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今天要上24小时的班所以只能一更了,还有23号到29号这几天会开启三更模式)

    首相海部俊树在访问完自卫队之后便发布了想要跟苏联坐在谈判桌前和谈的问题,一时之间日本国内报纸纷纷刊登了首相在驱逐舰上演讲的照片,并且配上了海部俊树将要重整海军力量的讲话,引来了国内舆论的哗然。

    而且海部俊树利用国内媒体来为自己进行政治造势,渲染出一位对外强硬的日本最高领导人形象,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以求增加自己的选票,很快他又要面临新一轮的首相选举,就算最终他没有拿回北方四岛,只是维持僵局的无功而返,也能得到民众的票数支持。

    远在莫斯科的亚纳耶夫也看到了这条被登上苏联国内报纸的新闻,此时亚纳耶夫难得有机会从繁忙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在郊区的总统度假别墅阳台上享受午后温暖的阳光,他一字一句的读着日本首相的演讲,一边带着不屑的表情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一个国家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自身的综合实力配不上他日益暴涨的政治野心。自从经历了经济爆炸式发展之后,想必日本经济泡沫也在开始逐渐崩塌了,美国的《广场协议》点燃了导火线,今年日本房地产经济会雪崩式的坍塌,只是我有点好奇,他们的经济崩塌到底会在什么时候?”

    站在他身后的帕夫洛夫在厨房里研磨咖啡,外交部长鲍里斯·德米特里耶维奇则坐在阳台的大沙发上,亚纳耶夫在私下场合没有半点领导人的架势,所以鲍里斯面对自己两位顶头上司也不会觉得手足无措。

    “谁知道呢,日本人的经济问题就交给日本人解决,我们要解决的还是不可避免的岛屿争端问题。”外交部长鲍里斯交叉着双手,问道,“很明显我们这位南面的小国领导人想趁着苏联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冒险在我们身上割下一块肉。今年戈尔巴乔夫访问日本的时候,日本首相就提出以‘岛屿换经济援助’的条件,只是最后没有下文罢了。”

    “你是说听到我们准备裁军的日本人打算再冒险试一次?”亚纳耶夫有点意外,他完全没想到外界居然会这样看待苏联的裁军问题,苏联经济真要是困难到那种地步,可不是一开始只是小规模尝试,那可是完全孤注一掷的卖掉整支军队啊。

    “日本人想冒险通过谈判和政治施压拿回北方四岛似乎成了定局,当然这些远东军的手下败将根本没有资格和我们谈判。”端着咖啡进来的帕夫洛夫不屑的说道。

    “但是我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亚纳耶夫思考着日本的下一步动作,他站起身走到栏杆面前,别墅周围种上了白桦,亚纳耶夫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望着这些白桦林发呆。他的思路也在这一片安宁的氛围中慢慢的清晰起来,他转过头对帕夫洛夫说道,“刚才我们讨论北方四岛问题和日本政府态度的时候,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鲍里斯和帕夫洛夫异口同声的问道。

    “先等一下。”亚纳耶夫转过身走进客厅,然后从书架上取出一本关于日本政治制度的书籍,翻到他想看的那一页,最终目光定格在第三行,然后亚纳耶夫如梦初醒的呼了一口气。

    帕夫洛夫也好奇的凑上前来,问道,“怎么了?亚纳耶夫同志。”

    “我们之前一直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日本首相的换届选举。”茅塞顿开的亚纳耶夫向帕夫洛夫和鲍里斯解释道,“下个月就是日本政府的换届选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海部俊树之所以在这一刻表现出强硬的态度无非就是想争取更多的民意支持。”

    鲍里斯挠挠头不解的问道,“岛屿争端问题会激发民族的向心力这倒是没错,但你要说能获得民意支持是有点言过于实了。他们只是跟我们坐在谈判桌上讨论一些注定不会有结果的事情,而不是我们将四座岛屿拱手相让给日本人。”

    亚纳耶夫摇摇头,说道,“你错了,鲍里斯同志,事实上海部俊树只要能让我们走上谈判桌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你想想之前海部俊树在金刚级驱逐舰上的演讲还有展现出来的新型军舰,都指向他要捏造出某种日本海军实力强大的错觉,来满足国内群众因为经济飞速发展而同样膨胀起来的民族自信心。如果我们选择了谈判,就会被认为是日本的海军力量让苏联臣服,甘愿走向谈判桌,这样一来无论海部俊树成功与否,他的政治选票都会像函数方程一样飞速高升。”

    讲到这里,亚纳耶夫倒是有些哭笑不得,“真没想到海部俊树的心机竟然这么深,这样做的话既不会影响到我们苏联的情绪,又照顾到国内民众的自信感,真是一只老狐狸。”

    “当然我们可不会让海部俊树首相的计划如愿以偿。”亚纳耶夫手指敲打着桌子,思考着如何让日本在这个问题上丢人现眼。苏联当然不可能像波罗的海危机一样,将坦克和轰炸机直接开到加盟国的领域。日本可是主权国家,这样挑衅无异于发动战争。

    再来一次太平洋舰队军演?亚纳耶夫摇摇头,现在正是苏联财政政策紧缩的时候,军演这种耗财费力的行为他是绝对不会支持的。

    突然灵光一闪,亚纳耶夫从桌子上霍然起身,把鲍里斯和帕夫洛夫都吓了一跳,他对着鲍里斯说道,“帕夫洛夫同志,我想请你去一次东京和海部俊树会晤一次。而鲍里斯同志,等到帕夫洛夫到达东京之后,你马上拟定一份声明发表出去,声称北方四岛是苏联无可分割的固有领土。”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鲍里斯不解问道。

    “当然有意义了。”亚纳耶夫眯起眼睛,他望着窗外的绿荫,笑着说道,“既然海部俊树想利用北方四岛问题进行政治走秀来拉取选票的话,我们也一样可以利用北方四岛的问题,来一场改变国民心目中形象的政治走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