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村长请坐吧。”

    杨锐将9品白狼皮呈到刘县尉的书案前,正要再次拿出剩余几样礼品的时候,这位县尉终于开口说话了。

    “谢大人!”杨锐轻轻坐在了县尉书案的斜对面。

    既然刘县尉已经开口,杨锐便没有继续拿出另外几样东西,他决定先听一下县尉的口风。

    “一品香王掌柜曾出面推介过烈阳村长,能入得了王掌柜法眼,想来烈阳村长必然有些不凡之处,今曰一见烈阳村长也算是年轻有为啊!”刘县尉轻轻将手中书籍放在书案上,轻言慢语地将杨锐夸奖了一番,只是眼神却有些飘忽,稍一观察之后便没有多少留意在杨锐身上。

    “草民谢大人夸奖!”杨锐站起身来抱拳道,“都是大人治理有方,使得偌大钜平一县法纪严明,万民安逸,才有我们草民的平安生计啊!”

    县尉府本来就是管理治内治安的,杨锐一番话显然让刘县尉提起了一些兴趣。

    “呵呵,如今太平盛世,我大汉国富民强,本官和泱泱众生一样,只是承了汉室的福分而已!”刘县尉呵呵一笑,不过也只是应应景,很快便重归于沉静,仿佛又有拿起书本继续研读的趋势。

    “县尉大人,方才草民第一次面见大人,心下稍稍有些紧张,所以心意未能表达完全。”杨锐见机站起身来,将所带的物品复又一一拿了出来。

    看到这位县尉态度不紧不松的,大有冷场的趋势,杨锐心下决定还是做得彻底一点为好。虽然临来之际赵管家也给自己透了透底,交代了一个底限,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还是做得稳妥一点比较好,无非是多破费一些,但相比起身上所带的几样东西,还是拿到任务更重要一些!

    “大人,这是两颗9品珍珠、5单位9品蜂蜜、3条9品螭霖鱼,一点小小的心意,还望大人不要嫌弃。”杨锐边说边将几样东西一件一件呈现到了县尉面前的书案上。

    “烈阳真是客气了!王掌柜已经向本官介绍过你,毋需如此麻烦的。”刘县尉一边推让一边道,脸色也逐渐转暖,丝毫不见了刚才的淡漠,连称呼都变了。

    虽是推让一番,但最终刘县尉还是从容地将杨锐的礼品悉数收下,放到了书案之后,然后兴致大发地与杨锐攀谈起来,从杨锐本人谈到大山村的民生,几近无微不至。

    “上次王掌柜提起,烈阳村长大有一番抱负,想要为汉室多做一些事情。今次一见烈阳村长果然是年轻俊杰啊!”刘县尉谈到高兴处,又是将杨锐大加夸赞一番,仿佛发自内心深处,比之前番有诚意多了!

    “大人夸奖了,只是草民虽有心报效汉室,却是苦无门路!还望大人多多指点!”杨锐感觉到肉戏快要来了,于是开口尝试着引导一下。

    “哈哈哈,烈阳不提此事本官也已有所打算。自从王掌柜提起烈阳之事,本官就有所考虑,不过当时未曾见过烈阳本人,本官也不好安排。今次相见,烈阳如此才俊,本官也可以放心了。”刘县尉畅然大笑。

    “多谢大人提点之恩,草民必将铭记于心!”杨锐感谢道。他知道下面即使自己不问,这位县尉大人也该说出个缘由来了。

    果然,刘县尉稍一思量,脸上的表情一收,便沉下声来道:“本官左右思量之下,当前烈阳有两条门路可以选择。其一,可以考虑留在我县尉府,从普通差役做起,但有功劳便可按功行赏,提拔重用;其二,可以接取我县尉府的特定任务,完成之后若有所建功,也可由本官向县令举荐。”

    呃?杨锐顿时有些迷茫。从刘县尉态度变得严肃开始,杨锐就知道他要谈正经事了,不过听完这位县尉爷的一番话之后,杨锐却有点不知所措了。

    关于初级官职的系列任务,虽然全都各不相同,但是前世论坛上概括得已经很明确,在三国区来讲,几乎都是县尉府发布的清剿任务。

    而现在刘县尉却给了杨锐两个选择,一个是直接留下来跟着他干,另一个是领取任务帮他干,事成之后由他出面推荐。而后者应该就是普通情况下的清剿任务。

    选择后者完成相应任务后,就能拿到杨锐所需要的初级官职---亭长,这也是玩家领地升级小镇的潜在条件。不过事出反常,杨锐不得不考虑一下如果留在县尉府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而偏偏刘县尉讲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一双眼盯着杨锐,应该是要杨锐做出一种选择,然后他才会继续进行下面的环节?

    “启禀大人,小人学疏才浅,于此之道不是太明白,还请大人指点!”杨锐左思右想无果,于是干脆装傻,向县尉大人求助。

    “也谈不上孰优孰劣,留在县尉府当差,在本官手下自然方便,但或许会受些羁绊,你自己的村庄可能就照顾不周全了;而接本府的任务则相对十分之自由,规定条件下完成之后再来找本府推荐即可,只是推荐的结果本府便无能为力了!烈阳再思量思量。”刘县尉稍一思索便缓缓道来,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杨锐。

    这下可真把杨锐给难住了。从事发特殊姓上来看,选择第一项多半会有与众不同的收获,甚至是唯一姓收获!但是从难易度上来看,普通的任务必然更好完成一些,选择第二项更接近杨锐的既定目的,然而却可能与一个契机擦肩而过!并且还有可能得罪了眼前这位县尉!

    “草民自然愿意跟随在大人的左右,留在县尉府当差!”杨锐边说边拿眼睛余光观察着刘县尉,见他没有多大反应,才继续说道,“然而,大山村百废待兴,一众老小还未找到合适的人托付,所以…

    …”

    刘县尉的额头紧了紧,嘴巴也在倾听间努了起来。一直在留意他的杨锐自然发现了问题,所以选择暂时停了下来。

    这稍稍一停顿并没有让刘县尉表情有何改观,一直都是在聆听的样子,于是杨锐不得不硬着头皮又接着说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