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突破山匪的关卡,也就意味着暂时无法完成王海发布的任务,也不能实现杨锐规划已久尝试收服山寨的目的。不过每天10本上下的基础技能书掉落数量,已经足以让杨锐刷地乐此不疲!

    于是,杨锐除去安排大山村的各项生产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带兵刷山匪上面。七八天时间过去,杨锐先后获得基础枪法80余本,转职2阶短枪兵52名,其余不是正在训练体悟中就是等级未达到20级转职标准!

    “难怪前世各势力为原生匪类营地、各种原生人形NPC野外营地等抢地头破血流,大概就是因为这高产的技能书吧!这在中阶兵之下(5阶至7阶为中阶,转职中阶兵需要其它相应条件),可全都是一本本进阶凭证啊!”杨锐不禁感叹道。

    前世杨锐未曾建立过领地,对士兵进阶之难感触不深,对于山匪营地特姓没有多少认知,仅仅知道原生营地刷兵的妙用,其它就不是太清楚了。

    现在看来,前世玩家迟迟未发现原生营地刷兵的作用,一方面是没有觉察到原生营地可以通过特殊方式占领收服,另一方面很可能也是为了取得更多的技能书,而耽误了发觉的时间!

    就这样,杨锐一边练兵,一边等着“一品香”那边的消息。直到10多天的时间过去,杨锐才等来了姗姗来迟的“一品香”车队,这次车队的规模增加到了10辆马车,护卫竟然增加到了30名!

    “烈阳村长,这次来地较迟,怕是让村长久等了吧!”赵管家开门见山的道,“甘薯在泰山郡几个县的一品香作为菜肴推出之后,倒也是个新鲜物事,很快便成为了达官显贵所钟爱的饮食佳品,销售前景看好。

    一品香也正在打算将甘薯推广到整个兖州和其他州郡的几个大城,本来5天前赵某就带着车队过来与烈阳村长交易的,但是进入山区之后就碰上了一拨贼人拦路,多亏了家臣护卫忠心才使赵某得以脱身,身上财物也无损失,不过却是折损了数名家卒!”

    听到“贼人”二字时,杨锐终于明白“一品香”此次加派了如此多护卫的原因了,同时也敏感地留起了心。“贼人”是什么?原生系统人形NPC匪类啊!就像大山村外谷对面的山匪一样,是战略资源!

    “哦?竟然有这事?!不知道打劫车队的贼人在何位置,若是需要的话,大山村倒是十分乐意协助贵方浇灭这群害人的东西!”杨锐试探道。

    “不瞒烈阳村长,车队实在一进山区的边缘地带遇到的贼人,想来他们的老巢应该也在那附近吧!不过他们的实力…

    …的确是不容小视啊!”赵管家说着停顿了下来,显然是觉得大山村现在并无对付贼人的实力。

    这一点杨锐倒是十分清楚的,“一品香”的护卫最低也是3阶兵的实力,却是被那帮贼人灭杀了几人,可见其实力的确不是大山村现在所能对付的!杨锐如此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套取一些有用的信息罢了。

    “哦!是在下疏忽了,大山村现在的实力自保都未必够,想来很难有所帮衬的!”杨锐低头一叹,继而问道,“不知上次托付王掌柜的事情县尉府那边可有消息?能早一曰提升大山村的实力,也能更好的与贵方合作,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遇到几个贼人就束手无策了!”

    “想到烈阳村长会有此一问,这方面村长不必担心,赵某正要跟村长说起此事…

    …”赵管家微笑着捋了捋胡子。

    杨锐本是想借着贼人的机会催促一下此事,没曾想赵管家竟然真的带来了消息,这“一品香”的办事效率的确不低!

    接下来,赵管家不紧不慢地将事情的前后说了出来。原来,几天前“一品香”的车队遇到贼人抢劫之后,王掌柜便到县尉府报告了这个情况,顺便提及了一下杨锐和大山村的情况。

    以“一品香”的实力,和钜平县县尉府应该没少打交道,县尉在得知了贼人行径之后先是安慰了王掌柜一番,允诺将尽力解决贼人的问题,并表示时机合适的情况下可以见上一见杨锐。

    “如此便多谢王掌故和赵管家费心了!”杨锐听赵管家讲完,诚心地见了个礼表示感谢,并从衣袖中悄悄掏出了100银子塞到了赵管家手中。

    100银不算小数目了,几乎是大山村这10来天刷怪的大部分收益。杨锐对王掌柜都没有这么大方过,对于一个小小的赵管家送出这么多,实在是由于任务取得线索而高兴。

    另一方面赵管家作为两家生意的直接经手人,做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100银放在王掌柜手中或许不算什么,用在赵管家手中起的作用应该更大一些!

    “烈阳兄弟实在是太可气了,赵某也不过是转达一下信息而已,怎么好…

    …”赵管家稍一推脱,四处观察一下左右无人注意,便将100银收下了。

    100银收下之后,赵管家对杨锐的称呼都改了,直接变为了“兄弟”!

    “赵管家两次过来都只在这关卡之中,已是十分怠慢!若不是蔽村处于大山深处,实在破落而又偏僻遥远,再该请赵管家到村中一坐了。”杨锐恰到时机的转移了话题。

    “哪里哪里,赵某早知从大山村到此处都是道路崎岖,将甘薯运到这里交易避免了我等好大的不便,还得感谢你们啊…

    …”

    “呵呵,赵兄,喝茶喝茶…”

    在两人毫无边际的漫谈中,那边的甘薯已是装载完毕,整整10马车,10000单位。

    “烈阳兄弟,此次共计交易甘薯10000单位,最近钜平粮食脱销而价格有所上涨,基本上已经达到4铜每单位,咱们就以这个价格为标准结算吧,共计40万铜…这是4000银,还请兄弟查验好了…”这次赵管家直接给了个整数。

    “烈阳早就说过,赵兄做事我一百个放心,自然毫无查验的必要!哈哈哈!”杨锐接过银票一把放在了怀里,哈哈大笑道。

    “烈阳兄弟真是个爽快人!哈哈哈!”

    两人又是客气一番,杨锐向身边的陈立、陈平交代几句之后,便跟着“一品香”的马车队一起赶往了钜平县城。既然县尉府那边已经搭上了线,此行也是必须的!

    一路上,杨锐和赵管家都在一起,少不了畅谈甚欢,亲近程度又是增加不少!当然,杨锐少不了问到了前次贼人出没的具体位置,赵管家在路过的时候便给杨锐指了出来,甚至连当时的情形都向杨锐详细叙述了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