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目前大山村各行各业还是非常不健全、不平衡的,除去种植、伐木一直在不断开拓外,其余都发展很慢,有很多行业诸如采矿、冶炼、医馆、畜牧等,至今都没有合适的人才出现,处于止步不前的状态。

    而这些行业的人才都是非常稀缺的,除去极个别可以做任务收取,则只能等待系统刷新相应人才出来!杨锐倒是清楚其中几个获取职业人才的任务,但是一直没有遇到相应的任务线索,所以也只能等待。

    见过木匠陆明之后,杨锐便让王海随自己一起再次选拔了武力值较高的60人,分别交由内谷王涛和外谷李宏带着练级,以尽快转职为1阶民兵,扩大士卒规模。陈平和陈立两人目前已经专门带兵刷山匪,以及驻守外谷的初级关卡。

    当前大山村的2阶兵数量已经达到80多人,然而却被山匪的关卡阻挡在半山腰的位置,无法建功。杨锐很清楚,面对山腰的这处初级关卡,强攻是无法达到目的的!

    初级关卡五六米之高,不借助攻城器械的情况下,2阶兵根本无法攀爬而上!而若是直接攻击关卡本身,想要徒手破坏掉关卡的100耐久度,不知到要到猴年马月了!最重要的是关卡上有十余名弓箭手,居高临下射击,恐怕等不到关卡耐久度降下来,攻城的士卒就该死光了!

    “主公!”

    “主公!”

    正在杨锐一筹莫展之际,陈立、陈平带着一众刷山匪的士卒回到了外谷关卡。

    “禀告主公,今曰清缴山匪,共获基础枪法技能书11本,短枪10支,金钱1200余铜。只是山腰处的初级关卡仍然无法突破,请主公示下。”陈立上前汇报道。

    “嗯,关卡的事情确实较为棘手……”杨锐沉吟道,“……不能艹之过急。”

    “是,主公!”陈立应道,又似乎想起了其他什么,“启禀主公,今曰在山匪关卡处,有一名小牧童随着关卡内的枪兵被冲了出来…

    …”

    “哦?牧童?快带过来一见。”杨锐心道,果然是想什么来什么!这“牧童任务”就是杨锐所熟悉的几个获取职业人才任务之一,却是没想到这“牧童”竟然是从山匪关卡内刷新出来的!

    很快,陈立就将牧童带了上来。这名孩童俏生生的,头上仅仅留着三搓头发,腰间挂着牧童特有的一把竹笛,样子十分可爱。不过牧童见到杨锐之后却是躲躲闪闪的,一副害怕的样子。

    “来,吃个烤甘薯。”杨锐见到牧童这番样子,顺手从背包中掏出一块“一品香”特制的烤甘薯递给了他。

    牧童毕竟是孩童心姓,虽然怯生生的,却是没能抵抗住烤甘薯的香味,稍一犹豫便将烤甘薯接了过去,大口的肯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偷看杨锐一眼,模样愈发得可爱!

    “慢慢吃,为叔这里还多的是呢!”杨锐又是掏出一块甘薯,在牧童眼前晃了晃,“不过,吃过甘薯可要告诉为叔小童是从何处来的哦!”

    “小童……啊呜…

    …来自…嗯啊…来自山对面的葫芦谷!”牧童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糊其辞地回答了杨锐的问题。

    山对面的葫芦谷?难道大山村所在的这处山谷并不是葫芦谷?!剿匪卷轴上出现的“葫芦谷”难道另有所指?小童的回答顿时让杨锐一愣,若是山对面还有一处山谷的话,那可就十分出人意料了!小地图上可从未显示过的!

    “葫芦谷?葫芦谷?”这时站在一旁的王海反复念叨着牧童说出的这个名字,面现思考的神色。

    “难道王海老丈曾经听说过葫芦谷?”杨锐发觉王海的异常,顿时问道。

    “启禀烈阳村长,这葫芦谷一名小老儿很久前好像听上一辈说起过,不过事情很是久远了,小老儿一时也想不起来事情的原委了。”王海一番苦思冥想,尔后才缓缓说道。

    “那我大山村所在应该不是葫芦谷了?”杨锐追问道。

    “大山村所在的这处山谷,并没有确切的名字,不过由于黑龙潭的原因,祖上习惯称之为黑龙谷…

    …”王海思考之际简单介绍了几句。

    “哦,是这样啊…”杨锐见王海似乎也记不起什么线索来,自言自语道,“那看来大山村所在就真的不是葫芦谷了,难怪这帮山匪没有下山来运送补给呢,原来是另有取米之处啊…

    …”

    “啊!烈阳村长,小老儿想起来了!亏得村长提醒啊!”这时王海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

    “记得小老儿还很年轻的时候,大山村几个放羊的孩子走丢了,死活都找不到,村民们全体找了三天都未有消息,就在村民们以为这几个孩子不是被狼吃掉也得饿死的时候,他们却自己回来了。

    这几个孩子口口声声说是误走入了葫芦谷中,还有人给他们吃的云云,大家皆是不信,只有村里的几个老人没有作声,如今看来这葫芦谷果然存在啊!”

    王海的目光看向远方,思绪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哦,原来如此!”杨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心道这牧童看来并非普通牧童任务那么简单的!

    继而目光渐渐转向正吃甘薯的牧童,发现他已经吃光了手中的甘薯,于是杨锐又递出一块甘薯,小牧童这次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

    如此,小牧童吃了三四块甘薯之后便打起了饱嗝,虽然仍是眼巴巴的,却再也吃不下去了。

    “甘薯还有很多,什么时候想吃都有的。”杨锐摸了摸小牧童的头,“来,现在先告诉为叔,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小牧童仍然怯生生的,不过却没有反对杨锐去摸他的小脑袋,不过听到杨锐的问话后,眼睛里却是泪珠滚滚的,好像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一会儿牧童就哭了个稀里哗啦。

    杨锐自然又是好一番哄,费劲了力气才使小牧童安生下来,抽抽噎噎地慢慢开始说话了。

    “……放羊的时候,小羊羔调皮…跑到了小山上,小山上有…有坏人,我很害怕…转身想回去的时候别他们给挤到了…到了这边。”小牧童吞吞吐吐地终于说出了一个大概。

    “那你怎么知道小山上那些认识坏人的?”王海见机问道。

    “是坏人!就是坏人!他们每隔四天便会到村里来抢粮!就是坏人!”小牧童愤愤地抢道,这次没有丝毫的磕磕巴巴,可见小童对这些坏人痛恨之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