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克腾收起榴弹发射器,冲旁边的一个战士一挥手,那个骑兵打马跑了过去,抽出马刀俯身在谢韦林.科辛斯基的身上戳了两下。看到地上的尸体已经彻底的死亡,希克腾拨转马头和几个远东骑兵打马冲进了岸边的树林。

    接下来的几天,驻守在第聂伯河西岸各个河口地区的外东北加强旅各个营连分队,不断的阻截着少数侥幸穿过里海舰队封锁的哥萨克人。

    西部战区的主力部队彻底消灭了第聂伯河东岸的哥萨克连军主力以后,就渡过了第聂伯河向西部杀了过去。驻守在西岸的加强旅各个分队,也开始配合里海舰队,进攻第聂伯河下游河面上的一个个石头岛上的哥萨克堡垒塞契。

    希克腾站在一艘蒸汽驳船的甲板上,看着宽阔河面中间的那座石头小岛,这次他所在的连队乘坐几艘整齐驳船,进攻这个石头岛上的哥萨克塞契。

    这个石头岛并不大,围了一圈高高的土围子,外面挖有堑壕,还修建了建立了简陋的圆木围墙,并设有塔楼和射击孔。

    土围子上架设着一些小口径的前装火炮,再加上险峻的地势和坚固的防御工事,在这个时代还真可以算是一座不错的堡垒。

    这几天岛上的哥萨克人,看到河面上不断驶过的里海舰队船只,已经意识到了危机。此时塞契内部只驻扎了少数的扎波罗热哥萨克卫队,剩下的都是哥萨克的老弱妇孺。

    但是岛屿上的哥萨克塞契的物资储备都很充足,而且火炮、火绳枪、火药和各种冷兵器都不缺,岛上无论老人还是妇女、孩子,拿起武器都是战士。

    这几天这个岛上的哥萨克塞契也在疯狂的加固着工事,男女老少都动员了起来,试图依靠石头岛的地形和坚固工事守住堡垒。

    而且石头岛上哥萨克人放弃了外围的堑壕,并将外围的木质围墙拆掉,大批原木也都搬进了土围子,加固堡垒的防御。<>

    当希克腾他们乘坐的蒸汽甲板驳船来到石头岛周围的时候,土围子上的哥萨克守卫敲响了破钟,岛上的哥萨克都拿着武器来到了土围子上。

    十几艘蒸汽甲板驳船围住了石头小岛,然后船上的双联水冷重机枪陆续开火,对土围子上的哥萨克人疯狂扫射。

    此时土围子上挤满了哥萨克人,大部分都是留守的老弱妇孺,十几挺双联水冷重机枪铺天盖地的洒下的炙热的弹雨,瞬间就把土围子上的哥萨克人扫到了一片。

    石头小岛上的土围子到处都是被打成筛子的哥萨克人,他们蜂拥着逃下土围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哭喊声响成了一片。

    这时,空艇分队的两艘飞艇按时赶到了石头小岛的上空,也开始用吊舱后部的双联水冷重机枪向土围子进行扫射。

    无数哥萨克人拥堵在土围子上,从天空向下俯视,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两艘飞艇用机枪居高临下的扫射,把土围子上的脑袋纷纷打得爆碎,鲜血脑浆四处迸溅,场面极其血腥惨烈。

    土围子上的哥萨克人被清理一空以后,两艘飞艇开始向土围子内部分别投下了几枚燃%烧弹,瞬间在土围子内部掀起了一簇簇冲天的火焰,火势迅速蔓延,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连成了一片,使得土围子内部的房屋和人员,都被狂暴的火海所吞噬。

    希克腾和战友们站在蒸汽驳船甲板上,看着远处石头小岛上那个土围子的冲天火焰,听着里面凄厉的哀嚎和哭喊,感觉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大伙燃烧了很久才逐渐熄灭,即便距离挺远,但是希克腾和战友们依然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那种难闻的味道,很多人的胃里开始反酸水,强自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随着一阵阵汽笛声响起,十几艘蒸汽甲板驳船开始缓缓的靠上了石头小岛。

    “轰隆”的一声。<>

    船头的踏板搭上了岸边,希克腾转身大喊道:“登岛……动作快一点……”

    一个个远东军官兵登上了石头岛,然后端着枪向土围子走了过去。此时空气中那股令人作呕的气息也变得极其浓郁,一股炙热的气息扑面袭来。

    岛上的哥萨克人已经将土围子的两个大门从里面封堵住了,几名工兵拿出炸药分别对两座大门进行了数次爆破,才炸开了土围子的两座大门。

    几个远东军官兵小心的走进了土围子,可是他们马上就捂着嘴冲了出来,纷纷跑到一边哇哇大吐了起来。

    希克腾和远东军官兵也都好奇的走进了土围子,可全都没有经受住考验,从里面跑出来跟着一起吐。

    土围子里面的情景太瘆人了,被烧焦炼化的尸骸纠缠着,层层叠叠的堆积在一起,那的画面令人终身难忘。

    还有就是里面的味道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反正希克腾他们连的官兵,将近十几天只要吃饭的时候看到肉,就会恶心甚至呕吐。

    远东军发动的冬季战役,进展的十分顺利,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战果。而且整个战役的耗费的时间也大大的缩短了,这是战前根本没有预料到的。

    冬季战役仅进行了几天的时间,远东军十个主力师就横扫了乌克兰南部第聂伯河东岸地区。这也得益于哥萨克联军在第聂伯河东岸集结的原因,结果远东军突然发动了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打了哥萨克联军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战区司令部还在第聂伯河东岸投入了一个加强旅,并在各个河口处布置了阻击阵地。里海舰队也派出了数百艘内河机帆船和蒸汽甲板驳船封锁了第聂伯河,使得哥萨克联军的主力,基本没有逃出远东军的包围。

    即便一些哥萨克人赶在远东军主力杀到之前,乘船渡过了第聂伯河,但是也大都被里海舰队消灭在河面,就算少数人侥幸冲出里海舰队的封锁,也被战区司令部布置在西岸的加强旅剿灭了。<>

    西部战区司令部将东部的扫荡任务交给了后续游牧支队,工兵部队在第聂伯河架设了几条浮桥,远东军主力部队呼啸着冲过了第聂伯河,向第聂伯河西部的草原冲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