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武国石岩城叶家操练场,数十位14岁左右的孩子顶着烈日站在操练场上排着队伍,脸上皆是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而一些中年男女,围着广场看着自己的孩子,脸上的表情却是各一。

    今天是石岩城叶家三个月一次的玄关测试考核,年龄未满15岁的叶家子弟都可以参加。由叶家武堂的堂主叶战天亲自主持。

    无论你平常的表现如何,今天的测试考核成绩将决定着你或者你的父母未来在叶家的地位。

    只要你有实力,你才会被家族看中,这在任何家族都是亘古不变的规则。

    “叶梅!”一个身穿灰色皮甲的老者站在广场中央,拿着名单,念着一个人的名字。老者的脸上布满了刀削般的皱纹,但是双眼却炯炯有神。

    所有参加测试的少年都用着火热的目光投向了一个黑发少女,少女长相算不上绝美,但是其身材却足够让一些还未成年的孩子浮想翩翩。

    如今14岁的叶梅,早已经是前凸。后翘,胸前的那对峰峦呼之欲出,连一些成年女子都是有些嫉妒,如果长大了,那还了得?

    叶梅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莲步微移,缓缓的走到了操练场中央,对着一棵铁木树桩直接挥出了粉拳。

    “砰!”

    闷声响起,那坚硬无比的铁木树的树桩居然直接打出了一个较为明显的拳印。

    “拳印一寸,右拳成功打通玄关。”

    叶梅听到这个结果,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啧啧,这个叶梅果然是天才少女,半年前,她右手可还没打通玄关呢。”

    “这种天赋,恐怕可以直逼少主叶长生了吧!”

    人群之中传来一阵阵的惊叹之声,叶梅脸上的笑意也是浓了起来。

    在灵武大陆,武者想要修炼,就必须利用丹田淬炼出的元力来打通玄关。每个人都有着五个玄关,左右手两个,左右腿两个,大脑一个。

    打通玄关之后,丹田之中所淬炼出来的元力便可以冲进玄关之中,使四肢的攻击力暴增,神经反应速度加快。

    当武者将五个玄关全部打通,那武者也就步入了真正的修炼一途,达到造气境。

    普通的大汉一拳挥出,能打出半石之力,也就是60斤,如果打通玄关,使用元力,那便能打出一石之力。

    当五个玄关全部打通,达到造气境一重,那么武者的攻击便能够达到二石之力。

    “非常不错,下一次考核,争取打通最后一个玄关,突破到造气境!”叶战天毫不吝啬的赞扬了一番叶梅。

    如今的叶梅,也只是差一个大脑玄关没有打通了,如果她再打通大脑玄关,那她便可以在14岁之前达到造气境。14岁之前达到造气境实力武者,叶家不多,石岩城也不多。

    “多谢叶伯伯,小梅一定会努力的。”听到叶战天的赞扬,叶梅激动的走出了广场,其胸前的峰峦一颤一颤,吸人眼球。

    叶战天拿着手中的名单,当看到下一个测试子弟的名字之后,叶战天略微皱了皱眉。

    “下一个,叶莫!”

    话刚落,周围的人都不由四处张望,寻找着叶莫的身影。

    “下一个,叶莫!”叶战天加重了语气,可是依旧不见叶莫的身影。

    “这个旁系子弟,天赋低就算了,这一次的测试,干脆就不来了。”

    “他是有自知之明,五年的玄关测试,他都没有打通一个玄关,今天再来测试,岂不是丢了面子?”

    “龙生龙,凤生凤,废物的儿子果然还是废物!”

    叶战天听着人群之中的议论,冷哼一声,愤怒道:“谁说的废物的儿子果然还是废物?叶莫在修炼上的确没有什么天赋,但不要用废物来形容他们爷俩,如果不是叶擎在荒芜门之中的优异表现,我们叶家能有现在的地位吗?”

    叶战天是叶家武堂堂主,其实力仅仅次于叶家家主叶狂,在叶家的地位那是举足轻重,他躲一躲脚,叶家上下,没几个人敢说话。

    荒芜之域有着无数个诸国,天武国便是荒芜之域中的一个小诸国,而荒芜门却是屹立在荒芜之域中最强大的宗门,对于天武国任何一个家族来讲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而天武国所有的家族包括皇室,都想要将自己的弟子送进荒芜门。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叶擎也就是叶莫的父亲,以天武国第一天才的身份成功的拿到了前往荒芜门的资格,从此叶擎一战成名。

    荒芜门每年招收弟子都有固定的名额,荒芜之域那么多诸国,想要成为荒芜之门的正式弟子,还要进行一个入门考核,那便是一道之战。

    可遗憾的是,叶擎在一道之战中被人毁掉丹田,终生残疾。

    一代天才,就此陨落。之后的十年内,叶家再也没有出现过像叶擎这样惊艳绝伦之人了。

    十年过去,这个叶家曾经的英雄,却在新一代的子弟面前,成为了废物。

    一个简洁舒适的房间外,一个黑发男孩正准备推开房门,却又收回了双手,将嘴角的血丝给擦了干净。

    “呸,打了我,你也别想好过!”男孩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吐出了一口血水。这才将房门推开,走进了房间之中。

    男孩有着一头漆黑的稀疏短发,长相清秀,略带稚气的脸蛋露出一丝坚强。嘴角之上的血丝虽然被男孩擦干净了,但是那右脸颊却是被打肿了。而房间之中的一张木床之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相貌刚毅,脸色有些苍白。男子的头发有些长,却被打理的非常整齐。

    叶莫望着那张脸色苍白,越发消瘦的脸蛋,捂着右脸说道:“老爹,我来了。”

    叶擎望着儿子那张清秀的脸蛋,苍白的脸庞露出一丝红润,可是当看到叶莫捂着脸颊时,不由问道:“今天又被打了?”

