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遇到了赚钱的办法,萧朝怎么会就此错过?

    于是,萧朝决定留下来,把快手李四当成冤大头了。

    “来来来,下注下注!”

    快手李四很快就推完了海碗,再次开了一次赌局。

    在别人开始下注的时候,萧朝再次观看起刚才的录像,寻找放置小球的海碗。

    “怎么样,赢了一次,就不敢下注了”

    快手李四见又是萧朝摸着下巴好似已经走神了,没有下注,再次讥讽道。

    输了20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输给这个废物让他憋着一口气出不来。

    “谁说不敢!”萧朝嘿然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道:“我押40文。”

    啪。

    萧朝再次把40文拍在了中间的海碗面前。

    “又是中间?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还会是中间?”

    “他刚才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赶巧了!”

    “居然一口气40文全押了,看来要输了。”

    ……

    旁边7、8个赌徒嘀咕道。

    只有快手李四神色难看。

    他推动的海碗,当然知道这一次的小球依然是中间那个。

    “他娘的,这运气也太逆天了!”

    快手李四骂了一声,不情不愿的打开了中间的海碗。

    “中间正确,陪一倍,给你80文!”

    快手李四沉着脸输出了80文,给了萧朝。

    不过旁边的人大部分都下错了注,这一次快手李四依然在赚钱。

    “嘿,萧朝那你运气不错,希望你下一次还能猜中!”

    快手李四说着反话,再次推动来了海碗。

    很快,第3局再次下注,大家各自下注,也有2人心中犯起了嘀咕,觉得萧朝运气惊人,决定跟着萧朝下注。

    “萧朝,你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儿似得,要下注就快点!”

    快手李四心里莫名的烦躁,不耐烦的道。

    “急什么?”

    萧朝不慌不忙,继续看着自己的录像。

    片刻之后,萧朝看完,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这一次,我押中间这个海碗!”

    啪。

    萧朝又是一次全押,80文。

    “还是中间?这家伙莫不是疯了?”

    “80文,赢了就是160文,咱们一个月也就挣这么多了。”

    “那是赢,但是三次中间,赢的几率太小了吧!”

    ……

    几人又开始低嘀咕了,连想跟着萧朝下注的2人也犹豫了起来,最后摇了摇头,选择了其它两个位置。

    快手李四这一次神色没有变化,但是心里已经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萧朝没错,这一次再次押中了。

    “1次2次可以是运气,连续三次不可能这么巧吧?但是如果他早看出来了,一开始下注就行了,犹豫半天是干嘛?扰乱我?”

    快手李四偷偷看来了萧朝一眼,突然觉得这个‘废物’有点看不透的感觉。

    “李四?干嘛呢?还不开啊?”

    “不会真是中间的吧?”

    赌徒们打趣道。

    “嘿,还真让你们说着了,就是中间!”

    快手李四干笑了两声,打开了三个海碗。

    小球,果然还是在中间的海碗。

    “真在中间!”

    “又对了!”

    “难道萧朝能看出小球在哪?”

    “他以前是武徒,虽然被废了,没准还保留了一些本领!”

    ……

    8个赌徒目光闪烁道。

    “来萧朝,160文,你的了!”

    快手李四心里发苦,从收来的铜钱里数出了160文,然后开始收拾摊位。

    当然,赔钱算不上,但是快手李四已经觉得不对劲了。

    “我就不信这个邪!”

    快手李四再次开了第4局,而且这一次他也是拼了,一双手都出现了重影了。

    “怎么样?萧朝,你还能猜中?”

    快手李四喘着粗气盯着萧朝,心里其实也在打鼓。

    这一次,他全力施展,最后小球的位置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稍等,我先想想!”

    萧朝风轻云淡,继续观看着自己的录像。

    这一次,8个赌徒都没有着急下注,都在等着跟萧朝。

    “我就不信这么快,他还能看出来!”

    快手李四也没有催促了。

    “右边,160文!:

    啪。

    萧朝把160文拍在了桌子上。

    “我也押右边的海碗!”

    “我押80文,右边的。”

    “40文!”

    ……

    8个赌徒,一口气押了过去。

    快手李四见了,额头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除了萧朝160文,其他人也都几十文钱,加起来都快600文了,这如果输了,那可就不妙了。

    “快开,愣着干什么?”

    “对,快开!”

    ……

    赌徒一边说着,就有一个人等不及,自己把右边的海碗掀了起来。

    海碗打开,一个鲜红的小球立刻滚了出来,鲜红刺目。

    “中了中了。”

    “哈哈,160文,快陪我160文。”

    “草,老子刚才试什么?居然才下注40文!”

    ……

    几个赌徒有的兴奋,有的懊悔,然后纷纷伸手找快手李四要钱。

    快手李四靠这个生活,可不能赖账坏了名头,于是老老实实赔了大家一倍的铜板,最后更是黑着脸赔了萧朝320文。

    “各位散了吧,今年天就到这里了!”

    快手李四觉得事情不妙,开始收拾摊子想要溜走了。

    刚刚赢了一把的赌徒见了可不干了,他们刚才输了不少,现在眼看能赢回来,哪能让萧朝溜走,于是按住了快手李四的桌子,拦住他不让走。

    “喂喂喂,李四,你太不讲究了,我们还没过瘾呢,咋就收摊?”

    “就是,赢了钱就想走,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来来来,在来几把!”

    ……

    “几位,今个儿我还有事,真得走了!”

    快手李四急道。

    “艹,快手李四,你这也太不像话了,赢了我们的钱就想走?”

    “我这个月都输了一两银子了,你可不能跑了!”

    “就是,我们才刚开始赢钱,你就想跑!”

    “原来快手李四是个输不起的家伙,大怂包一个!”

    ……

    赌徒们怒道。

    快手李四见犯了众怒,不得不放下摊子。

    “好好好,我李四还是输得起的,那就再来几把。”

    快手李四不得不把摊子摆上,再次推动海碗。

    刷刷刷。

    快手李四双手如飞,推完之后,更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瞪着眼睛盯着萧朝。

    这一次,他是真的拼了。

    “萧爷,咋样,看准了没有!”

    “萧爷,大家能不能赚钱,可就靠你的了!”

    “萧爷,赢了钱,晚上我们哥几个请你去聚贤楼!”

    之前还在嘲笑萧朝是废物的赌徒,现在都转了性,把萧朝当成了财神爷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