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将要大规模裁军的消息很快又在国际社会上引发了新一轮的风波,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用震惊一词来形容各国领导人此时的表情绝对是最准确无误的。

    “该死的,这群苏联人耍了我们,他们狠狠的耍了我们一次。”布伦特还是第一次见到布什如此的震怒,他将桌子上的文件摔在地上,还不足以平息的怒火的他双手用力的锤击着桌子,义愤填膺,“假如我们当初在波罗的海的问题上再逼迫一下苏联,他们就肯定能屈服的,天啊,为什么五角大楼那么多的情报分析人员,硬是想不到亚纳耶夫在欺骗你们!”

    布伦特内心嘀咕当如我可是坚持要继续胁迫苏联的,只是你和你的欧洲盟友最后选择了撤军,所以怪我咯?而且我们被苏联人戏耍的次数还少吗?当初我们跟勃列日涅夫签署限制战略弹道武器协议会谈的时候美国人不还以为是理智的胜利吗?当初苏联1981年空前规模的西方-81军事大演习,还不是使西方断定,华约的坦克海有能力在一个星期内抹平北约在中欧的驻军,打到巴黎城下吗?难道我们的最高领导人还没有从这些事件中吸取到教训吗?

    当然这些事情布伦特不能明着说出来,所以他只能安慰布什,“但是总统,起码从苏联的裁军之中我们认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们再也没法用疲软的经济去维持庞大的装甲部队军费开支了。所以从现在起,我们应该调整战略目的,以彻底击垮苏联经济为主。这样的话哪怕他们拥有庞大的战争武器却因为没有金钱维护而导致直接破产。”

    “话是这么说,但是怎么打垮苏联的经济?很明显苏联已经开始找到方式反击我们的思想宣传攻势了,而且五角大楼的情报分析指示,自从苏联采用了雷日科夫的经济政策之后,有百分之七十四的可能会让苏联会走出经济困局。”

    “不是还有百分之二十六的失败可能性吗?我们只要给苏联困难重重的经济来一次火上浇油,就算改革再效也架不住现实的崩溃。”布伦特说道。

    布什点点头,他就想让苏联的经济雪上加霜。布什拿起一份文件丢给布伦特,说道,“所以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叫里欧·万塔的家伙么?据我手中的这份资料显示,在80年代,这位叫万塔的中情局特工直接受命于里根总统从事旨在颠覆苏联卢布的秘密金融战争,而他设计的秘密行动代号也称之为‘伟大的卢布骗局’,并且这场布局已经策划了好几年了。是时候让这家伙发光发热一下了。”

    布伦特也是万塔计划的知情人之一,当初万塔呈献给布伦特的计划中表示,他会在苏联内部的同谋们里应外合之下,以高于黑市一倍的比价完成了一笔以50亿美元买进1400亿卢布的利润极高的交易。然后在今年的在伦敦黄金交易市场上大肆做空黄金高达2000吨。这样一来,原本早已疲弱不堪的苏联经济,全靠着黄金出口这点养命钱得以苟延残喘,金价的暴跌在苏联的棺材盖上打进了最后一根钉子,全盘崩溃。然后万塔再实行后续计划,从苏联手中收购大量的资产,已达到掏空红色北极熊的目的。

    这项行动一直等待着布什的首肯,也因为苏联一年前局势莫名其妙的变动而导致万塔这场行动比历史上迟了那么几个月,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美国人当然不知道这场局势的变动包含了那位穿越者秘密手段,只是将他视为不可抗力因素的原因,而继续按照原计划准备行动。

    “总统准备动用万塔这枚棋子了吗?”布伦特问道,他现在是有些担忧,如果在半年之前布伦特会毫不犹豫的支持里欧·万塔,而这次他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但是布什总统已经在愤怒中失去的理智,他急需要在政局博弈中赢回一局扳回面子,不然美国将在北约盟友中间抬不起头,所以无论是何种形式,他都要给苏联人一个深刻的教训。

    “那是肯定的,你这就叫万塔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要亲自和他谈论一下这项计划的具体实施步骤。”平静下来的总统已经彻底被点燃了仇恨的种子,他要让亚纳耶夫见识到美利坚的反击和制裁。

    有人忧愁自然就有人欢喜,压在南部邻居北方的军事威胁被裁撤,总算可以深呼一口气,不用再整天提心吊胆提防这北边突然脑子转不过弯的暴力机器用钢铁洪流平推过来,要知道东边三个省份完全是没有战略纵深的平原地区,一旦敌人发动大规模进攻绝对无力阻拦住那些坦克履带的前进步伐。

    远东裁军之后,亚纳耶夫紧接着就发表声明,表示北部边界那些有待争议的地区愿意和邻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苏联示好的信号,自从被北约军事和经济制裁之后南边的邻居的经济也面临着极大的困扰,寻求新的发展机遇也在他们的议程之内,苏联的示好让他们看到一丝新的曙光和希望。

    多年的复杂国际环境斗争也让南部邻居培养出谨慎的性格,对于苏联的示好也只是象征性的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并没什么进一步的表示。但是亚纳耶夫对其表现已经心满意足了。破冰之旅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但这个开端看来还算不坏。

    苏联的示好吓坏了东南亚一群小国家,尤其是那些与东亚大国素有龃龉的邻国,都借助着之前苏联的慷慨对付身边疆域辽阔的邻居。例如越南总书记慎重的表示他们是苏联一衣带水的战略合作伙伴,重申苏越友好关系。但亚纳耶夫只是嗤之以鼻,谁跟你这群越南猴子是友好关系了?当初越南不过是为了遏制大国崛起的一枚棋子,既然两个国家准备在亚太联手,也就没有你们这群小国什么事了。

    两个社会主义大国在亚太地区联合起来,所发挥的政治影响力可不是北约和美国能预料到的,而亚太超级大国的联合,也将给那些东亚,东南亚小国带来可怕的政治压力。借用一句歌词就是,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所以这几天都忙坏了各个小国的对外政策办公主任和国家高级官员,他们聚集在一起讨论东亚局势聚变带来的影响,但结果无一例外都是令人沮丧的结论。两个社会主义大国走向联盟,那么周边有利益摩擦的小国就必须割舍利益,保全自己。中国经历了越南,阿尔巴尼亚等一群白眼狼之后已经开始变得跟霸权主义国家一样,再遇上一个整天幻想着如何军售他国赚取利润,没有了**国际精神的红色北极熊,所以这些国家遇到的最有可能的做法就是两个超级大国联合起来将周围小国的利益瓜分的一干二净,而他们站对的问题,无非就是选择遥远的美利坚自由世界,还是选择近在咫尺的**光辉。

    选择臣服还是死亡,或许会成为近期多个小国家领导人绞尽脑汁思考的问题,不过也有看不清形势的领导人,会从苏联的大裁军中错误的判断目前的政治局势。以为苏联只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不能维持庞大的军费开支了。

    毫无疑问,日本首相海部俊树就是其中一个看不清形势的国家领导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