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之间,沈炼一惊,却是道魂念,不知从何二来,若依色彩而言,正泛出绯红光晕,仿佛粉面桃花。

    这魂念是从内室飘荡出来,沈青山两人瞧不见,但沈炼不同,看得清清楚楚。

    沈炼微微一动,抓起那绯红念头,好似一团粉墨,霎时间就融入了他体内,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少女情意。

    宁定神魂,拂去念头中的春意,沈炼发觉他魂力壮大了些许,只是又驳杂一分,原本无悲无喜的心境,蓦然多出些情绪起伏。

    正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原来神魂离体,还可以吞噬别人的魂念,用来壮大自己,只是他修炼《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多时,心中少念,魂力纯净,却能察觉出,这样会让本身纯净的魂力驳杂,容易走上邪路。

    那魂念不止一个,从内室飘荡出来,又飘荡回去,总之就在左近。

    他不管沈青山和陈氏,穿过房门。

    此际内室亦有灯火,一个丫鬟托腮伏在处香榻上,精致的蚊帐下,躺着一位少女,面色苍白,沉沉睡着,不时有魂念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不消说,适才沈炼抓~住的一个念头,便是从他这位昏睡的表妹沈若曦身上散落。

    人之神魂,收束在身,只是夜间多梦,便会在不知不觉间逸散出些许念头。

    才会有人睡觉时,偶尔也会看见自己躺在床~上的样子。

    这便是有念头随着做梦,离体在外。

    此种情况,却和沈炼神魂出窍不同,沈炼出窍,心思独立完整,所见所闻,皆有感有思,能做出清晰判断。而此种情况,却只是些许神魂剥离身体,没有独立意识。

    若是有修炼者如沈炼般,还可以接着做梦,魂念散乱时机,吞噬念头,壮大自身。

    神魂所见,与肉~眼凡胎所见,有所同,亦有不同。

    沈炼眼中,沈若曦不但面色苍白,眉心当中,还有一根细弱的青色丝线,延伸自虚空中,却不知源头在何处。

    沈炼心道:“总归是和这具肉~身,血浓于水,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妖邪作祟。”

    徐然飘到沈若曦上方,心念凝聚,如若新开锋刃,切断那青丝,同时魂体如烟,钻进了沈若曦眉心之中。

    却说沈若曦自一日出游回来,便昏昏沉沉,十分倦怠,后来更是卧床不起。

    眼见豆蔻枝头的少女,变成了秋风一扫的落叶,到了今夜,更是陷入沉睡。

    这一睡,便好似脱去沉重的凡躯,神清气爽。

    沈若曦睁开眼睛,只见得香闺无人,外面却有暖融融的阳光透进来。

    她也不管丫鬟都去了哪里,多日躺在床~上,早就发霉,连忙起来。

    她却没有发觉,自己动念间,便衣着穿好。

    一步出了闺阁,只看见莺飞蝶舞。

    她玩心大起,却循着一只蝴蝶,想要捉到手上。

    那蝴蝶甚是机敏,几番脱出沈若曦追捕。

    不知不觉,沈若曦来到了一座园林之中。

    她突然有些误入桃源的震惊,只见得前头画廊,有金粉零星点缀,点点阳光扑下来,炫人眼目。

    长廊旁边是水池的上凸起的岩石,青苔一片,生机盎然。

    沈若曦走到这里,只觉得足下的草地,分外松软。

    她不禁有些怀疑,自己这家中,怎么有这般好去处,却从未得见。

    只是这良辰美景,赏心悦事,终归是令她失去警惕。

    一路上但怕眼睛不够用,哪里想得到其他,

    也不知走过了多少亭台,沈若曦忽然有些惆怅,这无穷美景,只有她一个瞧见,却有些寂寞。

    同时她又想到:这定然是我误入了别家院子,可怎生回去。

    这家人又去了何处,沈若曦更是不知。

    心中念及,沈若曦免不了开始慌乱。

    此时前面一株老柳,万条垂下,绿丝如涛。

    那株老柳背后,此刻正有一个英俊的书生,观其神貌,当真是眉若剑飞,眼如点漆。

    书生面色恬然,正折了一根柳枝,准备走出去。

    但还没他出去,就被人搭住肩膀,只见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气息油沉,神目如电,只盯着他,就让他不敢乱动。

    年轻人自然是沈炼,神魂随心变化,自然也能令他长高。

    书生面露诡异笑容,化成一团黑气,径自往沈炼身体撞去。

    沈炼只感受到一阵纷杂的念头,有喜怒哀乐惊惧,驳杂不堪,如同潮水,撞击他的神魂。

    心中那尊手持如意的神祗乍然出现,任凭那些情绪冲刷神魂,自如海中礁石,哪管他潮涨潮落。

    那念头冲击,非是无穷无尽,最后奈何不了他,黑气也随之消散。

    青州府某家院落中,居然修缮有一座庙宇,虽然不大,却五脏俱全。

    庙中有五尊神像,下面供奉着血食,个个穿着红袍,口鼻丑恶。

    其中左首边的一尊神像,凭空生出声响,好似马儿被抽打后的嘶叫。

    若有见识,便知道这座庙,是民间私下设的隐秘淫祀。

    沈炼不通神魂攻击法门,但是谨守自身,毫无破绽,也将这不知哪里来的邪祟赶走。

    刚才那邪祟,化身美男子,潜入沈若曦梦中,其图谋可想而知。

    好在他及时赶到,方才没有令其得逞。

    邪祟一去,沈若曦恰好走了过来,看见沈炼,惊叫一声道:“沈炼!”

    跟着梦境破碎,良辰美景,转瞬就付之一空。

    沈炼亦随即从沈若曦梦中解脱。

    沈若曦一声惊呼,从梦中惊醒,只觉得额头香汗如雨,好似大病一场,浑身没半分力气。

    丫头见到沈若曦突然从床~上坐起来,真是欢喜不尽,只是听到‘沈炼’两个字,有些奇怪,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还是难道小姐梦到了‘沈炼’少爷,总之小姐醒来,得马上通知老爷和夫人。

    不等她通报,沈青山和陈氏已经冲了进来。

    沈若曦此际身体虚弱,意识却清醒了许多,看清楚爹娘到来,低声道:“母亲,我好饿。”

    陈氏大喜,忍不住喜极而泣道:“青山,若曦知道饿了。”

    沈炼见到这一幕,无悲无喜的神魂,居然生出一种满足的欣悦,露出笑容。

    这一幕却给沈若曦扑捉到,不由道:“沈炼。”

    沈炼见她居然看到了自己,有些奇怪,但没有留下,穿过墙壁,洒然而去。

    ps感谢一生懒的腊梅以及小猫、云阿鑫、苍梧真人、剑鸣九霄、八景宫太清的打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