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萧朝?听说你成废物了?居然能恢复过来,真是走了****运!”刀疤强瞪着眼睛走了过来,道:“可惜啊,你得罪了我兄弟,好运就到这里了!”

    “那可说不准,我反而觉得你今天要倒霉!”

    萧朝讥笑道。

    “大胆,你一个武徒2重,居然敢在我大哥面前嚣张!”

    快手李四狐假虎威道。

    他昨天跟萧朝交过手,虽然比他强,但也就武徒2重的实力,所以今天请来了刀疤强,已经有恃无恐!

    “嘴还挺硬!”

    刀疤强哼了哼,对快手李四问道:“李四,你想怎么报仇,是让我打断他的手脚,还是拿住了,让你自己来?”

    “大哥,可以的话,我想亲自废了他!”

    快手李四露出了狠毒的神色。

    “好!”

    刀疤强点了点头,双手在胸前捏了捏,狞笑着向萧朝走了过来。

    “萧……萧爷,要不咱把银子都交出来求饶吧,或许刀疤强还能饶了咱们!”

    张强脸色苍白无血,声音也微微发抖。

    “对,对,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萧爷,咱们求饶吧!”

    ……

    张强4人说着,就要掏银子。

    “放心,一个武徒4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朝一挥手,把张强4人拦了下来。

    “喝?还挺狂啊!”

    快手李四惊讶的看着萧朝,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能力猖狂。

    “大哥,好好教训教训他!”

    “对,割了他的舌头,让他在狂!”

    ……

    刀疤强的6个兄弟也吵吵道。

    刀疤强眼中也闪烁出厉色,道:“萧朝,你以为自己还是武徒9重么?大言不惭,好,今天我这个武徒4重,就要狠狠的教训教训你!”

    他话音落下,脚下猛然用力,一阵尘土扬起,呼吸之间,就已经来到了萧朝的身侧,来了一招双撞掌,拍向萧朝的胸口。

    看着萧朝呆呆的站在原地,根本没有躲闪的意图,刀疤强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

    “好快!我的眼睛都跟不上。”快手李四一声惊叫,虽然有些拍马屁的嫌疑,但是也不全是假话。

    “完了,萧爷完了!”

    张强4人也不忍看了。

    “大哥不愧是武徒4重。”

    “萧朝这个废物根本躲不开,就等着送死吧!”

    “哈哈,大哥好样的,一招就打倒了萧家天才。”

    刀疤强的兄弟也纷纷加油助威。

    但是他们还未说完,就看到发呆的萧朝突然动了。

    只见萧朝突然抬手,施展出了萧家的崩石拳,以比刀疤强快了一倍的速度,后发先至,双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刀疤强的双手之上。

    萧朝的双拳之上隐约透着一股淡淡的红芒,如果有武者看到,肯定会发现萧朝使用了真气。

    可惜,刀疤强等人虽然练武,但是实力不高,连捕捉萧朝的动作都困难,更别说那一道真气了。

    砰。

    一声清响,刀疤强惨叫了一声,身体摔在地上,足足滚出了10多米。

    “疼……疼死老子了,老子的手断了!”

    刀疤强双臂扭曲着,疼的在地上打滚,五官都扭曲了。

    嘶!

    快手李四等人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

    之前他们还在呐喊助威,觉得刀疤强能够一招打败萧朝,但是现在情况完全相反,被一招打败的是他们的大哥,不仅如此,看萧朝的样子还很轻松,仿佛拍死一只苍蝇一样。

    “这是什么水平?最少也是武徒6重以上?”

    “跑!”

    这群混混平日里说多么讲义气,但是现在看到情况不妙,第一个念头就是跑路。

    但是他们刚刚一动,萧朝也动了。

    虽然没了极速符效果,但是萧朝的速度也是快人一步,也就是说可以后发先至。

    嗖。

    萧朝瞬间来到了快手李四的身后,一拳把快手李四打倒在地。

    紧跟着,萧朝开始追击其余6个混混。

    砰。

    啊。

    天啊。

    疼死我了。

    ……

    在萧朝追击之下,6个混混没跑出去十米,就被萧朝全部放倒在地,疼的呲牙咧嘴,满地打滚。

    “天啊!我没看错吧?这是萧爷干的?”

    “一拳打残刀疤强,然后放倒7个混混,难道萧爷实力恢复了?”

    “昨天还是武徒2重,今天就这么厉害,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我估计萧爷根本没被废,以前都是装的?”

    张强又是震惊,又是惊喜。

    不只是他们,连附近的路人也都露出好奇与惊讶之色。

    萧朝解决了刀疤强,也代表他们能够平安无事了。

    “李四,****你姥姥,你不说萧朝才武徒2重么?你家武徒2重有这本事!”

    刀疤强破口大骂道。

    “李四,你敢忽悠我们哥几个,回去之后,有你好果子吃!”

    “大哥,各位兄弟,我可没说谎啊!”

    快手李四刚爬起来,这时候听了差点又吓趴下。

    “几位,先把我们之前的恩怨解决下,你们的事情回去以后再说吧!”

    萧朝蹲在了刀疤强的面前,摸着下巴坏笑道。

    快手李四看了暗道不妙,昨天他就看到萧朝这种坏笑,结果就是赔了二十多两银子。

    “萧爷,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刀疤强忍着痛疼,厚着脸皮认错,道:“萧爷,你说吧,要怎么放过我们!”

    “好,痛快,我就喜欢痛快人!”萧朝十分满意,然后道:“我和几个兄弟,被你们突然围住喊打喊杀,受了惊吓,这样吧,拿些银子出来,请我们吃个饭喝个茶压压惊。”

    刀疤强不笨,可不会认为真就请吃顿反那么简单。

    “萧爷你觉得多少银子能让大家心安!”

    萧朝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扫了几个小混混一眼,看了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道:“我也不多要,每人20两,就可以走了。”

    “20两?”

    几个小混混惊声道。

    20两对他们也不是小数目,几乎是全部家当了。

    “怎么?不愿意?”萧朝把眼睛一瞪,6个小混混吓得面色惨白。

    “愿意,愿意!”

    6个小混混苦着脸,从怀里掏出20两银子,其中一个还不够,跟其他人借了几两。

    轻轻松松120两银子到手,萧朝也放6个小混混走了。

    “萧爷,我手不方便,你自己拿一下吧!”

    刀疤强已经疼的满头大汗了。

    “你想什么呢?他们6个没动手是20两,你动手可不是这个价了。”

    萧朝手里惦着装的慢慢的钱袋,邪笑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