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上的伟岸身影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地面上半跪的黑影见口信带到,恭敬地握拳捂胸,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张雪白的信纸呈在办公桌上。

    忙完手里的工作,伟岸身影的目光才落在那雪白信纸上,刀锋般浓密的眉毛微微一挑,随手拆开,简略地扫了一眼,确实都达到了及格线,刚要放下,忽然目光一凝,落在了最下角一处的检测值上。

    “零点八?”伟岸身影盯着这个数字,看了一会儿,将信纸收了起来,起身将门口衣帽架上的大衣换上,推开了门。

    大厅里,微胖的中年管家看着主人,惊讶道:“老爷,这么晚了,你要出门?”

    “嗯。”伟岸身影吩咐:“备车。”

    ……

    ……

    “在三百年前,天灾降临世间,我们的祖先奋勇拼搏,依靠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在逆境中生存了下来,并且建造起这希尔维亚巨壁,将灾难隔绝在巨壁外面,庇护所有后人!希尔维亚巨壁是神圣而伟大的,绝对不能亵渎巨壁,知道么?”讲台上一个白胡子老人神色肃穆地说道。

    别看他已经胡子雪白,其实年龄才刚到六十,不过在这里,这已经算是长寿了。

    杜迪安认真地听着,在他报名的三天后,便正式开学了,这是他今天上的第一堂课。这老者没有一上来就讲解律法知识,而是简单介绍起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似乎目的只是过来跟孩子们熟络熟络,巩固下孩子们心中的信仰。关于希尔维亚巨壁的故事,只要不是孤儿,几乎每个孩子从小就听自己的父母说过无数次。

    其他孩子听得百无聊赖,但碍于初次见到这白胡子老人,有些怕生,故不敢造次。

    杜迪安却听得津津有味,这些正是他此刻最想了解的东西,见这老者自己似乎也说的乏味,没有深入讲解的意思,不禁举手问道:“老师,你说的天灾是什么?”

    白胡子老头和其他孩子一愣,一没想到杜迪安如此大胆,竟敢主动提问,二没想到这样众所周知的东西,居然还有人不了解。

    老者见杜迪安一脸认真和希冀,心中不忍打击这孩子的热情,只是心中腹诽,难道这孩子的父母没有告诉过他吗?嘴上却微笑着回答道:“天灾有很多,火山爆发,洪水侵吞,地震分裂等等。”

    杜迪安一怔,不死心地道:“就只是这些么?”

    老者有些无语,道:“这些灾难已经很可怕了,你没有听你父母说过么,单是火山爆发,就能够让无数人死去,你看到天上的乌云没,这就是火山爆发造成的。”

    杜迪安微微皱眉,没有再说什么,心底却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三百年前的灾难,根本就不是简单的天灾,虽然这老者说的种种灾难都发生过,但却是被核弹爆炸引起的,他之所以明知故问,就是想看看那些幸存下来的人,都遗留下了什么信息,很显然,到了这些后代人手里,并不知道灾难的真正原因和内幕。

    或许,是那内幕太可怕,所以被上面的统治者封锁了也有可能。

    “老师,我妈妈说在巨壁外面很危险,出去了就会死掉,这是真的么?”一个小胖子见杜迪安提问,也跟着壮着胆子举手提问道。

    老者神色一肃,认真地道:“不错,巨壁外面栖居着魔鬼和瘟疫,一旦出去,就再也回不来,我们能够坐在这里学习,能够吃上米饭和蔬菜,全都是巨壁的功劳,所以,你们要尊敬巨壁,也要尊敬筑壁工,这是跟医生和我们守纪者一样伟大的职业!”

    所有人知道,「守纪者」指的是学习律法的人,像杜迪安这些刚学习律法的孩子,都称作见习守纪者,如果毕业了,能通过审判所的考核,就能成为一名神官,那是非常神圣的存在,跟贵族一样高贵,不但能够自由出入商业区和居民区,还能够进入到内壁区中!

    “魔鬼和瘟疫……”所有孩子吓得脸色发白,即便再小,也知道这两样有多可怕。

    杜迪安心底却有一丝好奇,魔鬼什么的他自然不信,核弹洗礼全球,九成九的生物都灭绝了,这只是编造的恐吓孩子们的话罢了。当然,恐吓的对象或许不只是孩子,也包括大人。

    这让他不禁好奇,巨壁外面的世界,已经是什么模样了,是不是还遍布着核弹爆炸的残痕?又或是因无人开拓,已经变成一片原始森林?

    “时间到了,下课吧。”白胡子老者看了看沙漏说道。

    其他孩子立刻欢呼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出现两个黑色制式皮甲的年青人,旁若无人地走入到教室中。白胡子老头刚要开口,忽然注意到他们肩上佩带着的黑色鹰头勋章,脸色顿时堆起笑容,迎上前去,“二位大人过来,是带那些孩子离开的么?”

    杜迪安听得耳朵竖起,有些警惕和疑惑。

    其中一个偏瘦年青人微微点头,神色冷漠,一丝不苟地道:“现在我点名,被我提到的人,站起来,听懂没?”冷厉地目光扫过全场,丝毫没有因为对象是孩子而柔和。

    所有孩子立刻被镇住,紧张起来。白胡子老头忙安抚道:“别紧张,这二位大人都是守卫兵,被他们提到名字的,都将有希望加入公职,这是大喜事。”

    公职?杜迪安听茱拉说起过,简单来说,相当于旧时代的公务员,一辈子不用再为生计犯愁,是许多平民梦寐以求的职业。

    然而,杜迪安注意到这两人肩上的勋章,他从贫民区进入居民区时,在守卫兵身上并没有见到这样的勋章,制式皮甲也有所差异,而且,区区一个守卫兵,没道理让一个教职人员如此敬畏。

    “洛克!”黑甲年青人低喝。

    杜迪安前面桌上一个瘦弱孩子吓得一抖,弱弱地道:“在……”

    “站起来!”黑甲年青人喝道。

    这瘦弱孩子吓得立刻蹦起。

    “玛塔!”

    “是!”一个女孩连忙站起。

    “拉米尔!”

    “卡莉!”

    一个个孩子被点名站起,年青人低喝道:“杜迪安!”

    杜迪安眼睛一眯,缓缓站起。

    被点到的孩子,加上他,一共八个。

    ……

    ……

    今天《重启》写了个后记大章,也算是对结局的一个补充,至少坑都填完了,感觉挺圆满,明天新书开始两更,雄起!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