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听得有些心动,骑士每月的俸禄可不低,估计比茱拉夫妇每月的薪酬加起来还多,最重要的是,能以骑士身份挂名到莱恩家族的编制中,单凭这层身份,就能够让绝大部分平民仰视。

    不过,他没有马上答应,他明白报酬越高,意味着巨壁外面拾荒也越危险,虽然从那位菲诺口中听说,他们只在狩猎者扫荡过的安全区域拾荒,但难保不会有其他危险,否则,也就不会有如此高额的回报。

    “这件事,我考虑考虑。”杜迪安沉吟道。

    福林莱恩微微一笑,道:“等你想好了,随时欢迎你的加入,另外,这段时间你应该还没找到住所吧,不介意的话,我们莱恩家的房子倒还是有几套空置的。”

    杜迪安婉拒道:“谢谢你的美意,我七天后就会去执行任务,这段时间会回家里看望父母,暂时不住在商业区。”

    “好吧,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来找我。”

    “我会的。”

    交谈过后,福林莱恩离开了这里,前往宴会中央,跟其他贵族攀谈起来。

    在福林莱恩离开不久,陆续又有几位贵族找到杜迪安,跟他商谈起来,但提出的条件跟福林莱恩没太大差别,都被杜迪安一一婉拒。

    这时,宴会进行到一半,忽然间,悠扬的音乐声停下了,一个响亮拍掌声传来,大厅里所有正在聊天或是吃喝的贵族,都望了过去。

    拍掌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贵族,身材伟岸,肚子饱满,他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脸上露出绅士般的谦和笑容,道:“欢迎各位来参加梅隆财团成立第八届聚会,希望各位玩的开心,另外,今天恰好是小女梅尔莎雅的生日,希望在座各位,能够赠送小女一份祝福,谢谢!”

    在他说话声中,大厅中央一个通往二楼的高台后,缓缓走出一位一身深红裙纱的女孩,十二三岁左右,脸颊精致,打扮淡雅,她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微微鞠躬,道:“见过各位叔叔婶婶。”

    在场的贵族中立刻响起一阵热烈地掌声。

    杜迪安心中微动,他回到住宿地方后就打听过,这梅隆财团是由十几个大小不同的贵族世家组成,其中有独断话语权的贵族,却只有两个,分别是梅尔家族,以及布隆家族。而这个女孩,显然就是梅尔家族的人,当初他在梅山孤儿院时,就听到过这个家族的大名。

    而且,三年前在荒漠中裁决炼金术士的那位光明骑士,自称梅尔克,显然也是梅尔家族的一员。

    由此可见,这梅尔家族的势力覆盖的有多广。

    “这是我们白兰家族为莎雅小姐准备的薄礼……”这时,贵族中一个年轻人出声,手里托着一个精致的红色礼盒,轻轻掀开,里面是一双雪白丝质手套,做工极其精致。

    台阶上方的梅尔莎雅眼睛微亮,道:“这是雪梨大师的手艺吧,谢谢,我很喜欢。”

    年轻人飒然一笑,将礼盒递给前来收礼的家仆手中。

    这时,其他的贵族陆续献礼,并附赠上祝贺的话。

    “莎雅小姐。”人群中一个棕褐色绅士服的年青人笑道:“一直听说你喜欢诗歌,我特地请泰扎大师,写了一篇小诗,希望你能喜欢。”

    “诗?”梅尔莎雅眼眸一亮,有些欣喜。

    年青人微微一笑,端一个架子,轻轻吟唱:“石头上有你滴下的泪,那犹豫的眼神里装满那个黄昏,是谁泄漏了你内心的忧伤……”

    片刻后,一诗念完,道:“这首诗叫《少女的忧伤》,送给莎雅小姐。”

    全场顿时鼓起热烈掌声,有的贵族当场大声叫好。

    梅尔莎雅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道:“不愧是泰扎大师的诗,我很喜欢,非常感动,谢谢!”

    ……

    ……

    窗台边,杜迪安听着那些喝彩声,心中有些无奈,他身上可什么都没带,但愿那些人不会注意到自己,免得又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实在不行,就把姐姐以前老是念的那首诗拿出去糊弄下。”杜迪安暗暗想着,忽然,眼角余光瞥见窗台外的庄园中,有一道身影跑过,顿时心中一动,暗骂自己笨蛋,没东西送,自己还不会先偷偷溜掉么?

    他看了看那些贵族,此刻他们的注意力都聚集在上面那位梅尔莎雅身上,是个难得的机会,他立即推开窗户,向外面看了看,高度两米左右。他毫不迟疑,翻身跳了出去,如一只灵活的猫,轻巧落地,然后将窗户拉下,顺着外面的小道飞快离开。

    为避免碰到家仆,杜迪安绕到较偏僻的地方,这里没什么灯火,此刻只有星月光辉洒落,清清冷冷地照在石板小道上,周围是修剪整齐的观赏树,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小亭子,心想去那坐坐,等宴会差不多了,再回去也不迟,反正自己是个小角色,不会太引人注意。

    沙沙~!

    忽然,有树叶被摇晃的声音。

    杜迪安脸色微变,低喝道:“谁!”

    周围一片静谧,但杜迪安知道,刚才绝不是风吹过的声音,毕竟经历三年的拾荒者训练,若是还分不清物体和风触碰树叶的声音,早就在实践大考中淘汰了。

    “出来,我知道你在!”杜迪安冷声道。

    没过多久,一颗修剪得浑圆如球的树后面,挪出一道纤细身影,杜迪安借着月光看去,顿时错愕,竟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孩,而且,看那服装,似乎正是他先前瞄见的那道身影。

    杜迪安松了口气,道:“出来吧,我没有恶意,大家都是出来躲风头的,我不会去告密,你最好也别去告密,不然对大家都没好处。”

    这女孩一身白色碎花纱裙,本来还有些紧张,听到杜迪安的话,不禁惊讶道:“躲风头?你,你不是我爸爸派来叫我回去的?”

    杜迪安知道她误会了,耸肩道:“当然不是,我都不认识你。”

    这女孩看了看他,似乎明白是自己想多了,松了口气,拍着胸脯道:“吓我一跳,对了,你说躲风头,躲什么风头?你有仇人?”

    杜迪安没好气道:“我能有什么仇人,大家不都是没带礼物,出来避一避么。”

    “啊?”女孩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忽然想到什么,顿时扑哧一笑,道:“是哦,你是哪家的,不知道今天是梅尔小姐的生日么?”

    “你不也不知道么?”杜迪安耸肩道:“至于身份,还是保密为好。”

    女孩顺着石板走到亭边,立刻看清杜迪安身上的装扮,惊讶道:“你这制服,难道你就是拾荒者?”

    杜迪安顿时脸一黑,板着脸道:“没错,不过你最好不要出去乱说,我也不会说你的,这很公平。”

    “我不会说的。”女孩吃吃一笑,道:“我叫珍妮,你叫什么?”

    杜迪安想了想,道:“杜迪安。”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