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微微点头,前几天格雷夫妇就跟他说起过这事,都表示希望他能继承格雷的缝纫手艺,成为一个优秀的裁缝,但杜迪安心中早有目标,直接就拒绝了。

    格雷夫妇倒没有生气,孩子有主见是好事,他们可不是农奴家庭,担心孩子太有主见容易闯祸。

    “可惜,医生入门太难,如果你从小跟着我,倒是还有希望学会。”茱拉捏着菜卷,有些惋惜,杜迪安是个聪明孩子,可惜入门太迟了,等他成为独当一面的医生时,已经过了医生感官最敏锐的年龄段。

    “说吧,想学什么?”格雷微微一笑。

    杜迪安抬头望着他们,道:“律法。”

    “律法?”格雷夫妇一怔,茱拉连道:”迪安,你知道这是门什么职业么?”

    “我知道,是三大平民职业之一,跟医生一样。”杜迪安当初拿到格雷给的职业统表时,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这个职业,对他来说,想要最快的了解这个世界和现代世界的差异,这个职业最适合不过了。

    格雷凝重道:“你要想清楚,律法学院是最难的,比当医生还要难,需要非常灵活的思维和逻辑能力,虽然你是个聪明的乖孩子,可是你在孤儿院里没有受到基础学习,想要从律法学院毕业,成为一个合格的神官,是非常难的!”

    杜迪安直视着他,坚持地道:“我就想学这个。”

    格雷微微皱眉,这是杜迪安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如此执着,让他有些不知该如何拒绝,自从上次被艾薇家拒绝后,他也就淡了某些心思,将杜迪安视作了自己真正的孩子,因此不想轻易去伤及到他们的感情。

    茱拉见杜迪安如此认真,拉了拉格雷的袖子,道:“既然孩子想学,就让他学吧,就算最后无法进入「审判所」,当一个普通的律师也不错,至少熟悉律法,不会知法犯法,平平安安就好。”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心中默默道,我学习律法,可不是为了去遵守,而是将它打破!

    格雷叹了口气,道:“好吧,就听他的。”

    杜迪安心底松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道:“谢谢!”

    听到杜迪安的话,格雷脸上再次露出笑容,道:“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如果最后不想学了,就回来跟我学缝纫吧,当一个纺织工人,也能养活你自己。”

    杜迪安微微点头。

    ……

    ……

    当黑死季到来时,气温也回暖了不少。

    在学院开学前的第三天,有一个特定的节日,叫「祈祷日」。

    每家每户成群结队,前往居民区中央的维亚大教堂前,祈祷父神,让他们平安地渡过这次的黑死季,让瘟疫和疾病不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这是一个盛大的仪式。

    格雷夫妇带着杜迪安也前去祈祷,杜迪安也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世界的信仰之地,光明教廷。不过这里只是光明教廷建在居民区的一个分教,一尊巨大的四翼天使雕塑建在广场中央,两手似乎怀抱着所有的信徒,充满仁慈和祥和。

    祈祷日过去,三天后,各个学院开始招生入学。

    杜迪安被格雷夫妇引领着,来到距离他家有十公里左右的律法学院前,只见熙熙攘攘的家长陪着孩子在这里等候,这些家长和孩子衣着简朴,肤色干净,跟其他面黄肌瘦,或是皮肤粗糙的普通工人完全不同,毕竟,律法学院的学费,也是出了名的昂贵,没有什么底蕴的普通工薪家庭,根本负担不起。

    “听说想要进入律法学院,还需要通过考核。”

    “早就知道了,不然你以为跟缝纫学院,地质学院一样啊?”

    “不知道,这里考核的是哪方面。”

    一些家长小声地议论着。

    格雷奇道:“律法学院还要考核么?”

    “当然,跟我们医疗学院是一样的。”茱拉眨了眨眼间,低头向杜迪安道:“你可要好好加油哦,我记得会考核一些简单的东西,我们医疗学院考核的是记忆力,这里应该也差不多吧。”

    格雷恍悟过来,向杜迪安嘿嘿笑道:“那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要是没通过,咱们就去缝纫学院报名。”

    杜迪安心中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们就乐吧,要真是考记忆力的话,我分分钟能虐死考官。他的智商可是142,在旧时代,这已经能达到“天才”智商的及格线,智商的都属于聪明人,大部分人都是90到110,至于他的那个妖孽姐姐,智商更是达到168,那才叫真的过目不忘,十二岁时就被哈佛大学录取了。

    他们姐弟智商这么高,完全是继承了他父母的基因,两位可都是获得过国际奖项的科学家,若不是灾难爆发了,凭“冷冻仓”的发明,又能斩获一项国际大奖。

    这时,前面的家长陆续进去,很快便轮到了杜迪安这里。

    “家长止步,孩子过来进行考核。”一个教务人员似的中年人阻止了格雷夫妇道。

    “迪安,加油!”茱拉给杜迪安鼓劲,但杜迪安怎么看,都觉得她眼中的笑容过于欢乐。

    进入到这个宽敞房间,只见里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考官,身穿黑色袍子,袍上有金色丝绸刺绣的繁复图案,简朴而华丽,他们看到杜迪安,微笑道:“孩子,过来。”

    杜迪安走上前去。

    “问你个问题,你有一口煎锅,一次只能煎两条鱼,煎一面需要一分钟,请问煎三条鱼最快需要几分钟?”左侧中年女人微笑着道。

    “三分钟。”杜迪安想也不想答道。

    两位考官有些惊讶,这个问题不难,但即便是一些聪明的孩子,也需要稍微思考一番,才能回答出来,而杜迪安却像是考虑都没有,直接就说出了答案,而且正确!

