血液。对方十年前能够和老爹一战,十年过后,实力必定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境界。

    叶莫小时候的梦想,便是超越叶擎,成为一位响彻天武国的强者,可是这一个想法,却被现实给打败了。

    叶擎陨落了,为了能让父亲站起来,叶莫放弃了修炼,长年忍受着一些直系弟子的毒打,每天都利用吸收而来的元气来温养叶擎的丹田。

    如今叶擎的死,不仅仅激发了叶莫的强者之心,更是激发了叶莫的复仇之心。

    叶莫的丹田之中,困龙升天柱开始震动,无数的龙吟声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