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行裂?飞出去的是武行裂?”

    孙云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随后揉了揉眼睛,再次一看,发现武行裂果然倒地不起,而且双目紧闭,居然晕过去了。

    而萧朝双手哆嗦,更是流血不止,身体却稳稳当当的站着。

    孙云这时候郁闷了,郁闷的想吐血。

    之前一次失误也就罢了,但是这一次再次失误,还是判定胜负的最后一击,甚至是差点连输赢都判错了,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要知道他身为武者,居然在初云擂两次判断失误,这可是少有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到了现在,他都无法向观众们解释,萧朝最后一招,是如何反败为胜的。

    “早知道,就应该认真盯着,不应该疏忽大意了!”

    孙云脸色难看。

    刚才最后一招,孙云以为武行裂赢定了,所以没有留心,不然的话,他离得最近,应该能看出萧朝最后关头,拳头上泛着些许红芒,那可是真气的象征。

    没错,最后一击,萧朝把杀手锏,一点真气拿出来了。

    1点真气,只够萧朝使用一招,但是这一招,就起到了决胜的作用。

    “我使用真气之后,崩石拳威力大大提升,再加上崩石拳大成的等级,力量发挥到了极致,相当于武者的一次攻击,武行裂根本无法承受,五脏六腑都受到了真气的震荡!”

    萧朝忍着疼痛,把拳头上的血液抹在了衣服上,然后看向孙云。

    “前辈,宣布结果吧!”

    萧朝提醒道。

    “哦哦哦!”

    孙云这才回过神来。

    既然不清楚如何解释,那就干脆不解释,直接宣布结果。

    孙云主持了多年比赛,脸皮也厚了,立刻把之前的郁闷与尴尬抛到了脑后。

    “萧朝赢了,崩石拳打破了武行裂的小石拳,这一场比试,是萧朝赢了,萧朝完成了8连胜!而且武行裂是初云榜第一,萧朝打败了他,也就意味着他取代了武行裂,成为了新的初云榜第一。”

    孙云宣布了结果。

    “初云榜第一,新的初云榜第一诞生了!”

    “武徒9重,就是初云榜第一,这也太厉害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比6年前的萧家少主萧风云还强!”

    “我估计萧朝进阶武徒10重之后,应该超过当年的萧家少主,成为历届初云榜总榜第一!”

    “没错!”

    ……

    观众们激动了,因为他们见证了历史时刻,兴奋的甚至输了银子。

    唯一失望的,就是张锐了。

    张锐看着激动的小草,又看了看擂台之上意气风发的萧朝,恨得牙根儿痒都痒痒。

    “艹,什么初云榜第一,这个武行裂也是垃圾,居然会败在萧朝的手里!”

    张锐骂道。

    与此同时,重伤昏迷的武行裂也被抬了下去,同时有人跑到了孙云的身边,耳语了几句。

    孙云点了点头,随后清了清嗓子,对着观众席宣布起来。

    “另外,我再次宣布一个消息,鉴于武行裂输给了萧朝,我们准备的另外两位选手,也自愿认输!”

    “认输?居然认输了?”

    “也对,连武行裂都输了,旁人更不是萧朝的对手。”

    “就算现在上去,趁着萧朝疲惫赢了,也胜之不武,反而是放弃了,能跟萧朝示好。”

    ……

    “麻痹,又错过了2次赚银子的机会!”

    萧朝很郁闷,十分的郁闷。

    虽然他已经很累了,甚至连真气都用了,但是最后两人的实力可不如武行裂,另外,他还有许多极速符没用呢,这用出来的效果不逊色于真气。

    “他娘的,最后2场啊,这可是大头,起码让我少赚了两三千两银子!”

    萧朝想到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没了,心都在滴血。

    “我宣布,萧朝完成了初云擂十连胜,同时也成为了今天初云榜第一名。”

    孙宇宣布了结果。

    “萧朝小友,初云擂10连胜,可以去城主府领取玄级下品武学秘籍或者玄兵一件。”

    孙云宣布结果的同时,又有专人跑了进来,递给了萧朝一枚木质令牌,令牌正面一个项字,背面是一只燃烧着火焰的玄兽,羽阳飞鹤。

    项,乃是羽阳城主的姓氏,羽阳飞鹤代表着羽阳城。

    “这枚羽阳令,就是羽阳城主的信物,拿着它可以去城主府!”

    孙云介绍道。

    拿着令牌,萧朝郁闷顿时缓解了不少。

    萧朝来初云擂获得十连胜,目的就是为了去城主府挑选玄级心法,现在目标终于完成了。

    把羽阳令放在怀里,萧朝跟孙云打了声招呼,然后也没有顺着通道离开,而是翻身爬上了看台,直接去找小草。

    “不知道赚了多少银子!”

    萧朝一脸的财迷相。

    不同于地球。

    如果地球上,萧朝打了一场精彩比赛,然后冲上看台肯定会被围住。

    但是在这里,强者有很大的威严,所以萧朝上了擂台之后,大家反而散开了,在远处观望,不敢挡住了萧朝。

    挡住强者的路,这可是大忌,甚至一些不讲理的会直接杀了挡路者。

    不一会儿的功夫,萧朝就来到了小草身边。

    “小草,赚了多少!”

    萧朝急不可耐的询问道。

    “少爷,咱们赚了1500多两!”

    小草拿着三张5白两的银票,手里还拿着几十两银子。

    “1500两!”

    萧朝拿着银票,有些兴奋,也有些郁闷。

    如果不是对手弃权了5场,估计能赚1万两了。

    “算了,1500两也不错!”

    萧朝自我安慰着,然后把银票揣进钱袋,手里拿着其余40多连银子,就带着小草就要走。

    但是他一转身,就发现一个年轻人,带着两个侍女拦住了他。

    “张锐?”

    萧朝皱了皱眉头,他当然认识这个羽阳城有名的败家子了。

    “萧朝,我跟你做笔买卖,我出100两,买你的婢女!”

    张锐态度傲慢,根本没把萧朝放在眼里。

    萧朝虽然是初云榜第一,但是张锐乃是张家三少爷,身后的侍女都是武者,论地位比萧朝高太多了。

    “少爷!”

    小草大惊,连忙抓住了萧朝的衣袖,可怜巴巴的看着萧朝,生恐萧朝把她卖了。

    “放心!”萧朝拍了拍小草的手,安慰了一下,随后看向张锐,道:“这样的买卖,我不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