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行裂主动出场,大部分原因是想见识一下《快雪流光》,除此之外,根本不觉得萧朝能够打败他。

    “是么?我看未必!”

    萧朝脸色一沉,话音未落,身体猛然动了。

    只见他脚尖点地,身体仿佛大雁一般冲起,速度之快,居然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残影。

    面对武行裂,初云榜第一,萧朝也要竭尽全力。

    衣服发出猎猎风声,萧朝瞬间就已经来到了武行裂的身旁。

    快雪流光,第一式。

    萧朝手中的新手剑一晃,化为了4道剑芒,分别刺向武行裂的小腹、胸口和双臂。

    武行裂速度丝毫不慢,眼中精光爆闪,辨认着宝剑的真正方位,身体也连连后退。

    “果然很快,连我都分辨不出宝剑的位置,怪不得屠刀都被击败了。”

    武行裂退了10步,发现根本无法分辨剑影的真假。

    “萧朝的反应速度,已经达到了武者1重的级别,《快雪流光》更是玄级下品剑诀,连初云榜第一的武行裂,都分辨不出攻击的真正方位!”

    孙云也讲解道。

    别说是武行裂了,就算是孙云这个武者,都无法分辨萧朝攻击的方位,只能强行破解。

    武行裂显然也看清了局势,一边后退,一边拆解招式。

    快雪流光,第二式。

    快雪流光,第三式。

    ……

    萧朝攻势绵密,剑芒仿佛茫茫大雪落下,四处飘飞,把武行裂的身影完全包裹。

    “萧朝这么强?居然把武行裂都压制了?”

    “不会吧?难道武行裂还会输不成?”

    ……

    许多观众露出了紧张之色。

    “武行裂这是选择了与屠刀相同的方案!

    但是方案相同,效果就不同了。

    屠刀的精钢百炼刀刀大力沉,善于攻击,所以拆解萧朝剑法时就消耗很大。

    但是武行裂不同,他的小石拳也十分的灵活,拳套这种武器也十分的轻便,消耗不大。所以相同的方案,效果完全不同。”

    孙云也为现场的观众介绍着情况。

    观众的实力参差不齐,很多都无法看清局势,故此听到孙云的解释之后,这才恍然大悟。

    武行裂与萧朝的速度都很快,不久之后,萧朝就攻击了30多招。

    “看来武行裂已经找到了应对方案!”

    孙云突然开口,然后耳朵动了动,发现观众都屏住了呼吸听到有什么发现,这才轻咳了一声,讲解起来。

    “大家仔细看,萧朝连续用了30多招,再加上之前几场的消耗,衣襟都被汗水浸湿了,显然累的不轻!”

    “怎么回这样?萧朝之前消耗应该不大啊,怎么才30多招就累了!”

    “是啊,武行裂可是用4招来化解一招,消耗应该更大才对!”

    ……

    观众定睛一看,果然发现萧朝的衣服都湿透了,完全贴在了身上,于是发出了质疑。

    孙云听了更加得意,继续道:“大家只看到了武行裂用4招破解萧朝的剑诀,却忽略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武学的等级。

    萧朝的《快雪流光》是玄级下品剑诀,而且才只是精通级别,消耗极为惊人。

    反倒是武行裂,他出招数量多了4倍,但是小石拳已经修炼到了入微阶段,每一拳都进行细微的调整,消耗、动作幅度等等都是最小的。

    如此一来,萧朝的消耗反而更大。

    所以说武行裂也没有破解玄级剑诀的好办法,只能拖到萧朝力气耗尽,从而打败萧朝。”

    “原来是这样!”

    观众恍然大悟。

    “不会的,少爷怎么会输呢!”

    小草听了之后,紧张的握着拳头,难过的要命,眼圈都红了。

    张锐完全相反,心中的郁闷却一扫而空,脸上都是快意。

    突然,擂台上再次出现了变化。

    叮。

    一声轻响,萧朝的身体猛然爆退,随后众人就看到萧朝手上的新手剑居然碎成了3段,手中只握着一个剑柄。

    “哼,你剑法的破绽,就是你的剑,没有了剑,你的剑诀再厉害也无用!”

    武行裂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声音有些阴冷与得意。

    突然的变化,让现场十分的安静,武行裂的话也清清楚楚的传了出去。

    顿时,所有观众看向孙云。

    咋回事啊?拖到萧朝力气耗尽,现在怎么不对劲啊?

    观众鄙夷的看着孙云,感觉自己被忽悠了。

    “******,你堂堂武者10重,初云榜第一,居然仗着兵器的便宜打败对手,这样也太没有强者的风范了!”

    孙云老脸也红了,心中也大骂。

    当然了,武器也是武者实力的一部分,武行裂的办法虽然有失强者风范,孙云也没办法说什么。

    “咳咳,看来武行裂找到了另外的办法,不想消耗下去!”

    孙云干咳了一声,化解尴尬。

    “擂台两旁还有武器,不知道萧朝能不能过去找一把。

    很遗憾,武行裂挡住了萧朝,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索性,这一场比试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观众没有在理会孙云的失误。

    无法拿到武器架上的兵器,萧朝只能放弃了。

    但是萧朝没有认输,而是站在原地,摆开了崩石拳的架势,等候着武行裂。

    “崩石拳?哼!”武行裂不屑的一笑,急速的冲向萧朝,道:“我的身体坚硬如石,拳法也叫小石拳,今天我的小石拳,就要砸碎你崩石拳。!”

    呜。

    拳风阵阵,武行裂施展出了小石拳,拳头之上,乌黑的拳套闪烁着寒芒。

    崩石拳。

    萧朝不躲不避,也是双拳迎上。

    “输了,萧朝输了,止步7连胜。”

    观众无一例外,纷纷叹息道。

    就连盲目崇拜的小草也失去了信心。

    “萧朝的拳法是大成级别,但是武行裂的小石拳是黄级上品拳法,等级更高,弥补了差距。而武行裂的实力更高,还有拳套武器这2个优势,所以这一场,武行裂赢了!”

    孙云摇头叹息着,然后就看到武行裂与萧朝的拳头轰在了一处。

    砰。

    一声闷响之后,其中一人口喷鲜血,身体倒飞了出去。

    “武行裂赢了,萧朝止步,额……”

    孙云第一时间宣布结果,但是话说到一半,却发现口喷鲜血倒飞出去的居然是武行裂。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