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下推荐票啦)

    不动的沈炼目光呆滞,毫无灵动,可面目清晰,毫毛可见。∷,

    飘然的沈炼,却身形模糊,隐隐约约。

    此刻时近黄昏,点点夕阳照进来。

    屋内的黑气,凡人肉~眼是看不见的。

    徐弘躲在旁边,抓着梁柱,瑟瑟发抖,只看见沈炼面前,出现另外一个沈炼,在丝丝夕阳包裹下,好似透明。

    那檀木淡淡香气传来,配着夕阳如烟,如诗如画。

    忽地有风声响动,沈炼向那只硕大的野黑猪扑杀过去,手中无剑,心中剑意凛然。

    此时沈炼忽然陷入一种空灵的境界,本来灭神剑,乃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以神魂为刃,攻击别人生魂。

    好似狭路相逢,短兵交接。

    生死之间,各安天命,颇具亡命徒气息。

    故而青袍人每用一次灭神剑,都得修养良久,毕竟他伤害别人多少,自己也被伤害多少。

    乃是自家魂力和人相互抵消。

    只是沈炼此刻心思凝练到了极处,豁然出窍,本要直接扑杀那野猪生魂。

    却突然间,心中的躁恶尽去,无忧无虑。

    又陷入第一次出窍,那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心境。

    那尊手捧如意的先天神祗无明而来,忽地变成了沈炼,丝丝檀香,混着阳光。钻入沈炼神魂中,虽然灼热,却没有火气。

    一尊明月冉冉升起,夕阳恰好落尽最后一丝余晖,此所谓黄昏。

    亦是阴阳交融的时刻,沈炼忽然领悟到《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中定神的意思。

    以神宁定,磨绝世之锋锐,心念所致,便是神兵利器,即使斩落铁石,自身也分毫不损。

    他步入以往观想神祗,一念不生的状态,忽略了夕阳以及月华对神魂的伤害,浑然一体。

    面目更加生动,一下子扑过去,那野猪一声哀嚎。

    沈炼已复神魂归窍。

    徐弘看到一只野猪落在地上,双眼泛白,眼见是不活了。

    他心中已经猜测到这只野猪,就是那只瘟神,想到阎氏居然是被这么个东西蹂~躏,禁不住恶心想吐。

    沈炼瞧见这野猪,皮毛黑亮,根根竖立,却没有寻常野猪那种腥臭味。心想:这东西也算是精怪,不知它的肉,怎么样。

    想到以前听闻那些神魔志怪,这种东西的肉,都是滋补元气的好东西。

    他修炼神足经,炼精化气,身体又正是发育的时候,正需要补益。

    等阎氏醒转,徐弘也把五通神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有些惊慌地说道:“等会他的同伙来了可怎么办?”

    虽然沈炼击毙了这个野猪幻化的五通神,可还有四个家伙,徐弘怕沈炼以寡敌众,怕是要吃亏。

    此时黄昏未去,月华浮动,沈炼浑似璞玉,周身如照烟云,配上他斩妖除魔的行径,当真是神仙下凡,不外乎如是而已。

    徐弘一话即出,便觉得说错了,怕是惹到沈炼心情不快,像是沈炼不行似的。

    他这番心情转折,不过瞬间。

    随即补口道:“当然有小炼你在这里,这些妖孽根本不住为惧。”

    沈炼当然不会纠缠这些旁枝末节,淡然一笑道:“不等他们来,我自己去找。”

    他既然挑下这只野猪,就更不怕其余四个,此时心气极壮,正锋锐意气,不可抵挡。

    沈炼径自出门,月光披洒身上,衬得那衣袍,好似染上银色羽毛,风姿佳妙,令人倾倒。

    未足顿饭功夫,那徐家东南处,供奉的庙宇,便听到或是杀猪般的叫声,或是马儿被抽打的悲鸣。

    盏茶功夫才消停下来,等徐弘派下人去查看,下人回道,里面没有响动,却是沈炼小少爷,叫他派几个有力气的人去抬一下东西。

    等徐弘带着人过去,原来那庙中得到塑像,都东倒西歪,沈炼见得徐弘到来,指着地上一头猪和一只马说道:“这马和猪以及先前那头猪,麻烦徐叔叔让人抬回客栈,也请你把今天做菜的厨子借我使唤几天?”

    徐弘喜道:“哪还用借,这厨子就送给你了。”

    阎氏拉着徐弘,低声道:“加起来也才三个,还有两个哪去了?”

    她却说的是五通神的尸体,只看到三个,应该还有两个。

    徐弘心中一惊,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得问清楚。

    他道:“贤侄不知还有两个怪物,在哪里,我一并给你抬回去。”

    “还有两个怪物,长了翅膀,却让跑了。”沈炼也觉得可惜。

    只是他目前可没有飞行的手段,神魂出窍,也不可能飞行绝迹,瞬息千里,更不敢离开自己肉~身太远。

    说到底他虽然如今锤炼神魂,十分强大,可在这阎浮世界,他的神魂还需要肉~身这个壳保护着,方能安然许多。

    “要不你在我家多呆几天,别怪你徐叔叔胆小,实在是这种东西,我实在怕得慌。”徐弘面露苦色,要是两个怪物回来报复,若无沈炼,那可如何是好。

    “现在天色已晚,我先回客栈了,徐叔叔记得明天把东西给我送回来,可不要让我看见缺胳膊缺腿啥的。”沈炼根本没答应徐弘,把那把檀木剑重新系好,走了出去。

    徐弘想要拦住,却被沈炼气势所摄,竟而不敢动。

    任由沈炼出去,晚风拂面而来。

    沈炼禁不住心中情之所至,悠然唱到:“独上高楼望八都,墨云散尽月轮孤。茫茫天地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

    他此时未上高楼,心气之高,却已经遮云盖月,那豪情一起,又岂是高楼可以比拟。

    一句‘茫茫天地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当真极尽辛辣,令徐弘面色羞惭。

    ******

    有间客栈已经挂起了灯笼,今天第一天开张,吴管事在油灯下一行一行看着账簿,忍不住叹口气道:“这百年老店的名字,还是不该改,今天来居住的客人,可是不多啊。”

    毕竟沈家也不是财神,况且这家店是给了沈炼,许多沈家的其他掌柜,在沈家基业最终花落谁家之前,都不会轻易表态,更不会主动去给沈炼招揽生意。

    虽然收了些礼,却并不贵重,足见人心背向。

    这时候沈炼已经进了店门,来到吴管事身边,扫了账簿一眼,微微笑道:“今天吴伯辛苦了。”

    吴管家失笑道:“我说炼少爷,今天客人这么少,老仆就是想辛苦一下都不行。”

    “是么,大概明天我大舅母的哥哥徐弘要来咱们店住一段时间,你收他一人一天一千两银子,这样你又轻松,又有钱赚,客人少点,不也没什么了?”

    ps感谢九月、小猫、zxh1973、栊柯的打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