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西凉军中出现了大量的强弩,对北疆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对此,李翊虽然心痛,但却没有责怪谁。这算是他的失误,竟然忘记了董卓占据了洛阳,把朝廷制造的那些强力武器全部收为己用。

    李翊问道:“几位军师有何妙策?”

    刘伯温躬身回道:“主公,今日追击之时虽偶有小挫,但对我大军明日前后夹击敌军却是起了迷惑作用,以基看来明日定能一举击破敌军。”

    李翊问道:“此话何解?”

    刘伯温说道:“回主公,今日西凉军用弓弩箭阵拦住了主公大军追击的脚步,如此看来明日再战,在后压阵的亦是弓弩部队,到时只要主公大军在前击破西凉军前军和中军,宇文成都将军率领骠骑亲卫军从后袭击,西凉军无备,其弓弩箭阵必然被破,如此主公大军进击,前后夹击之下敌军焉能不败,所以基认为今日虽偶有小挫,然不足虑也。”

    李翊点头微笑道:“伯温所言有理,明日当一举击破敌军。只不过斥候探听不出敌军有重弩的消息大家亦要以此为戒,当知道偶然小错就会酿成大军溃败,诸位还是有所警醒为好,今日诸位且下去好好歇息,明日一战当奋力向前。”

    众将齐声应道:“诺……”

    ………………

    第二天,李翊再次率领北疆大军出城列阵,另外一边的西凉军亦如此,却是如昨日刘伯温所料一般,骑兵在前,步兵弓弩部队在后。

    不过李翊却是无惧,大笑着对众将说道:“今日就是大破西凉军之时,诸君请用命。”

    众人齐声应道:“诺……”

    列阵完毕,今天并没有对话,亦没有斗将。显然董卓知道在斗将上根本不能胜出,便直接命大军出击。

    李翊亦不含糊,让黄忠和魏延两支人马攻西凉军左右两翼,然后以张飞所部为前军,自己率领剩余的部队为中军,与西凉军展开正面激战。

    古代战争,除了要讲士兵精锐,士气高低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将领,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是这个道理。古代战争中一个武艺高强的将领所起到的作用并不是以一敌百那么简单,尤其是正面硬战。

    如今,无论是士兵的素质,还是士气,亦或是将领的勇猛,北疆大军都居于绝对优势的一方。

    大战爆发之后,只见北疆军数员大将齐出,左面的黄忠领兵冲杀;右路的魏延一马当先;中路更是将星闪耀,前军的张飞拥有万夫不当之勇。而李翊所率的中军则是云集了陆文龙、太史慈、典韦和于禁等大将。

    反观西凉军,仅有张绣和华雄还能够跟北疆诸将一比高下,其他都是一些普通将领,哪怕是在西凉军中拥有很高地位的李傕、郭汜等大将。跟北疆诸将比起来,那都是完全不够看。更不要说其余一些普通将领了,他们与北疆诸将交手,往往都是一个照面就落马而死。

    北疆军七员大将齐出。很快就在大军之中占了先机,打得西凉军前军节节败退,很快就威胁到了西凉军的中军。

    董卓见势不妙。命令三军齐出。他可是非常清楚,在前军败退的情况下,仅仅凭借他手中的中军,是抵挡不住北疆军的冲击的。

    也是在这个时候,董卓才真正见识到了北疆大军的强大战力。哪怕就是他麾下最精锐的西凉军,在数量相等的情况下跟北疆军正面对战,那都是毫无胜算。更别说他麾下的这十万大军,其实只有三万左右的人马是嫡系精锐。

    如今,唯有三军齐齐出击,方有跟北疆军一战之力。

    可就在西凉军三军出击之后不久,西凉军后面就传来阵阵马蹄声,董卓向后望去,却见到后面烟尘滚滚,却是一支铁骑冲杀而来。隆隆的马蹄声告诉董卓,后面绝对有数千的兵马。甚至,董卓都已经通过旗号认出背后突袭而来的军队是哪一支。

    董卓有些傻了,北疆大军明明都在城中的啊,怎么可能在自己背后杀出?而且还是一直跟随在李翊身边的骠骑亲卫铁骑。

    他哪里知道,就在今天早上三更时分,六千骠骑亲卫铁骑就在宇文成都的率领下,用棉布包住了马蹄,然后悄无声息的溜出了洛阳城,然后借助北邙山的掩护,潜行到了西凉大军的后方,最终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从背后杀出。

