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8月17日晚上七点整,克里姆林宫钟楼上刻满岁月皱纹的古铜大钟刚刚敲打过第七下,街上就已经人烟稀少的可以用荒凉来形容。这片悠久而又迟暮的土地上建立起来的帝国就像这逐渐薄凉的夕阳,伴随着最后一缕光线的散去,沉重的散发出无声却又苍凉的叹息。

    盘踞在西伯利亚红色北极熊不甘的抬起头回望过去岁月的荣耀,然后垂老无力等待着寿终正寝的死亡判决。

    此时在宴会上举着高脚杯的亚纳耶夫有着跟他心心相系的祖国一样的忧郁,尤其是望着宴会上那些年轻,充满希望的脸庞,他们对改革,对未来充满着憧憬和希望。亚纳耶夫明白此时自己的消极情绪并不适合代入欢快的宴会,哪怕这只是穷途末路的苍凉繁华。

    他慢慢的站起了身,说笑的人群立马停止了交头接耳,迫于官僚的规矩,所有人都准备跟他一起站起来,然而却被亚纳耶夫坚决的制止了这一行为。他端起酒杯,在台下一行人不解的目光中,缓缓说道,“我们的祖国正在接受着各种各样的危机和考验,如大家所见,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我们崇高的理想。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的光辉依旧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指引着我们前进,永远。”

    当他发言完毕,台下响起机械规律般一成不变的掌声。亚纳耶夫知道这些下属只是在敷衍自己,哪怕是发自肺腑的讲话。所以他选择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他原本是个根本没人会记住名字的可怜虫,只是因为穿越意外的给了他一个位高权重却注定悲剧收宫的角色,苏联副总统根纳季·伊万诺维奇·亚纳耶夫。作为八一九事件的参与者始作俑者,在政变失败后潦倒一生,于2010年逝世。

    索性的是穿越的亚纳耶夫同志在时间轴上提前了一年,算是给了他聊胜于无的准备时间。

    “亚纳耶夫同志,你现在可以公布你要说的事情了吧?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把阿尔法的成员都召集了过来,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盘算什么。”坐在亚纳耶夫身边的是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显得就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知识分子,但是知晓他身份的人见到那张脸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却是恶魔的模样。因为他是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克留奇科夫,担任着臭名昭彰的克格勃第一总局主席兼第一总局局长的职务。

    “当然了,克留奇科夫同志。事实上我会向你保证这是一次精彩的演说。”亚纳耶夫朝着克留奇科夫神秘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过克留奇科夫局长却没有亚纳耶夫的平静神情,因为明天所要做的可是一场惊天阴谋,一旦失败了他们都会以叛国罪论处。而亚纳耶夫同志此时居然还有心情优哉游哉的召集阿尔法特种部队三十名成员在列宁大街克格勃秘密的据点举办宴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亚纳耶夫在一起起身,台下的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副总统的奇怪举动,亚纳耶夫却旁若无人的从台上走下来,走到这些人身边,他端着酒杯走到这群前克格勃成员的面前,轻声问道,“你相信民主吗?你相信自由可以拯救苏维埃吗?”

    一瞬间所有人就连呼吸都变得如履薄冰,虽然民众也在私底下讨论民主,讨论自由,批判苏联的集权与独裁。但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公然跟他们谈论起民主,这可不是一件好事。那些阿尔法和信号旗的成员都面面相觑,他们不敢随便回答这个问题,是与不是,都有可能断送自己的前程,说白点,还有可能威胁生命。

    亚纳耶夫也没指望这帮人能回答自己的问题,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民主,民主,很抱歉民主不是我们所需要的。而且让在座的各位失望的是,近百年来美国人试着让民主制度在其他国家扎根发展,但一次都没成功过。相反倒是建立起一大堆的第三国家独裁者,吴庭艳,李承晚,萨达姆,巴列维。这些国家连建立民主所需要最基本的条件都没有。还有,所谓的应该对那些政见不同者宽容以待,应该对着不同信仰的人给予尊重,对跟着总统唱反调的记者虚心接受等等这些事根本不重要。”

    亚纳耶夫的发言一石激起千层浪,就连身边的克留奇科夫副主席也一瞬间变了脸色,更别提那帮没怎么见识过高层手段的特种部队成员。

    他继续说道,“难道你们真的以为凭着原教信徒加宗教原则,扔上几颗炸弹再选一位独裁者就能建立民主了吗?错了,人民其实不需要自由,也不需要民主。他们需要生活保障,需要规章制度,需要有人为他们抵御外来侵略者,同样也需要提防内部集团。需要有人领导他们,给予他们保障和禁锢,好让战乱和饥荒不再发生,只要给足这点好处,所有人都会愿意听从你的命令,权利改变一切,懂么?各位。”

    亚纳耶夫的话讲的太过露骨,甚至可以说是诛心。养活你们的并不是狗屁意识形态,也不是信仰,而是我手中的利剑和盾牌。

    亚纳耶夫演讲的时候太过投入,做出某些肢体动作的时候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酒杯。演讲完毕后他才重新端起桌上的杯子,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打量着这些可怜虫。就是这群被民主和自由洗脑的人,在后天的进攻白宫中拒绝执行刺杀叶利钦的任务,才导致了后来一系列多米骨诺牌坍塌的失败。也不知道两年后他们同样在克里姆林宫反对叶利钦的炮轰白宫的时候,会不会后悔没有在1991年答应苏联高层的哀求。

    宴会的气氛降临到了冰点,没有人敢说一句话,甚至没人敢应答亚纳耶夫一声。这便是权利的可怕之处,它甚至能让一个手无寸铁懦夫瞬间变成至高无上的君王。亚纳耶夫叹息一声,他的目光掠过所有人的脸庞,然后缓缓问道,“假如我今晚给你们一个任务,让你们去刺杀叶利钦,你们会去吗?”

    这是亚纳耶夫最后的一个请求,他希望有人会站出来,而不是像历史上那样,所有阿尔法士兵放下军官证,摇头拒绝执行命令。

    “不,我不会答应的。”果然还是有第一个反抗的声音响起,虽然微弱,但却像重锤一样狠狠的砸在亚纳耶夫的心中,如同最后一根稻草压断了他仅存的希望。亚纳耶夫甚至还没看清第一个拒绝的人的脸庞,随后便有人跟着前一个人的话语,接二连三的提出了拒绝的要求。决不答应。

    他们的口号?无非是为了民主,为了自由,为了希望,我选择拒绝。

    亚纳耶夫眼神里希望的火苗迅速的黯淡了下去,事实上他在一开始就没曾抱过希望。他已经给过这些人机会,是他们没有珍惜而已。阿尔法成员的回答甚至让他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亚纳耶夫微笑着后退了几步,退到一个足够安全的距离才举起已经没有一滴酒的酒杯,向他们干杯说道,“很好,这是为了致敬你们的自由,以及……你们为自由做出的牺牲。”

    然后亚纳耶夫松开了手,众目睽睽之下,精致的水晶酒杯以自由落体的速度摔落在地上,四分五裂,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是一个只有亚纳耶夫和叛谋者才知晓的暗号,就连坐在台上的克格勃副主席克留奇科夫也是懵懵懂懂的表情。

    埋伏在屋外的蒙面一拥而上,按照早已铺设好的剧本,不约而同的从夹克里面掏出了一支冲锋枪,对准了宴会的人群。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