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冲霄见到沈炼神情似乎有些奇怪,说道:“怎么,难道你还听过这首诗词不成?”

    “似乎听过,这首诗是不是一个姓王的道人所作?”

    “这倒不不太清楚,当时祖师只见到那首诗下方还刻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故人藏花已去,其字犹存,余心若季子乎’,落款却是一个‘李’字。『,

    祖师当时心想,这上面的诗当是一位名叫藏花之人所留,后面落款那个‘李’却当是藏花的某位故人,至于季子有何典故,祖师却丝毫摸不着头绪。

    祖师正暗自疑惑,却突然在梅花香中闻到一股腥风,当时他回头一看,立刻手足酸~软,原来背后正是一只吊睛白额虎。

    自来云从龙,风从虎,那只大虫眼睛上~翘,额头上有白色花纹。

    正自盯着祖师,猛然一扑。

    祖师吓得往后一退,随后便惊愕不已,却是那大虫没有扑到他身上,而是顿在半空中,好似有一只无形的绳子给他吊在空中。

    那时候祖师只听到一声清脆的童音,道:“你是何人,怎生来到此地?”

    祖师看到那大虫从空中缓缓降落到另外一边,一个女~童子不知何时坐在虎背上,扎着总角,手上按着一根碧绿色的竹笛。

    那女~童看着不过六七岁,皮肤仿佛透明,露出的一截皓腕,赛过霜雪,远远看着好似清冷的夜月。说起话又和成~人无异,手持牧笛。

    祖师奇道:‘适才便是你在吹奏牧笛么?”

    ‘原来不过是误入山中的俗人,算了,等会再跟你计较’

    随后在西北方向的天空,突然有数十道红线迫近。

    而这红线中似乎有人,阴恻恻道:‘李清水今天定要把你再送入轮回中去。’

    女~童望着红线,淡淡扫了祖师一眼,坐下的吊睛白额虎便自生出一朵黑云,往着空中红线出现的地方而去。

    那夜西北方一直有轰鸣的破空声,还有许许多多的五彩光芒,几十道红线交叉纵横。

    直到天色将晓,方才消失不见。

    祖师所在的梅林中,还有一座石屋,他等到天亮都没有见到女~童回来,却从石屋中找到一幅画像,三本经书,以及一个木鱼。

    至于后来祖师没等到那女~童,就带着从石屋拿出的东西走出去,他没往西北而走,走的是东南方向。那座山也不知有多大,祖师又走了十几天才到得东南方向的海边,后来在海边小心翼翼修行其中一本功法,待有所成,才结木为筏,返回陆地。”

    说到这里,凌冲霄微微笑道:“现在你该知道这神足功的来历了吧。”

    沈炼轻声道:“看来神足经便是其中一本秘籍了?那木鱼就是你身上这个?”

    “你猜得不错,那三本经书一本叫做‘明玉功’,一本叫做‘神足经’,两者有相通之处,但论威力,却是明玉功更加可怕,两者都资质要求都很高,只是唯一不同的便是,明玉功虽然威力更大,却是不全。他总以为师父偏心,却不1清楚师父知道他性情偏激,若是修炼明玉功,因其不全,非要强行修炼,害了自己,所以才传给他完善的神足经。

    而我天资确实比他高一些,师父总希望我能补全这门功夫,将来传给门人。

    这些年来,我确实有所领悟,靠着这门武功到了道家‘降白~虎’的境界,得以保住青春,但要说补全这门旷世绝学,也非我所能了。

    我为此浪费太多光阴,因此也不打算传给你‘明玉功’,以免耽误了你的前途。

    而且依据我这些年的经验,‘明玉功’虽然精微深奥,却根本脱胎于‘神足经’,皆是玄门正宗。

    若是你能将神足经修炼到极深处,当能收获不浅,有望长生之路。”

    沈炼听了凌冲霄说了这么多,却是突然想起,‘神足经’似乎他以前在某个版本的金庸小说中见过,又看过一本《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里面主角似乎也创过一门叫做‘神足经’的武功。

    只可惜这本小说他虽然极为喜欢,却也只看了三卷而已。

    本来等到完本再看,却没有机会了。

    他隐约觉得,冥冥中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只是小说家言,要是能合上他如今境遇,那也未免太过不可思议。

    小说毕竟是小说,他经历的却是一段真实的异界之旅。

    “第三本经书,莫非便是‘灭神剑经’。”

    沈炼缓缓说道。

    “的确不错,此剑威力巨大,已经不是江湖武学,类似仙家妙法,只是门中自祖师以来,修炼此术者,皆不得好死,所以后来才禁止门人修习。他既然将其传给了你,一来却是不想让这门厉害的绝世剑术失传,二来也未必有什么好心。”

    凌冲霄冷冷笑道,这世上最了解青袍人的就是他,只不过经历青袍人这段事后,凌冲霄已经懒得重振门派,沈炼既然有缘,将功夫传给他便是,也算是不至于断了传承。

    “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我并不怕这些。”沈炼如此回道,在他看来练灭神剑的人,之所以会死于非命,皆是自身神魂不强,还依赖此术,屡破强敌,神魂受创严重,即使可以休养恢复,却一次又一次,留下后患,以至于越来越偏激,最后不是毁灭世界,便是毁灭自己。

    青袍人那样的性情,一半是自身的缘故,还有一半或许跟灭神剑也有一定原因。

    他修行此术只是为了护身,绝不能沉迷好勇斗狠当中,欲修其行,先修其心,若是连自己的内心都不能驾驭,一味放纵,非是长生久视之道。

    如此一连三日的夜晚,凌冲霄都对沈炼关于修行的关隘,做出解释。

    最后留下一纸书信,飘然而去,也不说沈炼到哪里才能再找到他。

    这天清晨,正是沈炼手上客栈重新开张的时候,没有盛大的仪式。

    原来‘同福客栈’四个字,已经被换成了‘有间客栈’。

    只见右边门柱上贴着:“有雅客时常惠顾”。

    而左边门柱贴着:“间文栈总是欢迎”。

    ps感谢苍梧真人和sky_爆头的打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