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的地点选在了慕尼黑也是别有深意,1938年9月29日英国首相张伯伦、法国总理达拉第、纳粹德国希特勒、意大利墨索里尼四国首脑在慕尼黑会议上签订《慕尼黑条约》。英、法两国为避免战争爆发,继续推进绥靖政策,牺牲捷克斯洛伐克利益,将苏台德区割让给纳粹德国。

    而1991年的今天,英国,美国,德国,苏联,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六国首脑同样聚集在这个地方商讨波罗的海三国的问题,会议举办地点就已经很明显告诉了苏维埃这次的会议只是流于形式,来一次装模作样的谈判西欧国家好就坡下驴,给民众一个该有的交代。至于你要怎么处理波罗的海国家的政权这就是你的分内事了。

    苏联当然会尊重西欧国家的决定,所以恐怕还没看清形势的,就只有维陶塔斯和阿纳托利两个小国领导人。他们还自以为找到了可以对付苏联的强大后援,却不清楚自己早已被人明码标价,作为筹码丢了出去。

    西方世界忌惮苏联简单粗暴的手段,他们在威慑行动失败之后选择了妥协。

    布伦特也同样出席了这次的会议,他的目标可不是参与讨论,而是负责暗中观察亚纳耶夫的一举一动,通过亚纳耶夫的行为分析其性格以达到了解自己对手的目的。不过布伦特还有一个意外发现,他发现跟随在亚纳耶夫的那位年轻人总是用一种不怎么善意的目光打量着自己,那种眼神他只有在中情局驻外特工打交道的时候遇见过。一种似乎能够洞穿人心的眼神,将内心深处最阴暗的秘密暴露无遗。

    “真是有意思的年轻人。”布伦特因为紧张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他决定不在继续观察亚纳耶夫身边的家伙,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谈判桌上,静静的等待议会的开始。

    就像所有首脑会议召开时候一样,总是有一段基本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总结发言,而这发言的机会自然让给美国总统布什,无非就是庆祝很高兴所有人能在谈判桌上解决争端,也很荣幸主持这次的会议之类的。听完这些无聊而又虚伪的发言之后亚纳耶夫快要昏昏欲睡,他瞥了一眼其他国家领导人也同样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这一瞬间亚纳耶夫觉得自己启动死手系统也总比在这里勾心斗角轻松得多,苏联人的内政事务,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美国人来指手画脚了。

    “够了,布什先生。你的演讲很精彩,但我的时间不是很充分,所以你能废话少说直接进入主题吗?难道你就不看一下大家不耐烦的神情?”亚纳耶夫直接问道。他的回答简答粗暴,甚至有些粗鲁无礼,直接将布什原本还要继续下去的发言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性格比较冲动,易怒,嗯,这是苏联领导人的诟病嘛。从斯大林,到赫鲁晓夫再到后来的勃列日涅夫,似乎是一个难解的恶性循环呢。”布伦特小心翼翼的在纸上记录着他看到的数据,殊不知坐在正对面的亚纳耶夫也在有意无意的打量他的着一举一动。

    之前克格勃提供的议会名单里他就注意到了布伦特的名字,看完各方收集的资料之后亚纳耶夫才发现这位智囊人物曾经担任过cia的侧写师,所以亚纳耶夫才故意在会议上表现出与之不符合的冲动性格,为的就是让他们在分析问题时候会因为性格问题而产生数据偏差。他们就是喜欢沉不住气的苏联领导人。

    “很抱歉亚纳耶夫总统,看来这段充满诚意的演讲似乎并不能打动你们的内心。”布什话中有话的说道,“既然你们都不喜欢一段善意的演说,那么我也就直奔主题了。作为近期发生在波罗的海的动乱事件,世界各方都表示极大的关注。也希望波罗的海三国总理和苏联总统双方都可以保持克制。对于发生在爱沙尼亚总统身上的不公平判决我们也表示极大地关注,以及会对事件持续跟进……”

    布什讲到这里,维陶塔斯和阿纳托利两个人相视一笑,布什说的这句话已经表明了北约的态度和观点,就连对面的亚纳耶夫也稍稍皱眉,布什的言论跟他预料的稍有出入,难道这次的会议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接下来布什的发言可以说是峰回路转,直接让维陶塔斯和阿纳托利的微笑僵死在脸上,“当然,我们充分尊重苏联的意见,表示波罗的海作为苏维埃固有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希望苏联领导人能在这次的会议上给出一个让大家满意的答案。”

    “布什总统,你这跟我说好的不一样啊。”阿纳托利急了,开始口不择言,“你答应过我们北约会对波罗的海三国进行大力的支持,并对于来自东方的威胁表示密切的关注。这一切怎么说变就变了?”

    “而且你答应过我们一旦独立成功机会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难道你打算反悔吗?”维陶塔斯直接站起身质问布什,其他国家领导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精彩了许多。

    “咳咳。”布什咳嗽了一下,继续说道,“没错,我的确这么说过,但是所有问题都是建立在苏联对波罗的海三国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情况下才能对国内人权问题进行关注调查。”

    亚纳耶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上演主权高于人权的戏码,就在阿纳托利还想争辩的时候直接打断了他的发言,“阿纳托利总统,你是耳聋了呢?还是思维不清晰了?布什总统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所有的人权都不能凌驾于主权之上。再说这次的会议是我跟北约之间的谈判,立陶宛和拉脱维亚都没有插嘴的权利。你们之所以能在这个谈判桌上拥有一席之位,不是你们自己争取的,而是我们将你当做筹码使用,明白吗?”

    “混蛋!”维陶塔斯直接朝亚纳耶夫骂了一句粗口,但对承受惯了之前北约的军事胁迫压力的亚纳耶夫来讲,这句粗口简直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软弱无力。他不依不饶的说道,“小国家的命运就是被大国当做手牌打出,别扯什么国际道德和正义,真理这种东西只存在炮火的射程之内,而遗憾的是,苏联在波罗的海的炮火射程要比其他自诩公正的大国更远一些,我说的对吧,布什总统?”

    听到亚纳耶夫的问话,布什尴尬的笑了笑,其他国家领导人则是眼观鼻鼻观心,这些本来都是大家秘而不宣的“真理”。被苏联领导人直接挑明实在尴尬,要不是这次北约慑于北极熊的军事压力选择了忍让,其他人可能就当场发飙了。

    “你们这群懦夫,波罗的海三国的人民还有国际正义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纵容暴力极权的历史。”维陶塔斯直接愤怒的摔门而去,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现在被苏联军队占领,又加上四面楚歌的国内动乱,维陶塔斯和阿纳托利已经回不去祖国了,只能四处漂流。所以临走之前维陶塔斯威胁亚纳耶夫说道,“不要以为你们扶植起一个残暴的傀儡政权就能吓倒立陶宛的人民,我们会在海外建立流亡政府,继续跟你们进行斗争!”

    亚纳耶夫撇了撇嘴,无所谓的说道,“好啊,我等着。上一个威胁我们的人叫希特勒,后来他自杀在这个国家总理府之中,所以我不得不承认,维陶塔斯你的确很有直面死亡的勇气。”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