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霸,如今,我有没有资格跟你讲规矩?”

    萧朝低着头,居高临下轻蔑的看着萧霸。

    “有,当然有资格!”

    萧霸胸口的肋骨都断了,脸色铁青,根本站不起来。

    也幸好他是武徒10重,力量、肉身都十分强悍,再加上本来的身体就壮硕,这才只是断了几根肋骨,脏腑受损,不然萧朝这一下足以打死他了。

    “那我算不算外门弟子,能不能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能,当然能。!”

    萧霸咬着牙道。

    “那还不赶紧拿来!”

    “是是是!”萧霸疼的难受,连忙点头,随后瞥向了一旁看热闹的弟子,怒斥道:“你……还看着干什么,难道耳朵聋了,还不去取银子。”

    萧霸怒吼着,立刻就有一个萧霸的狗腿子跑了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带来了银子、丹药,另外还有武技阁的出入令牌。

    108两银子,36枚培元丹,1块武技阁令牌。

    萧朝清点之后,十分的不满。

    “怎么只有一块令牌!”

    萧朝沉声道。

    “另外2块已经被我用了,我……我现在实在交不出来!”

    萧霸露出苦涩。

    武技阁令牌,可以进入武技阁一天,获取新功法,或者观看前辈的修炼心得,萧霸得到之后,也早就用了。

    “用了!”

    萧朝其实也不意外,毕竟1年一块,一般一发下来就用了,对方能留下一块就算不错了。

    “考核之后,武技阁会发下新的令牌,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必须给我还回来,还不回来,那就等我找你麻烦吧!”

    萧朝沉声道。

    武技阁令牌,可比银子更重要。

    “我一定还,我一定还给你!”

    萧霸连忙道。

    这两块令牌,他只能在贪墨别人的了。

    萧朝满意的点了点头,想要把东西收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带着包裹,又不能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把东西装进手机系统的内存空间里。

    “有办法了!”

    萧朝服下身子,伸手抓住了萧霸的衣服,刺啦一声,直接把萧霸的衣服撕了下来,露出了又红又肿的胸口和上面的一撮胸毛。

    萧霸身体受到震动,疼的闷哼了一声,却也敢怒不敢言。

    用萧霸的衣服,把银子、培元丹,武技阁令牌都包好了绑在腰上。

    “让让,大家让让!”

    萧朝分开了人群,直接走进了演武场。

    “可恶,萧朝,你给老子等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萧霸被一个弟子搀扶起来,恶狠狠的瞪了萧朝一眼,然后狼狈的离开了演武场去疗伤了。

    其他的弟子看着萧朝大摇大摆的走进演武场,对着南林木桩疯狂的攻击,也开始议论起来。

    “怎么样?去试试?”

    “算了,我武徒10重,但是也跟萧霸差不多,不是他的对手!”

    “萧天佐,你们几个是武者1重,去试试?”

    众人纷纷看向了同一群人。

    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群体,这群人正是名字已经写入了主族名单的武者,属于主族的内定成员,只等考核之后的排位,确定进入主族的地位了。

    而这群人为首的则是萧天佐,目前是萧朝这一辈的外门第一人,目前已经是武者1重,身法、武学也都修炼到入微之境了。

    “他只是武徒,我已经是武者,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萧天佐摇了摇头,根本没有兴趣。

    “那你们呢?”

    众人又看向萧天佐身旁的武者。

    “用真气赢他胜之不武,还是算了!”

    “萧朝虽然是我们这一代的第一人,但是修为废了,从而耽搁的三年的修行,实力远远无法与我们相比了。”

    “萧朝想要再次追上我们现在的境界,最少也要2年,但是这2年我们也会不停的修炼,进步,所以他想要再次追上我们,成为第一人几乎不可能了!”

    “萧朝现在恢复快,应该是以前的底子,但是武徒9重之后就不行了,尤其是武者,那是他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根本不可能在追赶上来了!”

    众位武者纷纷摇头,没有兴趣跟萧朝较量。

    看着十几位武者没有兴趣,众多外门弟子也十分的失望,只能各自散了。

    萧家演武场内的设施就是好,萧朝对着南林木制作的木桩连续攻击,崩石拳的力量完全施展开了,居然都无法打破木桩。

    砰砰砰。

    南林木桩虽然无碍,但是声音却如同闷雷,让旁边几人看的咂舌不已。

    “好家伙,这就是武徒9重的力量么?打在我身上能直接把我打死!”

    “我也是武徒9重,怎么感觉他的力量比我的强?好像不是6马之力。”

    “他的崩石拳是大成级别,你还是精通的级别,怎么能比?”

    ……

    萧朝听到众人的议论,心中却有些得意。

    寻常武徒9重,是6马之力,但是他修炼的是《腾龙化日决》,已经是7马之力了,这就是高级功法的优势。

    修炼了一个时辰,萧朝已经是满汗如雨下。

    但是萧朝却不觉得累,反而全身舒爽。

    以前他对着空气修炼,力量根本发泄不出去,但是现在有了南林木桩,每一拳都是实打实的攻击,撞击之下,对于身体也会形成有效的锻炼。

    中午时分,小草提着饭盒,来到了萧家演武场。

    饭盒分为4层,装了3盘菜和20多个肉包子,其中一盘,居然是萧朝传授的北京烤鸭。

    小草十分笨拙的用薄饼卷了几块鸭肉递给了萧朝。

    萧朝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是差了一些,但是能在异界吃到家乡菜可不容易,有种特殊的情感在里面。

    “小草,你也一起吃吧!”萧朝道。

    “少爷,我等你吃完吧。”

    “不用,一起吃就是了!”

    萧朝用薄饼麻利的卷了几块鸭肉,塞在了小草的手里。

    小草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咬了一口。

    齿颊留香!

    小草眼睛顿时亮了,随后十分轻快的嚼了起来,三两口就把卷着烤鸭的薄饼吞了下去。

    “别客气,这里这么多呢!”

    萧朝道。

    “这……这不是聚贤楼的饭盒么?难道这些是聚贤楼的菜?”

    “这香味,肯定是了,不过那个用薄饼卷着的是什么?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我知道,听说那个是北京烤鸭,是从很远很远,远到我都没听说过的地方传过来的,今早在聚贤楼第一次开卖,我远远的看了一眼,你猜怎么着?10两银子一只,还是有价无市,就100只,一会儿就抢完了!我估计,明天还要涨价。”

    “10两银子一只?还要涨价,咋不去抢!”

    “谁骗我说萧朝在马场当马夫的,马夫能混这么好?能吃上聚贤楼的招牌菜,还有漂亮的小婢女亲自送饭,啧啧,就差亲自喂了!”

    “妈的,咋不噎死!”

    闻着2人饭菜的香味,演武场的外门弟子看着手里的大饼、馒头,顿时食不下咽,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