    见到骠骑亲卫从后偷袭而来,董卓脸色都剧变。凭他手中的大军,与李翊大军硬拼已经不是对手,如今后面有更精锐的骠骑亲卫军来偷袭,形势之凶险可想而至。

    不过统领骠骑亲卫军的宇文成都并没有多给董卓思考的时间,在西凉军还没有所反应的情况下,就狠狠地从后面撞入,先杀的正是昨日阻了李翊追击的弓弩箭阵。这些弓弩手所排的阵型全部是针对北疆军在正面的大军,对侧面还有防备,唯独背后他们完全没有防备,毕竟董卓也没有料到李翊会派出骠骑亲卫军迂回从后偷袭。

    骠骑亲卫军杀到的时候,西凉军的弓弩箭阵只有后面的士卒知道敌人从后面偷袭来了,但敌人为什么会从后面来,他们却是一无所知。

    毫无准备的弓箭手,近身对上当世最精锐的骠骑亲卫军铁骑,结果可想而知。骠骑亲卫军杀了未够一炷香时间,昨日让北疆大军吃了不少苦头的弓弩箭阵直接就崩溃。崩散的士卒朝四面八方逃逸而去。这掀开了西凉军集体溃败的序幕。

    董卓见前军和后军都已经崩溃,单单凭借他手中的中军,已经无力回天,哪怕中军有西凉军最精锐的三千飞熊军,亦是难以挽回败局。

    无奈之下,董卓只好下令大军后撤,他本人也在三千飞熊军的保护下,向西方撤去。

    原本就已经陷入崩溃的西凉军前军和后军,在听到董卓撤兵的命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真正的溃败了。尤其是前军的溃兵,甚至冲击了正在撤退的中军,造成了中军的崩溃。

    西凉军集体溃败,李翊大喜,举枪高呼道:“大事成矣,传令诸将,各率本部大军追击。”

    徐茂公见李翊下令全军追击,立即凑到他耳边说道:“主公,西凉军此次战败,已经伤了元气,为主公霸业着想,尚需放他离开。”

    听了徐茂公的话,李翊立即就反应过来,如果此役将董卓擒住,那就真的误了自己之前和徐茂公的算计。

    李翊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然后招来身后传令官,说道:“传令下去,穷寇莫追,诸将只可追击十里。如若超过十里,就算有大功亦要重罚。”

    李翊的命令传下之后,诸将基本上都能很好执行,跟一些文臣不一样,北疆诸将对李翊那绝对是忠心耿耿。虽然他们对李翊这个命令非常不明白,但却没有谁提出质疑。

    各部追杀西凉军十里而还,李翊召集众将,统计战果。

    此战西凉军十万大军战败,战死将近一万人,俘虏两万余人。北疆军阵亡的也有三千余人,受伤七千多,总计伤亡将近一万一千人马。

    事实上,西凉军的伤亡远不止于此,逃走的西凉军也有不少受伤,更是有不少士兵直接开了小差,压根没有回到西凉军中。等到董卓回到函谷关收拢溃兵的时候,发现十万大军已经缩水了一半,只有五万多大军了。

    唯一让董卓稍感安慰的是,他麾下嫡系西凉军的伤亡并不算大,只伤亡了五千多。如今他麾下依然有差不多两万五千精锐部队,这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

    但是,自从九月开始的这场发生在京洛地区的战争,不但让西凉军损失了七万大军,更是让他丢失了河东郡以及大半个河南尹。整个河南尹21县,如今仍然掌握在西凉军手中的,仅有西部以及西南部的谷城、河南、新城、梁县等四县。虽然虎牢关以东的成皋、荥阳、卷县、原武、阳武、中牟、开封、苑陵、新郑、密县、京县等十一县暂时还没有被李翊所掌握,但是随着西凉军的这一次大败仗,失陷也就是时间早晚而已。

    对于这次惨败,董卓痛心不已。如今他麾下的十五万大军,已经缩水了将近一半,只剩下八万大军。好在可能是因为粮草不济,北疆军并没有乘胜追击,让他有了喘息之机。

    经过这次惨败,董卓终于知道了北疆军的真实战力。他非常清楚,要不是李翊无意占领长安,凭借他手中的力量,根本阻挡不了北疆大军的步伐。

    无奈之下,董卓只好再次派使者前往洛阳,跟李翊和谈。

    在董卓遭遇惨败,实力大损之后,李翊本就没打算继续穷追猛打,所以也没有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只是让董卓承认北疆军对河东以及洛阳周边地区的占领权。

    和谈完成之后,李翊率领骠骑亲卫军,乘坐海军舰船返回北疆。不过,他却留下了张飞、常遇春、黄忠、魏延和于禁等五员大将驻守洛阳和河东,其中常遇春驻守河东,张飞驻守洛阳,黄忠驻守伊阙关、大谷关和轩辕关等洛阳南部三关,魏延驻守虎牢关,于禁驻守荥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