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一个国家元首遇到过的最丢脸的事情,莫过于他在与其他国家元首进行着和平谈判的时候自己国家发生了动乱。尤其是他听到爱沙尼亚电视台播放出各地均发生大规模不明武装份子持枪械袭击爱沙尼亚各个军事基地的时候,会议中一直情绪糟糕的阿诺德终于忍不住向亚纳耶夫发难。

    “亚纳耶夫,这就是你说的和平谈判?你还没在会议桌上坐够五分钟,整个爱沙尼亚就陷入了动乱?这就是你说的带着爱与和平从俄国而来?”

    爱沙尼亚总统为了应对苏联人的威胁,只是将兵力重点部署在爱沙尼亚和俄罗斯的边境上,因为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国内那些俄罗斯人会突然之间获得了一大批的武器,瞬间从被排挤的温和小绵羊变成了武装到牙齿的怪物,当然在这里面负责军火走私的维克多功不可没。

    之前爱沙尼亚的情报部门就得到线报说有一批用来支持反对派的武器物资将会在近期通过苏联的边境运入爱沙尼亚,不过这条情报最终没有到达总统的办公桌上,而是被情报部门一位主管,同时也是克格勃秘密间谍身份的人给截获了。当天晚上知晓情报来源的渠道人员就因为车祸重伤而不治身亡。

    几天之后这些武器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反对派据点之中,听说制定骚乱计划的会议上,还有一位精通爱沙尼亚语的俄国人在出谋划策。

    或许是太气急败坏的缘故,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吕特尔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立陶宛最高委员会主席维陶塔斯暗中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阿诺德先坐下再说。刚才还表现的还算温和的阿纳托利也在这一刻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冷声说道,“亚纳耶夫总统,这跟我们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吧?难道你真的要引发加盟国之间的战争。”

    “不不不,阿纳托利代总统,这只是你们自己的想法而已。事实上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一切都在按照我的剧本发展。”亚纳耶夫晃了晃中指,摆出一个no的姿势,他对身边的普京说道,“普京同志,麻烦你将今天早上准备好的报纸给我一下,谢谢。”

    普京利索的从手提箱中拿出一份报纸,放到亚纳耶夫面前,并将报纸工整的摊开后才退下去,亚纳耶夫指向这份俄罗斯报的头条新闻,“你看,苏联最高宪法已经修改了。没有超过苏联公民百分之百的投票,任何加盟国不得擅自退出苏维埃共和国。”

    按照时间推算的话,这条消息才刚发布不过两分钟,亚纳耶夫只不过提前让新闻报纸做出一份特别版来会议上羞辱波罗的海三国领导人。

    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苏联公民投下了反对票,波罗的海三国的独立计划就会变成泡影。亚纳耶夫就是喜欢用黑色幽默来讽刺对手,你们不是崇尚自由和选票么?好,我就给你们选择的权利,不能通过只能说明在座所代表的政府都是民众不支持的垃圾。

    愤怒!此时的阿诺德因为太过恼怒,原本苍白的脸变成了酱紫色。他握紧了拳头很想一拳狠狠砸在这位一脸淡然的苏共领导人脸上。原本他们是想借助此次会议羞辱最高领导人,但没想到始作俑者居然设计了一个比他们更大庞大的阴谋。

    布下天罗地网的苏维埃红色蜘蛛用不屑的眼神打量着三只上蹿下跳的得意飞虫,就等待着他们自投罗网。这些人到最后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根本不是跳梁小丑而已。

    挟持他们的总统,向邪恶帝国宣战吧!阿诺德总觉得心中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蛊惑着他,发动国家暴力机器,抵抗苏维埃暴政。

    “各位,都听我说一句。”看到三位领导人阴晴不定的脸色,亚纳耶夫说道,“不觉得现在你们考虑的问题应该是如何让公投票数达到百分之百,如何平定国内的叛乱局势还有如何应对接下来虎视眈眈的苏联军队吗?”

    “假如你们现在这个议会上挟持我,已达到威胁苏联的目的还是想想算了吧。”亚纳耶夫站起身,波罗的海三国保护总统的特工们也随之上前一步,警惕的望着亚纳耶夫的动作。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我之所以敢在议会上公布这条消息,甚至当面宣布,难道你们没有怀疑过真正的苏联总统现在还坐在克里姆林宫的总统办公桌上盯着你们可笑的一举一动吗?假如这么大费周章安排的会议来的只是总统的替身,你们抓了我又如何?最后的结果不过是苏联有了出兵的借口,而你们将遭受灭顶之灾。”

    “混蛋!”阿诺德将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这是他第一次在议会上表示失态,阿纳托利和维陶塔斯有点尴尬的看着阿诺德,原本三个想看苏联笑话的人反而被苏联人看了笑话。就算现在亚纳耶夫让阿诺德把枪抵在额头上,他现在也不敢开枪,不管眼前的苏联总统是真是假,只要他在爱沙尼亚出了事,波罗的海三国都会变成一片废墟。

    “话我也就说到这里了,签还是不签就看你们的选择。”目前为止亚纳耶夫已经掌控了全局,现在的局面独立自主变得不可能了。维陶塔斯选择暂时隐忍,只要独立的思想还在民众中生根发芽,他就不担心以后没有机会。

    当然亚纳耶夫也绝对不会给他机会,他指着拿出的那份文件说道,“签署了这个条约之后,你们三国的军队指挥权就要全部交给莫斯科。当然我们也会派驻军队进驻波罗的海三国进行维稳。哦,你们可以选择不同意,下场无非就是一个内忧外患的局面嘛。到时候民意还会不会支持你们政府独立就不好说了。”

    维陶塔斯原本要下笔的手瞬间停驻了,他抬起头望着亚纳耶夫,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最终挤出两个字,“卑鄙。”

    “这不是卑鄙,我的朋友们,而且你们只有半天的时间考虑这个问题。”亚纳耶夫望了一眼手表,“从现在开始离签订条约还有五个小时,五个小时之后苏联的装甲部队就会开进三国进行维稳。当然我也不介意你们出动军队进行抵抗啊之类的,但是别忘了你们国内还有大大小小的松散武装动乱呢,哦对了,到时候波罗的海舰队会封锁整片海域,所以你们真的是孤军奋战了。”

    “我提议议会暂时中断一下。”维陶塔斯向阿诺德和阿纳托利打了一个眼神,说道,“我们三个人需要在私底下商量一下才能答复你,亚纳耶夫总统。”

    亚纳耶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便,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会议室里等待你们的答复。而且请尽快吧,苏联的钢铁洪流一向是很遵守时间规定的。”

    三人刚退出会议室,原本还在假装矜持的阿诺德瞬间暴怒的上蹿下跳,他挥舞着拳头喊道,“疯了,他以为他是谁!居然敢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

    “多说无益。”最沉稳的维陶塔斯叹了一口气,他摘下眼镜缓缓说道,“现在赶紧打电话向美国为首的西方求助吧,但愿那群政客五个小时以内北约能拿出一套拯救苏维埃的方案。现在局面不是我们这三个人所能掌控的了。”

    “如果拿不出怎么办?”阿纳托利弱弱的问了一句“我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维陶塔斯瞥了他一眼,声音冰冷的没有半点感情,“什么下场?我们顶多下半辈子在西伯利亚的监牢里度过,而波罗的海三国可能再过四十年,都没有独立的可能性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