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的孩子们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其中一个**岁身材娇小的小女孩,立即道:“各位叔叔阿姨,他是杜迪安,脑子有点问题,喜欢发呆,而且不会说话,您别见怪。”

    虽然年龄不大,但残酷的生存环境却让她学得极为机灵,这话说的很聪明,既不显得自己有争风嫉妒,又点出杜迪安的缺陷,还卖了个乖。

    “是啊是啊!”

    “叔叔阿姨们别跟他一般见识。”

    其他孩子们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附和。

    巴顿和另外几个跟杜迪安住同一间房的孩子吃惊地看着那个带头的小女孩,似乎没想到她会出声发难,此刻听到其他健全派系的孩子的话,不由得脸色难看,却不敢帮杜迪安说话,生怕给这些大人们留下不好印象。

    杜迪淡淡地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心中也略感意外,在他这三个月的印象中,记得这个小女孩是健全孩子们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性格和善的孩子之一,即便是对巴顿这些畸形儿,也从不恶语相向,尤其是这个小女孩,对谁都十分温柔,就连巴顿等一众畸形孩子,私下里聊天提到她,也是满口称赞。

    杜迪安对她也颇有好感,记得她的名字,似乎叫……丽莎?

    这时,这些大人们听到丽莎的话,眼中顿时露出一丝恍然,肌肤如此干净又长得如此精致的孩子,难怪会被抛弃,一时间,不少大人们感到惋惜。

    看到大人们的神情,丽莎和其他健全的孩子们顿时松了口气。

    “各位叔叔阿姨。”

    徒然,没有任何预兆,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所有孩子和大人们惊讶望去,顿时,所有孩子们全都瞪大了眼睛,仿佛见到鬼一般,因为说话的,正是杜迪安!

    这三个月的孤儿院生活,杜迪安每天沉默着认真观察和倾听,学会了不少简单用语,而且孤儿院还有基础说话发音教导,哪怕再破旧的孤儿院都不例外,不过里面都是一岁左右的婴儿,他虽然没有加入,却偷听学到了不少。

    只是,周围的人早已当他是哑巴,平时跟他沟通都用手势比划,也没人来主动找他聊天,所以他干脆也懒得开口,乐于清静。

    “我的身上没有任何问题。”杜迪安很平静地说道。

    稚嫩的声音,竟让人有种不容置疑的错觉。

    大人们有些惊讶,下一刻似乎明白什么,一道道暗含怒意的目光投向了先前说话的丽莎身上,等看到这个小女孩一脸震惊时,不禁微微一怔,很快大人们就发现其他孩子也是一脸吃惊地模样,这才知道问题不在那个小女孩身上,而在杜迪安身上。

    一时间,不少大人皱了皱眉头。

    其中一个体格壮硕肤色黝黑的中年人沉着脸道:“看他们的表情,似乎都不知道你会讲话,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隐瞒他们么?”

    大人们最忌讳的就是领养到满腹心思的孩子,没有安全感。

    杜迪安知道自己踩到了这些人心里的一根线上,但他很平静,道:“我没有刻意瞒着他们,只是我性格自闭,不爱说话,他们把我当哑巴,我就任他们去了。”

    听到他的话,大人们眼中的冷意才渐渐松了下来,大多数孤儿都有自闭症现象,他们了解,也理解。

    “就算是自闭,你在孤儿院长这么大,总不可能一句话也没说过吧?”人群中一个胖脸妇女怀疑地道。

    还没等杜迪安开口,旁边的黛阿姨抢先道:“是这样的,这个孩子爱干净,我们特地分配给他一个单独房间,所以没什么机会跟其他孩子交流。”

    此话一出,杜迪安和巴顿,以及其他孩子全都微微一怔,不知道黛阿姨为什么要撒谎,孤儿院里没有哪个孩子能单独享受一个房间。

    杜迪安心中一动,立刻明白了过来,在这一点上,如今的孤儿院和旧时代的孤儿院倒是相似,都会将院里的孩子包装得尽善尽美,将瑕疵掩盖到最小,若是让这些大人们知道,杜迪安入院才三个月,即便他的条件再好,也没人愿意领养了,因为七八岁大的孩子已经有记忆,肯定记得亲生父母,谁都不能担保,等把他培养成人了,他会不会离开自己去重寻他的父母。

    明白这点,杜迪安心中微微一沉,扫了一眼其他的孩子,只见那些身体健全的孩子和丽莎,似乎准备说什么,就在这时,杜迪安看到黛阿姨背对着大人们,狠狠地瞪了一眼丽莎和那几个准备开口的孩子,吓得他们脸色一白。

    在孤儿院,黛阿姨对他们所有人有着生杀大权,只要黛阿姨一句话,就能让他们永远没有被领养的机会。

    至于黛阿姨为什么帮他,杜迪安当然不会自恋的认为他有什么特殊的人格魅力,而是他越早被领养出去,耗费孤儿院的食物就越少。

    “原来如此。”那胖脸妇女恍悟过来,同情地看着杜迪安,道:“孩子,我选你了,以后你就当我的孩子吧。”

    此话一出,巴顿和另外几个关系较好的孩子顿时羡慕地看着杜迪安,为他高兴。

    杜迪安打量了一眼这胖脸妇女的衣服和手掌,见她手指粗糙,一看就是做辛苦活儿的,不由得微微皱眉,正想开口拒绝,忽然另一个人笑道:“我看这孩子挺顺眼,而且我觉得,以我的条件,也比较适合做这孩子的父母。”

    所有人望去,说话的是一个相貌平庸的中年人,脸上带着淡淡笑容。

    胖脸妇女脸色一变,冷下脸道:“我倒想听听,你是什么大人物。”

    这中年男人微微一笑,道:“大人物谈不上,我只是梅尔家一位小小的园丁。”

    闻言,所有人一怔,孩子们还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但周围的大人们却不禁变色,其中有人低呼道:“梅尔家?是那个梅尔家?”

    “除了那个梅尔家,还有哪个梅尔家养得起园丁?”

    一时间,所有人望着这中年人的目光,带着几分敬畏。

    那胖脸妇女脸色微白,低下头不吭声了。

    “怎么样,孩子?”中年人很满意其他人的反应,笑眯眯地看着杜迪安。

    丽莎和其他孩子们,包括巴顿这些畸形孩子们,心思机灵,此刻也看出点端倪,一个个羡慕嫉妒地看着杜迪安,他们能被人领养就不错了,杜迪安却被人争抢,差距有点大啊!

    杜迪安微微皱眉,沉默了少许,才道:“抱歉,叔叔,我希望我的父母是医生,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这是婉拒了。

    这位中年人有些愣,似乎没想到杜迪安会拒绝,他去过不少孤儿院寻找合眼缘的孩子,那些孩子无一不是听到能被领养,就激动得兴奋不已,哪有像杜迪安这样平静,而且说话还有条不紊的。

    很快,中年人就醒悟过来,梅山家虽然在这外壁区无人不知,但这些孩子们却不知道,甚至连「园丁」是什么都不了解,毕竟生活的世界相隔得太远了。

    杜迪安当然知道园丁是什么,而且从那些大人的表情中也知道,这个「梅尔家」必定也是了不得的庞然大物,但,哪怕是挂着一个名头。

    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父母,是一个下人。

    区区园丁……骄傲什么?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