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九事件可以说是给西方各国的政府首脑打了一针兴奋剂,那些原来正准备度假的政府首脑,国家总统纷纷取消自己的假期,密切关注着苏联的一举一动,工作人员不停的穿梭在总统的办公室和情报大楼之间,递上从莫斯科传回来的第一手消息。

    此时所有人的心里都是兴奋异常,他们希望看到这个压迫了他们六十多年之久的红色帝国在政变中悄然垮台,让这次的政变成为苏联分崩离析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将**视为洪水猛兽的资本家们正恶毒的诅咒着苏共最高领导人全部送上绞刑架。

    正当他们以为莫斯科处于云谲波诡的状态的时候,一切却正在悄然之中尘埃落定。亚纳耶夫掌握了苏联最高领导人的权利,叶利钦和他的支持者们在莫斯科输的一塌糊涂。左右摇摆的墙头草已经向紧急委员会靠拢,只不过迎来高层们的一致白眼罢了。他们或许还不知道在将来会有一场更大的政治清洗等着这些人,到时候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

    莫斯科钟楼的大钟沉重的敲过十一下,而此时的美国还是夕阳昏沉的下午。在缅因州的肯尼邦波特别墅中,一位老人正坐在电话旁,焦急的等待着铃声的响起,而他的夫人站在他的身边,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宽慰他放松一下。

    那位老人的心情可放松不来,他是美国现任总统乔治·布什,而他身边的则是第一夫人,芭芭拉。此时布什原本是在总统度假别墅里休息,却被苏联紧急政变的消息搞得一整天焦急不安。

    站在布什身边还有一位谢顶的老者,他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苏联政变的消息正是通过他传递给还在度假的布什的。此时他还负责成为情报部门和总统之间的传话筒,将最新的消息报告给布什。

    “布伦特,国家情报委员会那边有什么最新的数据消息传过来吗?”布什皱着眉头问道,“根据最新显示的情报,似乎事态正朝着我们不期待的方向发展。该死的!”

    “我很遗憾,总统阁下,目前国家情报委员会正在分析目前所有的可靠的情报,想必他们会在今晚给出一个最佳的结论给你。”布伦特恭敬的说道。

    “看来情报部门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布什呵呵的干笑了一下,将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但愿苏联那边事态的发展会顺着我们的方向走下去,毕竟我们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策反了米哈伊尔,让他成为西方自由世界的走狗,我可不想让前一任总统和我的心血付之东流。让自己国家提防了几十年的敌人在自己手中倒下,喜悦是无法衡量的。”

    布什在这私底下的场合将戈尔巴乔夫称呼为走狗,可见他对这位老朋友并没有真的上过心,顶多将他视为让苏联衰败的一枚关键棋子。事实上西方也从来没想过要跟一群西伯利亚的野蛮人打交道。尤其是他们总是能将西方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芭芭拉坐下来抱着布什的头,轻轻说道。布什只是轻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他正等待着情报部门的最终结论,或者米哈伊尔亲自打电话到自己的别墅这边。

    布伦特退出房间,准备在电话面前等待情报委员会打电话过来,刚到走廊,突然拐角处上出现一个气喘吁吁的情报人员,他一边跑还一边扬着手中的一张白纸。

    “快,给总统阁下,情报委员会发过来的结果。”

    在他还没说完之前,布伦特就一把抢过那张纸,也没有敲门,直接打开总统卧室的房门,不顾礼节的激动大呼道,“总统阁下,情报委员会那边传过来的最新的结论了。”

    不过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却正好看到布什拿起了床头的电话,正皱着眉头盯着他,做出一个示意让他噤声的手势。然后布什如同跟一位老朋友在拉扯家常一样,说出那一句历史性的问候,“谢天谢地,米哈伊尔,我的朋友是你吗?你还好吗?”

    不过电话那边的回答却让乔治·布什瞬间心凉如水,拿起电话的不是戈尔巴乔夫,而是来自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紧急状态委员会最高领导人,亚纳耶夫。

    “不好意思,我的乔治朋友。戈尔巴乔夫总统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再履行总统的职责,从现在开始我将接替他一切职务。哦,对了,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原来的苏联副总统,现在的苏共最高领导人,亚纳耶夫。”

    “你们将米哈伊尔怎样了?他可是我们美国人的朋友。”布什握紧了话筒,甚至用上了一个小小的威胁警告亚纳耶夫。

    不过布什忘了亚纳耶夫可不是吃软怕硬的角色,他向来才不吃这一套,直接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国家之间只有利益可言,没想到一向以背叛朋友著称的美国人居然会跟自己认为最邪恶的国家交朋友。”

    “我和米哈伊尔是私底下的好朋友,与你和苏联无关。”布什狡辩道。

    “算了,你跟戈尔巴乔夫有什么关系我并不在意,不过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们美国人。”亚纳耶夫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冷声说道,“所以现在请收起你们那一套恶心,虚伪的民主自由做派,苏联的确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但还没有需要全盘西化才能保住自己的未来。你们这群伪善的吸血鬼,真当做克里姆林宫之中没人看得穿你们的把戏么?就连小孩子也知道‘敌人赞扬自己所做的事那一定是一件蠢事’。戈尔巴乔夫是蠢货,所以你才会将他称之为最好的朋友,的确,对于我们来讲,没有谁比亲手瓦解庞大帝国更加糟糕的事情了。”

    布什抬起头,正好和布伦特对视一眼,他低下头问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说,国家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就应该像个商人做生意一样,只谈利益,不谈意识形态。有共同利益的时候就应该相互盈利,不是么?但是倘若对方千方百计的想要陷害自己,斯拉夫民族除了伏特加接待客人之外,还有卡拉什尼科夫步枪对待敌人。”

    亚纳耶夫晦涩的告诉布什,他不想继续进行无聊的意识形态对抗,但美国若是继续蛮横的挑衅的话,他一点都不介意将两极格局变成战争深渊。

    “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布什总统还是早点休息吧。毕竟你一整天可能都没怎么睡好觉过,晚安,我的新朋友。”亚纳耶夫没等布什说完直接挂了电话,长呼一口气。将心中的怨恨全部宣泄出来的感觉真爽。

    而在布什这边,布伦特和他都是面面相觑的表情,布伦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布什直接开口向他解释道,“政变,紧急状态委员会赢了,我们的朋友戈尔巴乔夫输了。现在苏联彻底滑向了我们没法控制的深渊,布伦特,我要召开紧急会议。”

    布伦特目瞪口呆,当场如遭雷击呆立在原地,他这时候才慢慢望向手中的那张纸,看到上面写着一句情报局最精简的总结,正好与这次通话的结局遥相呼应。

    紧急状态委员会政变成功几率,百分之六十五。失败几率,百分之四十五。

    布什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慢慢说道,“看来我们即将要面对一位斯大林式的对手了,这对自由世界来讲,绝对又是一次沉重的灾难。”

    (昨天没改签约状态,估计下周一才能才能改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