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刻木为鱼形,空其中,敲之有声,……今释氏之赞梵吹皆用之”。

    ——明王折《三才图会》

    青袍人似乎也同时听到了木鱼声,沈炼从他眼中看到了一抹复杂。

    这绝非是因为沈炼能从青袍人眼中读到什么情绪,而是自然而然从青袍人的眼神,传递出纠结的情绪。

    “你问我为什么,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只是因为我将要和人决一死战,所以不想辜负一生所学而已,原本倒是想传给那小子,可惜他没那福气。”青袍人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带着浓浓的淡漠。

    “要和你决一死战的人,是敲木鱼的人?”沈炼奇怪问道。

    木鱼虽然多为佛门中人所用,可是最初却起源在道家,故而沈炼亦无法肯定敲木鱼的人,是佛是道。

    “你能听见‘太微’所发的定魂音,足以证明你的灵慧,确实世所罕见,若是旁人是听不见这声音的。”青袍人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显然沈炼已经超出他的期望。

    “凌冲霄啊,凌冲霄,任你有多厉害,能找到沈炼这般奇才么。”

    沈炼听到‘凌冲霄’,免不了好奇,因为以青袍人的高傲自负,要让他说出某个人多厉害,简直是天方夜谭。

    凌冲霄何许人也,竟然能让他念念不忘,难道就是他之前所言,唯一被他放在心上的人,唯一能令他生出恨意的人?

    虽是心中疑问,沈炼却知道这几乎有八成可能。

    但见得青袍人衣服鼓起,好似一个吹起来的气球,好似波浪般震动,接着沈炼感到室内生出汹涌澎湃的劲风,几乎让他立足不稳。

    一连串若爆豆响声,经久不绝,稀里哗啦,响了足足一盏茶的时光。

    这里是大牢最深处,幽暗深沉,才没有惊动外面。

    那盏油灯,却被汹涌而至的劲风,吹得灯火东倒西歪,好在即将熄灭的时候,响动风声俱都陡然截止,沈炼只看到青袍人手足上的镣铐,寸寸而断,碎了一地。

    那材质坚硬,精铁打造的镣铐,就这样被青袍人震断。

    此人武功简直深不可测,这一切简直非人力所能及。

    不过唯独琵琶骨上的铁钩,青袍人没有震落,也没有用手取下,两只大铁钩,从他肩胛下穿过,当真是令人触目惊心,望之身寒。

    青袍人没有什么脱开束缚的得意,目光透出丝丝冰冷,越过十数丈距离。

    沈炼下意识保护自己,白光一动,青袍人赫然肩头就多了一把飞刀,但他微微耸肩,那飞刀就从嵌进去的血肉中弹出来,掉落在地上。

    青袍人停在沈炼面前,有些惊讶,道:“好小子,江湖上能伤到我的暗器绝不会超过三种,你这手飞刀倒是足以令你自保了,这样我也可以放心。只是你最好期待我今天战死,不然凭这一刀,你可要吃很多苦头了。”

    说完之后,青袍人朗然一笑,声若龙吟,霎时间就制住沈炼穴~道,如风驰电掣,带着沈炼出了牢房。

    他神功在这一月间大成,虽非陆地真仙,和往日却有了极大的变化。

    以往他虽然已经是江湖中极为厉害的高手,但比诸金刀王之辈,也不能说高出一个层次。只是能仗着灭神剑的厉害,纵横江湖。

    现在他内气已经冲破玄关,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可谓入道之人,逐渐可以断绝五谷,不沾人间烟火。

    要不然这一月不吃不喝,即使他没有死,也不会出现实力明显增加的变化。

    自来修炼内气,便得依次打通奇经八脉,而最难的关口在任脉和督脉。

    那日青袍人被官军合围,以及青竹帮连同金刀王在内的几大高手消耗,被生擒活捉,连乞丐少年也没有护住。

    正是这番生死一线的体悟,不败而败,令他在狱中醒来后,勘破迷障,武学到了新天地。

    竟然由此打通了至关重要的会~阴穴,前阴后阴连成一片,内气从‘会~阴穴’送入了‘长强穴’。

    这‘会~阴穴’和‘长强穴’虽然相隔很近,可是一个属于任脉,一个属于督脉,实质上毫不相干。

    一旦通了之后,内气在身体里面便能构成循环,生生不息。

    若非他被穿了琵琶骨,内气涣散,不然在那日挣脱锁链,便可杀出去。

    至于后来几批不长眼听到消息的江湖亡命之徒,想打他‘灭神剑’的注意,都被他以‘灭神剑’的道术料理掉。

    这些人不知道‘灭神剑’全然与内气无关,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即使将来还有轮回的机会,也只能做个白~痴。

    只是由于这些苍蝇打扰,灭神剑又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害得他神魂损伤不少,要不是凌冲霄为他安魂,敲了半月‘太微’,青袍人也不知何时才能脱身。

    凌冲霄的木鱼,又名叫‘太微’,乃是他师门一件重宝,有安神定魂的功效,弥补‘灭神剑’的不足。

    只是灭神剑‘攻击神魂’,有伤天和,自来他师门之人,严禁修炼,即使必要传授,也得是浩然刚正之辈方可。

    不然每次‘灭神剑’用出,都损伤自己神魂,次数稍微频繁一点,便要数月乃至半年修身养性,方可复原。

    所以他‘灭神剑’固然声名卓著,可青袍人真正用,也不过几次。

    他知道凌冲霄的心思,这人生平一旦决定要杀谁,那就一定要对方处在最好的状态,绝不趁人之危。

    沈炼被青袍人一手提起,耳畔生风,恍如烟云飞掠。

    片刻出得大牢,青袍人并不停留,继续前行,沈炼看到前面屋顶有个人影,一闪即逝。

    他耳内不再闻到木鱼声,取而代之是一段晦涩难言的文字,音节古妙。

    全篇不过区区一百零八字,以沈炼的记忆力本来毫无问题,可是等他记住之后,却头昏脑涨。

    那灵台之中,好似有把飞来神剑,一剑劈向他,令他冷汗淋漓,额头冰凉。

    此时他才发现,不知何时青袍人已经停住了。

    前面一座古刹幽然独立,暮雨潇潇,将天地陷入空濛之中。

    他知道这里,乃是青州府南边一带最高的山峰,离刚才大牢的位置,至少有二十里路。

    沈炼感受体内气血运行,判断出大概也就过了一刻钟。

    古刹他也识得,那就是青州府外有名的伽蓝寺。

    ps感谢栊柯的打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