    “我摔了一跤!”

    “肿了?我看看。”叶擎说道。

    叶莫放了下捂着脸的手,右脸颊上却是一片红肿。

    “叶擎的儿子,连摔跤都这么帅。”叶擎笑容之中,却是带着一丝的苦涩。

    “爸,我没事,我虽然没打通玄关,但是那家伙也被我揍的不轻。”叶莫笑着说道,显然,这一次的打架中,他也没吃多少亏。

    “哎,莫儿,以你的天赋还有你身体的东西,或许成就不在我之下,那些人哪敢去欺负你?”叶擎叹息的说道,因为叶擎知道,叶莫最初的梦想就是超越他这个父亲。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陨落了。

    叶莫五岁的时候,叶莫便听说了元气可能帮助叶擎恢复身体,但这也只是可能,这种自毁修为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去尝试。

    十岁那年,叶莫的丹田终于可以吸收天地元气。这一个标志,可以说是一个武者步入修炼一途的开始。

    那一天,叶莫很高兴,他高兴的并不是因为他可以正式步入修炼一途了,而是他终于可以用丹田之中的元气来温养父亲的身体了。

    整整五年的时间,叶莫每天都偷偷的来到父亲的房间之中,用丹田吸收来的天地元力温养父亲的身体。叶擎起初并不同意,可是最后还是败在了叶莫那坚定的眼神之下。

    丹田被毁,四肢毫无知觉,可是在叶莫五年的坚持之下,叶擎四肢居然奇迹般的恢复了一些知觉。这让的叶莫大喜,他相信,终于一天,他可以让自己的父亲再一次的站起来。

    叶莫每天吸收的天地元气全部都用来温养父亲的身体,自己的修炼便没有一丝的进展。如果叶莫将每天吸收的天地元气转化为元力来打通玄关,五年的时间,估计叶莫早就突破到了造气境。

    “老爹,你说过,实力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可是我却觉得,实力是用来保护亲人的,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让你站起来。”叶莫说着,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坚定。

    听着儿子的话,叶擎不是不感动,而是每天都活在儿子的感动之中,整整五年的时间,叶莫不知疲惫的利用丹田吸收的元气帮他温养身体,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这真的是一个孩子所能坚持的吗?

    因为没有修炼,叶莫不仅仅背负着一个废物之名,还经常受到直系弟子的毒打,可以说叶莫这五年的日子,完全不是一个孩子该承受的。

    叶擎开口问道:“莫儿,如果我没记错,今天应该是玄关测试的日子。”

    “我刚才去过了,不合格。”

    “又在说谎了!”

    “反正去了也是不合格,就不去了,还不如趁现在没人,帮你温养一下!”叶莫说着,缓缓的走到了叶擎的身边,单手扶着叶擎的胸口,叶莫的丹田之中,元气源源不断的沿着叶莫的手臂向叶擎的胸口袭去,随后,元气开始叶擎之中的身体上游荡着。

    叶擎望着叶莫那对认真的眸子,也是闭上了眼睛,体内的丹田疯狂的吸收着叶莫传来的元气,叶擎的脸色,也是红润了一些。

    叶莫感受到丹田之中的元气越来越少,逐渐变得枯竭。叶莫郁闷的吐了口气,道:“真是奇怪,今天吸收的元气就没了,怎么越来越快了!”

    叶莫最近也是发现了,这几天他用每天吸收的天地元气温养着老爹的身体,老爹身体吸收元气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啪啦”就在叶莫疑惑时,叶擎所躺的木床突然断裂,叶擎整个人直接沉了下去,叶莫一惊,叶擎已经是躺在了地上。

    “老爹,你没事吧!”叶莫担忧的说道。

    “没事,你别靠近我!”叶擎依旧闭着眼睛,语气有些凝重。房间之中,地面的床板,依旧在激烈的震动着。

    “老爹,你怎么样了?”叶莫望着身体颤动不已的叶擎,担忧的说道。

    叶擎的表情因为太过痛苦已经变的狰狞了起来,但是却挂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经过叶莫五年每天不间断的温养,他丹田终于是修复了。

    可是就在叶擎刚要运转丹田,吸收天地元气之时,叶擎脸色颓然变了起来。

    “砰!”一声巨响,叶擎的丹田直接被炸开,连肚子也是被炸开了,鲜血四溅,溅在了叶莫的脸上。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的叶莫立刻惊在了那里,叶莫摸了摸脸蛋,有些凉,有些冷,许久才反应过来。

    “老爹!”叶莫大吼一声,红着眼睛直接冲了过去。。

    “吼!”恐怖的叫声响起,一只巨大的黑色元力妖兽从叶擎的丹田之中钻了出来,妖兽似虎非虎,似豹非豹,两条巨大的獠牙裸露在外,相貌十分的狰狞。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