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扰我!”

    萧朝不客气道。

    “哦哦!萧爷慢慢看。”

    “对对,千万别打扰萧爷。”

    几个赌徒顿时不出声了。

    一旁的快手李四一颗心也提了起来,盼望着萧朝看不出来,赶紧走人。

    事与愿违,不久之后,萧朝摸着下巴,嘴角裂开了一个弧度。

    “完了!”

    看到萧朝这个笑容,快手李四心都在淌血,每次萧朝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要输钱了。

    果然,萧朝把320文,全压在了右侧海碗。

    “我也押200文。”

    “我押300。”

    “我就160个了,全押!”

    ……

    几个赌徒纷纷下注,转眼之间,桌面上已经1000多文了。

    快手李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这如果输了,就是将近2两多银子没了。

    可别小看2两银子,这可是普通百姓1年的花销,萧朝在马场累死累活做一年也就600文钱,都不够一两。

    快手李四虽然比普通人赚得多,但是2两银子出去,也是放血。

    “如果输了,我这半个月都白干了!”

    快手李四心疼的要命,但是在几个赌徒催促之下,还是解开了答案。

    “全部押中,我赔一倍!”

    快手李四咬着牙,从怀里掏出了2吊铜钱。

    1吊铜钱,就是1000铜板,一两银子。

    “萧爷押了320,我赔你640文!”

    快手李四当先给了萧朝,而且十分的客气。

    他这是希望萧朝给他点面子,赶紧走,别砸了它的生意。

    “之前一口一个‘天才’、‘废物’的嘲讽我,今天我让你把内裤都赔出去!”

    萧朝心中冷笑,接过了640文。

    “继续,继续,别停!”

    萧朝道。

    “对对,别停,今天我要把这几个月输出去的都赢回来!”

    “太得劲了,前阵子差点把老婆都输给你,今天就要报仇了!”

    ……

    8个赌徒也催促道。

    “好好!”

    快手李四都要哭了,却不得不再次开局。

    “640文,中间这个!”

    萧朝再次下注。

    “我也押中间!”

    “我也是!”

    ……

    8个赌徒立刻跟着下注。

    “中间押中,赔一倍!”

    快手李四声音都嘶哑了。

    但是众人好不容易赢了钱,哪能轻易放他走,很快就让他又开了一局。

    这一次,快手李四赔了8两。

    萧朝的手里,也有了2两银子,另有560枚铜钱了,相当于在马场干了三年还多。

    “不行,下一次就是再赔16两,这可就把我老底儿都赔光了!”

    快手李四想到这里,心里更急了。

    “李四,干什么呢?快开局?”

    “对呀,你手里肯定不止这点钱吧。”

    ……

    赌徒继续起哄。

    快手李四神色阴冷,眼底深处也闪出一抹凶光。

    他做这门生意的确讲信用,但那是建立在赚钱的基础上,现在赔钱了,他露出了混混的本色。

    “慢着,萧朝,你每次都押中,我怀疑你是作弊了!”

    快手李四寒声道。

    “笑话,这么多人看着,我怎么可能作弊?更何况东西都在你手里,我连碰都没碰一下!”

    萧朝冷笑道。

    “对呀,萧爷怎么可能作弊,根本没机会吧?”

    “我们都看着呢,根本没作弊!”

    “李四,你输不起就就诬陷萧爷,丢不丢人!”

    ……

    赌徒们一阵冷嘲热讽。

    快手李四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就开了染料铺一样。

    丢人总比赔钱好!

    快手李四也顾不上许多了,打定主意耍赖了。

    “我说你作弊就是作弊,怎么?我快手李四说话还不管用了咋地?”

    快手李四叉着腰,瞪着血红色的眼睛在人群中扫了一眼。

    还别说,这快手李四发狠之下,身上还真透出一股凶悍。

    顿时,8个赌徒不敢出生了。

    快手李四可有不少道上的兄弟,惹急了真能拿刀捅他们。

    看到众人畏惧的神色,快手李四心中大悦,随后看向萧朝,威胁道:“你刚才都是作弊,识相的赶紧把老子的钱都拿出来!”

    萧朝神色一沉,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我光明正大赢来的,凭什么还回去?”

    “凭什么?就凭你李爷爷一双拳头!”

    快手李四冲过来,对着萧朝的面门就是一拳。

    “完了,萧爷要倒霉了!”

    “萧爷毕竟是废人了,挨一顿揍少不了了!”

    ……

    几个赌徒跟着萧朝赢了钱,现在也有些不忍心看了。

    砰。

    一声轻响,几个赌徒顿时露出来了惊愕之色。

    只见快手李四的拳头,居然被萧朝右手抓住,轻轻松松挡了下来。

    “我没看错吧?萧……萧爷居然挡住了!”

    “快手李四可是武徒2重,居然被萧爷挡住了!”

    ‘萧爷不是废了么,怎么能可能挡住?“

    ……

    8个赌徒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快手李四也十分的惊愕。

    武徒2级,双手能拉开一石之弓,怎么可能是一个废人能挡得住的。

    “在你萧爷爷头上动土,真是不想活了!”

    萧朝冷笑了一声,左手使出了黄级中品武学,崩石拳。

    呜!

    这一拳夹杂着一股恶风,向着快手李四的胸口砸去。

    快手李四也不含糊,同样伸出左手去挡。

    但是他拳头与萧朝拳头碰在一起,就知道自己失算了。

    萧朝的武学,可是黄级中品,比快手李四垃圾功法强了一层,最重要的就是萧朝修炼的《腾龙化日诀》内功心法十分的高明,根本不是黄级心法可比。

    砰。

    只见萧朝一拳,居然带着对方的手掌,一起砸在了快手李四的胸膛上。

    砰。

    萧朝同时放开了右手,是的快手李四站立不稳,一屁股摔在地上。

    哎呦!

    快手李四一声惨叫,屁股、胸口都疼极了。

    也幸好他挡了一下,不然肋骨会被打断。

    “李四,怎么?输了就想要耍赖么?”

    萧朝看着地上的李四,心中格外的舒爽。

    快手李四自突然觉得萧朝深不可测,心中生出了怕了,立刻求饶道:“不不不,萧爷,是我看错了,是小的无知,萧爷英明神武,咋肯能会作弊呢!”

    “嗯,这就好,不过,你刚才打了我,这笔账咱们得算算吧!”

    萧朝道。

    “萧爷,我……您,您大人大量,就饶了李四吧!”

    快手李四一骨碌从地上骂起来,脸色比死了爹妈还难看。

    “打了我就算了?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萧朝笑吟吟的,也学李四耍起了无赖。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