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萧爷打算要多少!”

    刀疤强道。

    “不多,100两!”

    萧朝伸出了一根手指,在刀疤强的面前微微晃了晃。

    “什么?100两!”

    刀疤强瞬间忘了断臂的痛疼,居然一下子跳了起来。

    “萧爷,你……你开玩笑吧?我虽然是他们老大,但是平日里大手大脚惯了,最近又买了一套宅子,目前手里可没有那么多。”

    刀疤强焦急的道。

    “我管你那么多,总之我就要100两!”

    萧朝目露凶光。

    “萧爷,这……这100两我真是拿不出来!”刀疤强苦着脸,随后眼珠一转,道:“要不萧爷,我钱债肉偿。”

    “滚蛋!”

    萧朝吓得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恶心的看着刀疤强。

    “萧爷别误会,我是说用我的第7房小妾,外加80两银子。”

    刀疤强连忙解释道。

    萧朝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却同样骂道:“我可不要你玩剩下的货!”

    “萧爷,我第7房小妾可还未****,碰都没碰过呢,而且人长得……”

    刀疤强继续道。

    “别说了,老子想女人了自己回去找!”萧朝直接打断了刀疤强,然后琢磨了一下,道:“没银子,那就用你的宅子抵吧!”

    “这可不行,萧爷,我的宅子可不止100两啊!”

    刀疤强连忙道。

    “没关系,我不嫌多!”

    萧朝一本正经的道。

    “萧爷,能不能打个商量?”

    “不行,就这么定了,你如果不同意,那我就打断你的双腿!”萧朝一边说着,伸手抓在了刀疤强的手臂上捏了捏,顿时让刀疤强惨叫不止。

    “行行,萧爷饶命,我同意,我同意总行了吧!”

    刀疤强浑身大汗。

    “算你识相!”

    萧朝松开了手臂。

    “这刀疤强平日里欺负乡邻,专收保护费,没想到今天也有今天!”

    “恶人自有恶人磨,解气,实在是解气!”

    ……

    围观的路人看着刀疤强受到了教训,也露出了解气的表情。

    解决了刀疤强,萧朝又看向了快手李四。

    “萧爷,萧爷饶命啊,小的,小的也愿意把房子交出来,换回这条命!”

    快手李四吓得一个哆嗦,连忙跪倒在地上求饶。

    “哦?你的房子怎么样?”

    萧朝询问道。

    “萧爷,他家的房子都住了好几代了,又黑又暗,说不定哪天就塌了!最多值个十两银子。”

    张强道。

    “才十两,这可不够!而且我昨天放了你,今天就带着人来找我报仇,万万留不得。”

    萧朝露出一抹杀机,轻轻一掌拍在了快手李四的额头之上。

    啪。

    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快手李四的头骨直接被萧朝打碎,七窍流血而死。

    看到死人之后,围观之人没有一个人害怕,反而发出了兴奋的吼声。

    天武大陆可没有杀人犯法一说,一切依靠实力说话,甚至实力强到把城主杀了,还会被封为新任的城主。

    杀了快手李四,别人没什么,但是萧朝却感觉一阵难受,五藏六府一阵翻腾。

    要知道他可是第一次杀人,虽然已经尽量减少血腥程度,依然难受。

    但是萧朝为了尽快适应这个世界,更是为了在羽阳城中显露他的凶狠残暴的一面,让一些宵小之辈不敢轻易招惹他。

    果然,在杀了快手李四之后,萧朝就发现刀疤强的神色更加畏惧,张强4人的神色也变得更加的尊重与敬畏。

    “走,带我去拿地契!”

    萧朝退了刀疤强一把。

    刀疤强不敢怠慢,连忙带着萧朝去他的宅子。

    一路无话,萧朝来到了刀疤强的宅子。

    这座宅子虽然不是什么大宅子,却比普通人家气派许多,1丈高的青石院墙,院子左边有个假山,右边还有石墩、木桩迎来练功,一间正房、一个偏房、一个厨房。

    “这房子起码值200两!”

    张强一脸的羡慕。

    “还不快把地契拿出来!”

    萧朝也十分的满意,迫不及待的道。

    “萧爷跟我来!”

    刀疤强带着萧朝走进了正方。

    进了张芳萧朝一看,却愣住了。

    只见一个看上去也就15岁左右的姑娘被五花大绑着,嘴里也堵着一块破布,被扔在了炕头上,眼睛又红又肿,脸上满是泪痕,此刻看到几人进来,立刻剧烈的挣扎起来,看上去又是畏惧又是惊怒。

    “你居然还强抢民女?”

    萧朝一把抓住了刀疤强的衣领子。

    “冤枉,冤枉啊萧爷,这是我第7放小妾啊!”

    刀疤强连忙解释道。

    “第7房小妾,怎么还绑着?”

    萧朝质问道。

    “是这么回事?她的老子是个赌鬼,输了银子赔不起,就把他女儿张草卖给我了!”

    刀疤强解释道。

    萧朝回头看了张强一眼。

    “萧爷,他没说谎,这丫头的爹叫张胜,也是个赌鬼,不过张胜的毒瘾可比我们大多了,去的也是真正的赌场!听说前几天输了一大笔,就把张草卖了。”

    张强证实道。

    “居然还有这种事!”

    萧朝听了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道:“刀疤强,这丫头我也要了!”

    “萧……萧爷,你怎么又涨价啊!”

    “我说要了就要了,你还敢反对不成!”

    萧朝可不会跟刀疤强讲道理。

    “是是,从今天起,这丫头就是您的了!”

    刀疤强哪敢反驳,立刻同意。

    “那还不把这丫头的卖身契、地契都拿出来!”

    “我这就去拿!”

    刀疤强连忙跑到了墙角柜子房,把地契卖身契都取了出来,然后签字画押。

    萧朝也签了字,确定了房产的归属之后,直接把刀疤强赶走,然后走到了墙角。

    只见张草双手被绑在身后,饱满的胸脯被勒得十分的明显,让萧朝看的心痒痒。

    那姑娘看萧朝一脸的猥琐,身体不由自主的想墙角缩了缩。

    “妹子放心,我可是好人!”

    萧朝吞了吞口水,从张草的胸部上收回了目光,然后伸手把绑着张草的绳子掐断。

    绳子一松开,张草立刻挣脱了束缚,跳下床冲向门外,门口的张强想要去阻拦,却被萧朝叫住了。

    “让她走!”

    萧朝道。

    张强愣了一下,张草已经从他的身边冲了出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