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峰有些憋闷,自己找人来做掉梁天成,没想到佑天帅竟然和他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扇自己嘴巴子吗?

    见到佑天帅几人离开,邵峰便是愤恨了起来,今天这事绝对不算完,佑天帅这狗杂种,收钱不做事,定然要找机会搞一搞他。

    不过不至于搞死,虽然邵峰并不害怕邵德强,但他们两人在大德的地位几乎算是平起平坐,地位实力相差不了多少。

    “还有其他事吗?”梁天成抿了一口茶,惬意的说道。

    “你别得意,早晚有你好看的,我劝告你还是听人劝是饱饭吧,别到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邵峰一脸阴晴不定。

    “好,我喜欢这种感觉,就像在飞翔,怎么死的,我确实想知道怎么死!”梁天成起身,转头离开,走到门口顿了顿回头说道:“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我要是完好的走出去,你就怎么怎么样的嘛……”梁天成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邵峰,笑了笑说道:“没事,我没听到,没听到,就当……就当狗放屁了,对了,谢谢你的茶,不过安溪铁观音用你这个杯子喝味道就些差了!”

    “梁天成!”

    邵峰咬着牙齿嘎嘣作响,心中怒火无处可泄,猛的一伸手便是将手里的十几万的核桃砸了出去,直接砸在了茶几对面摆放翡翠的架子上,顿时一块泰国老坑玉掉落在了地上摔得稀巴烂。

    邵峰收买自己让他的儿子顺利的去追贺彩,这其中梁天成也能猜测出一点味道出来,定然是邵峰惦记着贺国强贺氏集团。

    不过贺氏集团是谁想惦记就惦记的吗,这群人太看表面了。但就是查*也不会查出来贺国强的底细,这事是毋庸置疑的。

    甚至就连贺国强公司内部,知道贺国强在为谁做事的几乎都没有,这件事保密工作做得绝对不亚于机密文件!

    周末梁天成本想去中药店给李队长曾经代号叫做山鹰,自己亲自训练带过的兵给他抓点中药的,毕竟答应了人家要帮助他治疗脏器衰竭,可是没想到,贺彩和孙晓晓这两个妮子非要让自己做免费司机,载着他们去逛街!

    “你去不去?”贺彩凶巴巴的说道。

    “不去!”梁天成摇头说道。

    “真不去?”

    “真不去!”

    “好你不去,晓晓关门!”贺彩指挥孙晓晓。

    “关好了!”

    “嗯,晓晓美人计上!”贺彩甩了一下头,对着孙晓晓说道。

    “啊?好吧好吧!”孙晓晓刚要反驳,看到贺彩瞪着自己,便灰溜溜的小跑了过去,抱住了梁天成的手臂,身体不停的摩那个擦,娇滴滴的说道:“兵哥哥哥,伦家想出去玩耍,你陪我们去好不好嘛……”

    “呃……”

    梁天成浑身一个激灵,连忙点头答应下来。孙晓晓这是要逆天吗,这么有料你麻麻知道吗,再摩擦几下,自己就可能无耻的硬了,那样可真是糗大了。

    硬了不可怕,可怕硬了没处泄愤!

    贺彩咯咯一笑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梁天成,让他去车库提车。到了车库他才发现这车钥匙根本就不是开雪佛兰的,让他郁闷的在雪佛兰跟前鼓捣了半天,最后才知道原来是旁边那台红色法拉利小跑的。

    这妮子真是有钱没处花了,自己老爹有钱你也不能这样花吧,法拉利啊这可是,而且还是限量版,你是有多败家,这样的媳妇谁敢要?

    梁天成将车子开出了车库,载上了贺彩和孙晓晓就杀出了别墅,形式在市郊公路上。

    不错这车子的性能还行,不过跟我以前开过的那辆似乎差了一截!

    梁天成开了段路程,便是给了这车子一个评价,一般般,当然这是对于他而言,毕竟他可是亲自驾驶过车王的车子的,那在f1的跑道上那叫一个爽!

