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爷,我嘴笨,所以就不多说了,总之这第二杯我敬你!感谢你帮我赚了一笔。”

    第二个赌鬼站了起来,再次敬酒。

    这一次张帆有了真气,心里有了底气,端起海碗,不由分说就灌了下去,然后真气运行,进行化解。

    “好,爽快,萧爷就是萧爷,连干两大碗都面不改色!”

    第三个赌鬼端起了酒碗。

    萧朝有真气化解,是来者不拒。

    当满满一桌子菜上齐的时候,萧朝已经跟8个酒鬼干了1轮了。

    喝完了一轮,大家开始相互敬酒,扯皮。

    又喝了几碗,萧朝就算是有真气支撑,酒劲也上来了,开始跟8个赌鬼称兄道弟,吹牛打屁。

    “萧爷,萧爷,我服了,我张强彻底服你了,被我们兄弟灌了三轮,居然还是面部该色,强,强啊!”

    张强第4次端起了海碗。

    “萧爷,我先干为敬!”

    张强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张强的身体微微晃了晃。

    “来来来,先吃口菜!”

    萧朝道。

    “嗯嗯,多谢萧爷!”

    张强夹了一筷子肥腻的猪肉嚼了几口,然后伸着大拇指赞道:“好吃,聚贤楼名声在外,做出来的东西别说,还真是好吃!”

    “没错,这几两银子花的值!”

    原来这8个赌鬼也是第一次来聚贤楼吃饭,如果不是萧朝帮他们赚了十几两银子,他们平日里还真不舍得。

    “嗯,这聚贤楼的东西的确可以!不过跟我以前吃过的东西,那就差了不少了。”

    萧朝酒劲上来了,开始吹牛逼了。

    “萧爷是萧家出身,平日了应该吃过不少好东西!”

    “不对吧,我听说连萧家老爷子都经常来聚贤楼3层吃王厨子做的东西,这聚贤楼的厨子都是王厨子带出来的,手艺也不会差?”

    “萧爷,你莫不是喝多了,跟我们胡吹大气呢吧!”

    8个赌鬼也喝多了,完全不顾忌身份了。

    “什么吹?我说的是事实?”萧朝把眼睛一瞪,道:“满汉全席听过没?川菜、粤菜听过么?西餐?这些东西我吃过不少,可比这些菜强多了!就算是王厨子亲自做一桌也比不上。”

    “穷鬼,胡乱报几个不知道的菜名就说比我们聚贤楼的好吃,真能吹牛逼啊!”

    一个上楼端菜的店小二听到萧朝的话,嘀咕道。

    张强就坐在楼梯下面,听的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我萧爷本事可大了,那轮到你说三道四!”

    张强腾地站了起来,这家伙也是喝多了,说话都含糊了。

    店小二也只是嘀咕了一下,没想到客人反映这么大,脚下一滑,居然把端着的一盘鱼掉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这可是客人点的清蒸海鱼,是用飞鹰兽连夜从海星城运来的,这一盘就是10两银子!”

    店小二哭丧着脸,这鱼他可赔不起。

    不过很快,他就冲下楼。

    “好啊,你害我打碎了客人的清蒸海鱼,你快赔钱!”

    店小二抓住了张强的衣襟,他赔不起,那就赖在别人身上。

    “我赔你麻痹!”

    张强抡起拳头对着店小二就是一拳,打的店小二鼻梁骨都断了。

    “来人啊,打人了,来人啊!”

    店小二捂着鼻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喊道。

    不一会儿的功夫,聚贤楼十几个店小二跟养的几个保镖就过来了。

    张强几人一看,顿时怂了,连忙倒退了几步,红着脸道:“怎么地?聚贤楼了不起是不?”

    这边闹了起来,顿时吸引了众多食客的目光。

    “怎么回事?”

    聚贤楼的掌柜分开人群走了进来,目露精芒扫了张强等人一眼,随后看向受伤的店小二。

    “李掌柜的,这群人喝了酒吹大气,说咱们王厨的手艺不行,我只是看不过眼嘀咕了几句,没想到他们上来就打!”

    店小二捂着鼻子说道,却把自己的过错隐瞒了下来。

    “怎么地?我们萧爷喝多了吹牛逼不行么!”

    张强早就怂了,现在看到连聚贤楼掌柜都出来了,更是躲到了萧朝后面去了。

    “谁吹牛逼,你萧爷爷说的是实话!”

    萧朝可不干了。

    他也知道自己喝多了说了不该说的,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可就太丢脸了,况且还是被围着的情况下认错就更怂了。

    还有,他心里也觉得冤枉,前世地球交通发达,全国各地菜品,包括西餐什么的都有,吃得多,见得多,有许多都强于聚贤楼。

    “你一个穷鬼,连聚贤楼2层都上不去,能吃过什么好东西,居然大言不惭的贬低王厨!”

    店小二怒道。

    李掌柜也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这聚贤楼生意火爆凭的就是王厨子的厨艺乃是羽阳城第一的,这可是活招牌,不能让别人贬低。

    “小伙子,酒可以多喝,话却不能乱说,我聚贤楼这么受欢迎,就是因为王厨的厨艺!”李掌柜沉沉吟了片刻,道:“这样吧,你当众给我们聚贤楼道歉,还我们聚贤楼的名声,我们就放你离开!”

    “我凭什么道歉,吃过的好东西多还不行了咋的?”

    萧朝火气也上来了。

    “萧爷,萧爷,好汉不吃眼前亏,就认个错就是了!”

    “对啊,不就是喝多了么,没什么的!”

    “聚贤楼的保镖可不好惹,听说都是武徒9重的高手。”

    张强几个也悄悄的道。

    “我明明说的实话好不!”萧朝皱着眉头。

    “哪个说我厨艺不行?”

    正在这时,聚贤楼后边就发出了一声怒吼。

    紧跟着,一个光头壮汉提着菜刀凶神恶煞的走了进来,就如同要冲过来砍人似得。

    幸好,王厨也只是长相凶恶,并没有真的动手。

    “王厨你怎么来了,就是一个酒鬼喝多了,说胡话而已!你不用亲自过来的。”

    李掌柜解释道。

    “这年头说个实话都不行了!”

    萧朝也真是无奈了,但是这事他想解释都解释不清,总不能说他从另一个世界来,见过许许多多好吃的东西。

    “看来月以后还是少喝酒,真是误事!”

    在真气运转之下,他的酒劲也消退了一些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