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会议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各怀心思的散去了。亚纳耶夫要求他们暂时保密,直到单刀赴宴去跟波罗的海三国的首脑们会晤的时候再通过**的喉舌们将消息扩散出去,不知道到时候接见亚纳耶夫的各国领导人会是怎样的表情和心情。

    在会议结束之后的第二天,波罗的海三国的领导人等待总算得到了回应,苏联表示亚纳耶夫愿意就加盟国独立问题进行友好磋商,共同商讨加盟国的未来走向。而且他还建议将会谈的地点设立在爱沙尼亚的塔林,用这种举动充分表示他是带着和平和友谊而来,至于那个意思是和平还是核平,也就只有亚纳耶夫自己才知晓了。

    不过他这么做西方世界还是松了一口气,毛子没打算不宣而战这就表明上层首脑已经没法通过战争的手段来解决问题了。也说明苏联在之前戈尔巴乔夫的政策下压迫的喘不过气来。北约暗示波罗的海三国总统苏联已经没有能力再进行战争了,他们将会加大了对波罗的海三国口头上的支持,并表示假如真的开战他们将身先士卒,带头冲锋。

    常规战和核战争北约联合起来都未必是苏联的对手,但是论耍阴谋,直来直去的北极熊恐怕就不是那群老奸巨猾的西欧政客的对手了。

    谁都知道这是一份不切实际的承诺,能兑换的几率有多少无人知晓。但是从芬兰赶回来的爱沙尼亚总统还是信以为真。优越感爆棚的在北约的教唆之下喊出了“宁愿战争也要独立”和“俄罗斯人滚出爱沙尼亚”的狂妄言论,甚至还怂恿民众冲击当地的苏共办公机关,向俄罗斯民族等其他民族示威,已达到获取更多政治利益的目的。为此,莫斯科那边双手负背的最高领导人只是阴沉的笑了笑。

    事态在向着他期待的方向发展,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战争酝酿发酵之前静观其变。

    红色北极熊的遭到羞辱还沉得住气的模样让北约开始慌了,他们开始召集智囊团猜测苏联到底在暗中准备什么,但是来来回回的讨论得出的结论就是苏联不可能派兵镇压,他们已经没有这个能力打一场消耗战了,何况加盟国不是阿富汗,他们就算打败了政府军队还要花费大量的资金重建,防止民族主义者的袭击,根本得不偿失。

    而红色北极熊之所以沉得住气,是因为他们已经认怂了。

    在出发之前,亚纳耶夫特地召集全军党委书记苏尔科夫,陆军总司令瓦伦尼科夫和国防部长亚佐夫,后勤部部长阿尔希波夫大将开一场特别的会议。为此,亚纳耶夫还特地将会议室选在了当年陆军召开斯大林格勒战役紧急会议的地方,里面蕴含的政治意义也尤其的明显。

    所有人心知肚明,现在苏联可是到了比肩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危急时刻,祖国因为内部问题,随时可能崩溃瓦解。

    不同的是当年苏共上下一心,而现在仿佛只有亚纳耶夫一个人在力挽狂澜。其他人或明或暗,都成了苏共解体的推手。

    亚纳耶夫坐在首席位置,他身后的墙上只挂着一副斯大林的画像,周围没有戈尔巴乔夫,没有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甚至连列宁都没有。这个摆设不合格的会议室却蕴含了一层更加深远的意味,他将成为下一个斯大林式的人物。

    除了亚纳耶夫一个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从军队中摸打滚爬出身的人物。然而这些铁血元勋却对这位比他们稍稍年轻一点的总书记抱着战战兢兢的敬畏,毕竟他可是在短短一天时间里连续收拾了两位最高领导人的强硬人物。

    “我知道大家都是从军队中出身的,也就不多少别的没意义的话了。”亚纳耶夫一开口,所有人都正襟危坐听他说话,“我想在座各位应该清楚当初卫国战争时期为什么要设立政委这一职务吧?”

    对于政委制度很熟悉的瓦伦尼科夫立马就给出答案,“因为在艰苦卓绝的苏联国内战争时期苏联红军从无到有迅速扩大,工人农民积极参军参战。但是严重缺乏军事指挥人员,提拔留用了不少表示忠于苏维埃的旧军官。列宁建立了政治委员制度。这些人大多数是从各大工厂里抽调的老布尔什维克。苏军各级政委在历次战争中身先士卒,培养了各部队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带头冲锋是**员和各级政委的基本素质确保了部队不投降不溃散。哪怕是苏德战争期间,也是基本没有整建制的部队投降。但到了后来,各级指挥员基本上都是党员,政委的职能就弱化了。”

    话音刚落,瓦伦尼科夫心中就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莫非亚纳耶夫总书记想恢复政委制度?但是到后来我们的指挥员也都是**员,在我看来设立政委制度完全就是多余的啊。”

    亚纳耶夫双手交叉叠放在桌子上,听到瓦伦尼科夫的回答他平静的说道,“哦,是吗?既然那些人都是忠于苏维埃的军队指挥员,那麽谁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塔曼师会出现背叛**的叶夫多基莫夫少校,还有空军部为什么会出现格拉乔夫中将,康斯坦丁·科别兹少将和列别德少将这种背叛苏维埃的败类呢?难道不是因为在戈尔巴乔夫时期我党政治思想工作做得不够好的缘故吗?”

    瓦伦尼科夫无话反驳,虽然他反对加设政委的二长制制度,但亚纳耶夫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苏军的政治工作确实做的非常糟糕。或许他们作战风格已经像当初一样勇猛,但是他们不再效忠**,而是偏向了意识形态的敌人。

    之前斯大林和朱可夫也曾对一长制和二长制起过纷争,斯大林设立政委是想将军队权力分化,好让自己牢牢掌控红军。而朱可夫认为军队只有一位最高领导人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率。当然最后斯大林妥协了,而朱可夫也因为此事遭到挤兑。

    现在亚纳耶夫效仿斯大林的做法,无疑是全面掌控军队的第一步手段。

    苏尔科夫比瓦伦尼科夫聪明一点,他直接说道,“假如真的要组建政委的话我会去负责设立,恕我直言也纳耶夫总书记,要在我军中全面设立政委起码要超过半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时间多久无所谓,我可以等待。”苏尔科夫的回答让亚纳耶夫挺满意的,他向苏尔科夫提出另一个要求,“但是我们负责西部防线的苏联装甲部队和步兵师必须优先于其他部队设立政委,哦对了,还有波罗的海的舰队。”

    “等等,难道我们要和波罗的海三国的军队来一场战争?不行,总统阁下,正要进行战争,我们现在的动员能力也顶多只能维持一个星期左右,要做好长期准备的话可能得花上一个多月的动员时间。”后勤部长阿尔希波夫焦急的说道。

    “谁说我们要和波罗的海三**队进行全面战争的?现在我们还打得起仗吗?就不怕变成下一个帝国坟场绞肉机吗?”亚纳耶夫又好笑又好气的责备道,同时他看了一眼亚佐夫,两人心知肚明的默契一笑。

    亚佐夫清了清嗓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的咳嗽声吸引,“是这样的,我们军方在前几天拿出了一套详尽的进攻方案,当然已经给总书记过目了,也得到他的最终拍板认同。”

    就在众人惊叹总书记还有多少秘密瞒着他们的时候,亚纳耶夫无辜的说道,“各位,你们看到的这份计划可是苏维埃最高机密,当然我希望你们可以保密,嗯,一直保密到战争发动为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