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朝抢了张静三人的黑岩熊,顿时感受到三人的敌意。

    “尼玛,黑岩熊都快死了,你补一箭,这是什么意思?”

    张远破口大骂。

    “你是不是找死!”萧天佐直接亮出了玄铁枪。

    连一向忍耐的张静也露出了敌意,眼中生出了戾气。

    三人事先可说过,谁的功劳大,谁获得的材料就多,而最后一击可是关键。

    现在眼看他们就要杀死黑岩熊了,萧朝临时插了一脚,在他们眼中就是故意的,是要争抢材料,获得最大的利益。

    萧朝也瞬间明白过来,连忙解释道:“三位千万别误会,我只是顺便补一箭而已,这头黑岩熊身上的材料,我一样不要!”

    “你不要?”

    三人几乎同时出声。

    “嗯,这头黑岩熊身上的东西都归你们!”

    萧朝认真的点头道。

    萧朝最看重的就是黑岩熊带来的经验,还有2点真气,至于黑岩熊身上的材料,它在那边已经单杀了一头了,何必在跟三人抢夺。

    “哼,算你识相!”

    萧天佐哼了一声。

    “对了,另外一头黑岩熊呢?追不上回老窝了么?”

    张静询问道。

    “那头被我杀了!”

    萧朝笑道。

    “哦!啊?被你杀了?”

    张静下意识的点头,随后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你杀了?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自己是谁?”

    萧天佐根本不信。

    “就是,我们三个才艰难的杀了一个黑岩熊,你一个也能杀一个?我还真不信!”

    张远道。

    “黑岩熊的尸体就在那边,我骗你们干什么?”

    萧朝认真的道。

    “难道是真的?”

    “按理说黑岩熊见同伴没回来,应该赶过来才对,现在没来?难道?”

    “赶紧把熊筋抽出来,咱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三人说完,立刻开始给黑岩熊开膛破肚。

    黑岩熊虽然死了,但是防御依然在,所以萧朝为了抓紧时间多杀机头玄兽,也赶过去帮忙。

    许久之后,三人才把熊筋都抽了出来,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油布包裹里,密封好。

    “走,那头黑岩熊在哪?带我们去看看?”

    张静道。

    “跟我来!”

    萧朝展开了身法,身体如同大雁一般飞了出去。

    有地图导航,即便在迷雾里,萧朝也能轻松的辨别方位。

    不一会儿的功夫,4人回到了熊窝附近,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黑岩熊。

    “还真死了!”

    “天啊,他真独自杀了一头黑岩熊!”

    三人惊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黑岩熊,一脸的不可置信,同时也有些尴尬与无地自容。

    三个武者联手,居然还不如一个武徒,说出去都丢人,再加上之前的冷嘲热讽,更是羞愧难当。

    “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单独杀了黑岩熊,而且看上去没有受伤!”

    张静首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萧朝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把自己杀死黑岩熊的方法说了出来。

    “每一次射箭,都射在那三只箭矢的箭尾?在羽阳城里,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做到!”

    张静露出了敬佩之色。

    这可不仅仅需要入微级别的箭术,同时也需要入微级别以上的身法,两者相辅相成,缺少一样,都可能被黑岩熊拍死。

    “萧朝兄弟,这一次我算是服了你了。”

    张远拍了拍萧朝的肩膀,已经对萧朝平等看待了。

    “哪里哪里,这也需要你们事先踩点,又把另外一只黑岩熊引走!”

    萧朝明白功劳不能独吞的道理。

    “我杀的这头黑岩熊是大家的功劳,咱们平分吧!”

    “这怎么能行?”

    张远连忙摇头。

    “没什么行不行的,功劳都是大家的!”萧朝道。

    “这样吧,熊皮你分我们一半,熊筋我们就不要了!”

    张静最后做出了决定,然后率先开始切割黑岩熊。

    “嘿,有个弓箭手就是好,连熊皮都几乎是完整的,这弄回去买了,又是一大笔银子!”

    张远兴奋道。

    张静三人猎杀的黑岩熊,熊皮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但是萧朝这一张,除了最开始张静与萧天佐攻击的几处之外,都相当的完整,带回去可以做2、3套玄级皮甲。

    萧朝听了十分高兴,在张静三人的帮助之下,一块几乎完整的熊皮被扒了下来,随后又抽出了熊筋。

    材料收取完毕,天色已经是正午,4人也累坏了,就坐在熊窝前面,吃起了干粮。

    这里可是黑岩熊的地盘,即使有血腥味传出来,野兽也不敢轻易过来,所以在这里吃干粮倒是比其它地方更安全一些。

    由于萧朝出色的表现,张静、张远对萧朝变得十分友好,完全当成了同伴看待,到是同族的萧天佐脸色有些阴沉,时不时的瞪萧朝几眼。

    其实萧天佐之所以跟着张家两姐弟来云雾森林,除了为了打造玄兵之外,也是为了追求张静。

    原本三人之中,萧天佐的实力较强,在猎杀黑岩熊的时候应该功劳最大,然后被张静刮目相看,但是现在,风头都被萧朝抢走了。

    现在,张静、张远二人还围着萧朝,一个劲的称赞他的箭术,更邀请萧朝下一次再来猎杀玄兽,宛然把他当成了小透明。

    三人有说有笑,萧天佐却是妒火中烧,琢磨着找个由头,把萧朝踢出去,或者教训萧朝一顿。

    正在他思索着,萧朝那边突然生出了变故。

    正在吃着干粮的萧朝,脸色突然变得铁青,神色也扭曲进来,显得无比的痛苦。

    “萧朝,你怎么了?”

    张静与张远连忙放下手中干粮走过去查看。

    二人说话的功夫,萧朝扑通一声,翻身栽倒在地上,鼻孔、嘴角都开始淌黑血,同时一股腥臭难闻的味道,从血中散发出来。

    “黑血?不好,萧朝这是中毒了!”

    张静大惊失色。

    “中毒,怎么会中毒的?难道他刚才碰了什么东西?”

    张远惊了。

    “难道这附近有什么东西有毒,我们不会有事吧?”

    萧天佐也紧张起来,查看自己的身体。

    “我没什么感觉,只是萧朝!”

    张静低头一看,发现萧朝脸色都青了,显然毒素十分的迅猛。

    “赶紧把解毒丹拿出来!”

    张静急道。

    张远也反应过来,连忙取出了一颗解毒丹,强行塞进了萧朝的嘴里。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