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没输!”

    12号很快站了起来,神色愤怒,拳头握着咯咯作响。

    他想起比赛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对萧朝挑衅,没想到结果却是一招败北。

    “输了就是输了,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萧朝挡在你前面的时候,已经做出了萧家崩石拳的动作,只不过临时收力,不想伤到你罢了!”

    孙云乃是武者,眼光独到。

    “不……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12号不相信道。

    “哦?你敢质疑我的判断!”

    孙云声音阴沉下来,一股武者的威严显露出来。

    “不,不敢!是晚辈失言了。”

    12号吓得面色惨白,狼狈不堪的下去了。

    “这个12号真是废物,居然一招就输了!”

    “他娘的,没想到萧朝居然恢复到武徒9重了,害我输了这么多!”

    这一场,输掉银子的人不少。

    毕竟,谁也想不到萧朝实力会恢复的这么快,打败刀疤强表现出来的实力也就是武徒6重左右,这才几天就武徒9重了。

    “少爷好厉害!”

    小草抱着赢回来的100多两银子,小心脏砰砰乱跳。

    她还是第一次拿这么多银子呢。

    “萧朝,赢一场,是否继续!”

    孙云询问道。

    “继续!”

    萧朝道。

    “好,萧朝继续迎战第2场。”

    孙云说完,14号走进了擂台。

    “14号选手,罗山,武徒10重,修炼黄级中品《幕山决》,力气惊人,武徒10重,拥有8马之力,曾经也挑战过初云擂,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最好的一次成绩,是6连胜……”

    在孙云介绍的时候,场外庄家也要求下注了。

    “萧朝虽然刚才表现抢眼,但是对手太差劲了,而这一场的对手是武徒10重,我不看好他!”

    “萧朝最好的成绩才是5连胜,而且还是受过伤了。罗山却是6连胜,我压罗山!”

    “我也压罗山!”

    ……

    “萧朝赢过武徒10重的萧霸,肯定没问题!”

    小草却十分自信的把银子压在了萧朝身上。

    擂台上,孙云见大家都差不多下完注了,再次宣布比赛开始。

    罗山的身体跟一座小山似得,脚步沉重。

    他缓缓的来到了萧朝身前十米站定,道:“我是武徒10重,站在这里不动,接你三招!”

    “那多谢了!”

    萧朝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罗山的跟前站定。

    罗山见了,皱了皱眉头。

    通过刚才的一场,他判断出萧朝善于身法,但是现在居然跟他贴身站着。

    “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萧朝要跟罗山硬碰硬?”

    孙云同样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开碑裂石。

    萧朝好似有意提醒,攻击之前大吼了一声,然后一拳打向罗山的前胸。

    “难道他要跟我硬碰硬?这不是找死么?”

    罗山冷笑了一声,《幕山决》催动起来,身体的肌肉碰撞开来,身体都大了一圈,碗口大的拳头向着萧朝砸了过来。

    砰。

    两声爆响,萧朝感觉身体一震,蹬蹬蹬退后了三步。

    萧朝武徒9重,7匹马的力量,比罗山少了一匹马的力量,力量占据下风。

    罗山的身体却是纹丝不动,看上去占据上风了。

    “萧朝还真选择跟罗山硬碰硬,难道是因为罗山让他三拳的原因么?这可有些冲动了。”

    孙云猜测了一下,随后道:“罗山的功法就是以力见长,8马之力,按理说武徒9重,6马之力,应该一招就被打趴下了,但是萧朝武徒9重,只退了3步,应该有7马之力,这显然也超过了普通武徒,不知道是心法原因,还是吃了什么丹药的缘故,增加了一些力量!”

    萧朝听了孙云的介绍,却不为所动。

    他瞥了罗山一眼,发现罗山垂在身侧的双臂微微发抖。

    “哼,我力气差了一些,但是崩石拳却是大成级别,力量凝而不散,直达核心,破坏力惊人,开碑裂石,接了这一下,罗山的骨头应该不好受了!”

    萧朝心中想着,抖了抖发麻的双臂,再次走了上去。

    “第二拳!”

    萧朝依然是一招开碑裂石没有丝毫的变化。

    罗山神色慎重,再次出拳躲闪。

    砰。

    一拳之后,萧朝再次退后了3步,罗山依然纹丝不动。

    “哈,这个萧朝傻了么?明知道力气比不过,居然还是硬拼!”

    “哎,年轻气盛,他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强行修炼萧家禁法,导致走火入魔,没想到恢复之后,居然还这么不知进退!”

    ……

    看台上,众人议论着。

    “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孙云身为武者,眼光可比看台上的武徒强多了。

    “不知道大家看到没有,罗山选手的手臂颤抖的厉害!难道是受到了崩石拳的影响?”

    孙云有些不确定。

    崩石拳入微境界之后,力量凝聚,可以直接攻击核心,但是这需要十年苦修才成,十分的艰难。

    “罗山,你如果躲避还来得及!”

    萧朝笑眯眯的走了过去。

    罗山本来还有些犹豫,听到萧朝所言,神色一冷,道:“我罗山说一不二,说接你三拳就接你三拳!”

    “好!”

    萧朝见激将法奏效,大笑着走到了罗山身边。

    “第三招!”

    萧朝又是一模一样的崩石拳打了出去,拳锋划过空气,发出沉闷的嗡嗡声。

    “嘿!”

    罗山咬紧了牙关,再次用拳头硬接萧朝的崩石拳。

    砰。

    一拳之后,萧朝纹丝不动,罗山却闷哼了一声,双拳发出一阵‘噼啪’之声,双拳的指骨已经被打断了。

    罗山的脸色十分难看,指骨断了,没办法出拳,也没办法使用兵器,自然是败了。

    “承让!”

    萧朝笑呵呵的道。

    罗山冷哼了一声,他觉得自己输得十分冤枉,所以根本不服。

    但是不服又怎样,这一场已经输了,他最终只能恶狠狠的瞪了萧朝一眼,郁闷的下场了。

    “艹,又输了!”

    “尼玛,能不能好好打,不来让的!”

    “不行,还我们银子,这一局太黑了,我怀疑有黑幕!”

    ……

    输了银子的赌徒也破口大骂道。

    不过他们也只是骂一骂,可不敢真跟初云擂的庄家作对,要知道这初云擂可是羽阳城主的产业,即便是三大家族都不敢跟城主作对。

    最终,赢了银子的人高高兴兴的拿了银子,输了的也只能认倒霉了。

    很快,第3场也开始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