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他,是我们想去包间吃烤鸭,但是包间慢了,烤鸭也没有了,所以我这位朋友有点生气,出手重了一些!“

    萧朝解释了一下。

    他刚刚说完,李掌柜分开了人群走了过来。

    “你也真是有眼无珠,萧爷来了你看不到么?”

    李掌柜劈头盖脸训斥了小伙计一顿,然后道:“萧爷,您来了哪能去包间呢?去三楼,三楼贵宾房有地方,您要吃什么,随便点,这一顿我请。”

    李掌柜就跟看到了财神爷一样,满脸堆笑,随后又对着小伙计道:“你快去后面告诉王厨,让他把给我准备的那只烤鸭切好了,给萧爷端过去!”

    张静、张远、萧天佐在旁边已经看傻了。

    在他们面前,聚贤楼包间没有,烤鸭没有;但是在萧朝面前,李掌柜亲自出来招待不说,还把自己吃的烤鸭让出来了,甚至还请他们去贵宾房。贵宾房啊,这可是萧家家住的待遇!

    尤其是萧天佐一张脸一会红一会白的。

    之前他还认为萧朝是土包子,准备在聚贤楼落落他的面子,但是现在的情况完全反过来了,萧朝整的倍有面子,他的脸可丢大了。

    “慢着,这事是我们不对,出手打了这个伙计!”

    萧朝有伸手拦住了小伙计,在怀里摸了摸,直接逃出了一两银子,准备交给小伙计。

    “萧朝等等!”张静突然伸手拦住了萧朝,然后看向了萧天佐,道:“打人的是萧天佐,赔偿也是萧天佐来陪!”

    “没错,萧天佐,这个小伙计也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打人是有点过了!”

    张远也皱着眉头。

    萧天佐郁闷的想要吐血,但是张静都说话了,他必须表现的大度一些。

    “那个什么,我刚刚从云雾森林回来,又累又饿,火气比较重,小伙计,这一两银子,你拿回去买点东西补补!”

    萧天佐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把一两银子强行塞进了小伙计的手里。

    “这……这……,我怎么敢要您的银子!”

    小伙计也慌了。

    刚才他那几个保镖可说了,打他的可是武者。

    别说打了,武者就算是杀了他,那也是白杀,现在居然还赔他银子,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如果不是张静在这里,萧天佐肯定杀了这个伙计了。

    “是是!”

    小伙计感受到了杀机,吓得打了个冷战,连忙把接过了银子。

    “多谢大爷!”

    小伙计道了声谢,随后又无比真诚的看向萧朝,道:“多谢萧爷。”

    随后,小伙计连忙下去找王厨了。

    “张静,你们3个先上去,我跟李掌柜还有点事!”

    萧朝看到这个插曲解决了,又对张静道。

    “恩,我们等你,你快点来啊!”

    张静点了点头,三人也被另外一个伙计招呼到了三楼贵宾房。

    “萧爷,您找我有什么事?”

    看着三人上去了,李掌柜看向萧朝。

    “咱们到后边厨房去说!”

    萧朝一边说着,已经迈步走向了后院。

    “萧爷,您怎么来了?”

    后院里,张强连忙放下手里的一碟花生米,迎来过来。

    “这家伙嫌疑也不小!”

    萧朝瞥了张强一眼,随后走进了院子里,看着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的厨子,神色十分的阴沉。

    张强热脸贴了冷屁股,觉得有些无辜,他又看了看李掌柜,眨了眨眼睛,想打探情况,却不想李掌柜也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萧朝站在院子里寻找了一下,发现小草居然没在。

    “小草怎么没在聚贤楼学厨?难道是她给我下毒?”

    萧朝一阵心寒。

    萧朝对小草可不错,平日里连吃饭都坐一桌。

    不过萧朝与小草相处几日,还是不相信小草会干出这件事情,最值得怀疑的还是聚贤楼。

    “萧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掌柜开酒楼的,最善于察言观色,已经感觉到萧朝的脸色不对劲了。

    “什么事!”

    萧朝冷哼了一声,一股淡淡的杀机释放了出来。

    “我吃了你们聚贤楼做的饭,中毒了,你说是怎么回事?”

    萧朝的声音很大,让后院的伙计、厨子都听见了。

    同时,萧朝也观察着众人的神色。

    “中毒?”

    李掌柜脸色顿时白了,现在他终于明白萧朝神色为何那么阴冷了。

    “萧爷,冤枉啊,真是冤枉啊,我跟您无冤无仇的,反而靠您赚了大把银子,我一个做生意的,怎么会跟银子过不去,去害您呢!”

    李掌柜连忙喊冤。

    后院里的小伙计,十几个保镖和厨师也连连摇头。

    萧朝看着众人的神色,沉声道:“前天,小草带回去的几张大饼,是谁给我做的?”

    众人听了,同时看向了一个胖子,这个胖子乃是聚贤楼的面点师傅李厨子,大部分的面食都是他做的。

    萧朝也看向了李厨子,眼神森寒。

    这个李厨子在萧朝进来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躲在众人身后,十分的可疑。

    果然,在萧朝看向李厨子之后,李厨子大叫了一声,跪倒在地上。

    “萧爷,萧爷饶命啊,我也是被逼的,是张锐少爷,是他逼着我给你下毒!”

    李厨子大声求饶。

    他只是一个厨子,可没什么过硬的心理素质,被萧朝吓了一吓,立刻把张锐抖了出来,祈求饶命。

    “原来是张锐,只因为我没把小草卖给你,你居然要下毒杀我!”

    萧朝眼中射出寒芒,尔后冷哼了一声,手中寒光一闪,一剑刺穿了李厨子的心脏。

    “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只要想害我,都得死!”

    萧朝一脚把李厨子的尸体蹬翻在地,顿时鲜血从李厨子的心口喷了出来。

    用李厨子的衣服把新手剑擦干净,萧朝转身对李掌柜道:“李掌柜,这具尸体,你替我料理了吧!”

    说着,萧朝不在理会惊呆的众人,转身就走。

    “没问题,这李厨子居然敢害萧爷,是他自己找死!”

    李掌柜最先反应过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目视萧朝离开之后,连忙吩咐几个保镖把李厨子的尸体抬出去,把地上的血迹冲刷干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