    贺彩和孙晓晓坐在后排座椅上,聊着女生的话题,星座,服饰,化妆品……

    今天贺彩和孙晓晓穿的就不是上学时候穿的那样中规中矩了。

    贺彩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连体裙,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知道自己料不足又在外面穿了一件小披肩,来掩饰自己没料的胸,膝盖下面光滑修长的美腿裹着纯色丝袜,让人想入非非,在她和孙晓晓说话之间,扭动的身子,两腿无意的岔开,梁天成没少偷瞄。

    “粉色的……妖精啊!”

    梁天成浑身一个激灵,暗自道。

    孙晓晓穿得就要比贺彩童真得多了,一件宽大是t恤上面印着两只大大的卡通眼睛,而那眼睛的位置正好在她胸料十足的位置,虽然t恤宽大但丝毫不影响她傲人的身材,将那两只大眼睛撑得很立体很逼真。

    “这眼珠子真大,别看我,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梁天成对着后视镜瞪了一眼,佯怒道。

    红色法拉利按照贺彩的指引,停在了宏博商场门口,车子一停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虽然大德市有钱人并不少,但这种装逼炫酷的法拉利还是很少见的。

    “快给我拍个照,我要发微博,嘿嘿,这个姿势怎么样……”

    “呃,你那姿势好像小三……”

    “太装了吧,这车得多少钱,脑袋多大买这车!”

    “看没看到,车里的人,肯定是富二代,咦,那小白脸司机是被后面那两个女孩包养的吧?”

    “谁知道了呢,不过看那小子的体格子貌似不强啊,怎么就这么有福气……”

    “拍好了吗,不行不行找个不好看,赶紧从新拍,快给我拍照,我要发微博!”

    “我要有这车,还怕泡不到妹子吗,可怜我五指姑娘夜夜操劳啊!”

    一群人叽叽喳喳有的要拍照,有的羡慕,有的则是嫉妒恨。

    贺彩和孙晓晓对这些人的目光不以为然,和梁天成说了一句:“看车”便是拉着手下了车子。

    “为什么?”

    梁天成有些郁闷的说道。

    “因为你是司机!”贺彩理直气壮的说道:“就算你不是司机,你要跟着我和晓晓去吗,我们可是要买女人用的东西……你看啥,别用你那肮脏的眼睛乱看,告诉你晓晓年纪还小你别有龌蹉的想法!”

    “那年纪大的就可以了?”梁天成随意的回答了一句。

    “哼,就知道你惦记佳宜姐姐,看车!”贺彩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拉着孙晓晓就走进了宏博商场。

    “这妮子跳跃性思维很强啊,我什么时候惦记沈佳宜了……我还真有点惦记,不过就算我惦记了貌似也和这妮子没啥关系吧,难道这妮子吃醋了!”

    梁天成一手搭在车窗上看着贺彩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走在商场内孙晓晓和贺彩无疑是一道亮丽风景线,不单单的男人甚至女人都想多看几眼,毕竟这两人太水灵太嫩而且这么水灵这么嫩就不是一般的姿色了,这要是在成熟一些会是什么样,用梁天成的话说,妖精,妖精啊!

    然而两人对着这样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孙晓晓看着贺彩忍俊不禁,欲言又止。

    “干什么啊,别跟个女精神病似的好不好?”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有些心虚的说道。

    “彩彩你才是女精神病呢,你自己没发觉嘛?还说我,咯咯……”孙晓晓大笑了起来,嘲笑道。

    “我怎么就精神病了你说,你说说看?”贺彩气呼呼的看着孙晓晓说道。

    “没没,我是女精神病我是,我是!”孙晓晓连忙摇头说道,她可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

    “知道就好!”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说道,随后就将头扭到了一边的柜台前,佯装着看里面的手表,其实心里很是发虚。

    她也在暗自责怪自己,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就知道你惦记佳宜姐姐,这话明显是有醋意的嘛。难道自己吃醋了,哼,不可能,我怎么会吃醋呢,我才不会喜欢那个无耻的臭流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