    “你通过了,孩子,你很聪明。”右侧的中年人露出笑容,道:“拿着这个,去旁边进行体检吧,如果体检没问题,你就能正式来到律法学院上学。”说着,递给杜迪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

    还有体检?杜迪安微皱了下眉,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好难啊!”

    “我回答四分钟,居然说我错了,难道不是四分钟吗,两面都要煎的话,肯定要四分钟啊!”

    “这个问题本来就出的有问题,为什么要煎鱼啊,我又不爱吃鱼,而且煎鱼跟律法有什么关系啊!”

    “就是啊,我父亲可是厨师,煎三条鱼只要一分钟就能搞定,他们还不信,哼!”

    杜迪安刚出来,就听到旁边几个考核的房间中走出几个孩子,不满地抱怨着考题。他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当作没有听见,转身回到旁边等候的格雷夫妇面前。

    “怎么样?”格雷眉开眼笑道,他也听到了那些孩子的话,虽然不清楚具体考题是什么,但也知道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

    杜迪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通过了,接下来要去体检。”

    格雷笑容一滞,有些泄气,不过一想到杜迪安比其他孩子聪明,又眉飞色舞起来。

    “体检是检测你体内的辐射值,以迪安的肤色来看,辐射值肯定不高,通过是没什么问题的。”茱拉似乎知道一些,笑着道。

    杜迪安心中一动,在全球核弹爆发时,世界到处都是核辐射线,天空中的银灰色云雾中,也聚集着大量核辐射尘埃,所以才会有灾雨季,这是个多雨的季节,而雨水对这个世界来说,是极其危险的,甚至是致命的,被淋湿轻则生病,重则甚至死亡。

    不过,他从冷冻仓中出来,在这里才生活几个月而已,体内辐射值应该不会高到哪去。

    只是,他很好奇,这些人是用什么来检测辐射值?

    难道是仪器?可是这里连蒸汽时代都没有进入,怎么可能知道「电」?

    这时,茱拉带着他来到旁边一个写着“体检”的房间前,里面没人排队,毕竟能通过前面第一道考核的人就不多,里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看到杜迪安手里的小纸条,笑道:“过来吧。”

    杜迪安依言上前,打量着这里,并没有看到什么仪器,倒是有一排像温度计的玻璃管。

    中年妇女从他手里要过纸条,看了一眼,见是真的,便从旁边玻璃管总,拿起一个干净的玻璃管,上面有精细的刻度,将其中尖锐的一端,对准杜迪安的小手,笑眯眯道:“孩子,别怕,不会疼的。”

    杜迪安没想到检测辐射值的东西,就是这么个小玻璃管。

    啵地一声,玻璃管尖锐一端在杜迪安手指上刺入,很快,殷红鲜血渗透到玻璃管中,这时杜迪安才注意到,玻璃管刻度里有一根头发丝般的红线,微微上涨了一点,停在了刻度最底下的第一格那里。

    中年妇女定睛看了看,确认没有眼花,不由得错愕地看着杜迪安,这才注意到杜迪安的肤色比其他孩子,要白皙得太多,即便是同龄的女孩,都没有他这么雪白。

    她眼中露出一丝恍悟,向旁边的格雷夫妇感慨着道:“这么低的辐射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太不可思议了,估计只有在商业区中,才会出现这样的健康身体吧。”

    茱拉显然也认识这个辐射计,同样满脸震惊,随即又释然了,向旁边茫然的丈夫道:“这是辐射计,专门测验人体辐射值的,迪安的辐射值……相当低,甚至比我们都低,估计能跟那些贵族小孩媲美吧。”

    格雷知道人体辐射值的重要性,不过并不在意,只是茱拉说的“跟贵族小孩媲美”这话,让他有些开心,爱惜地抚摸着杜迪安的头发。

    杜迪安看了一眼那辐射计上的红色小线,忽然感觉这线条在微微扭动,似乎……是一条活物!

    ……

    ……

    在杜迪安报名的当天晚上,商业区的某个城堡中。

    奢华到犹如钻石镶嵌的房间里,一个影子般的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间里,望着前方办公桌上阅览资料的伟岸身影,恭敬道:“大人,这是今天居民区中提交上来的检测情况,合格的有二十七个。”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