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彩彩知道啊,不过佳宜姐都回来了,你怎么还没回来?”孙晓晓点了点头,歪着头问道。

    “你们佳宜姐没说?”梁天成挑了挑眉头说道。

    “说了,说你借他车子有事要办,其他就不知道了,就是这样说的!”孙晓晓促狭的看了看梁天成,随后凑进了一些神秘的说道:“兵哥哥你跟我说,是不是跑到外国语学院门口钓扭去了?”

    “嘿嘿,这都被你发现了,那得妞还真是不错,大长腿,胸部还大!”梁天成嘿嘿一笑说道,说话间不由得瞟了孙晓晓的领口一眼。

    这个孙晓晓想象力不是一般的丰富啊,还外国语学院,我还想去北影门口呢。

    “比我的还大?”孙晓晓有些不服气,挺起胸膛,愤愤不平的说道。

    “你年纪还小,等在成熟几岁就会超过他们了!”梁天成哈哈大笑的说了一句,转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说我的小,你是在说我的小,你眼神好不好使啊,我的小,我比彩彩的大那么多呢,哼哼,你完了,彩彩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你等着吧有你好看的咯咯!”

    孙晓晓气愤的掐着腰,说道。

    “晓晓你跟谁说话呢,大半夜也不去睡觉!”

    贺彩站在二楼的缓台上,瞪着孙晓晓说道。

    贺彩自然是听到楼下有人说话才是下来看看的,其实她一直也是没有睡觉,心里很不开心,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样的,沈佳宜说把车子借给梁天成了,然后孙晓晓就说出个各种桥段,说他去泡妞了等等一些事情。

    贺彩便是不高兴了,怎么能这样,身为自己的保镖,竟然去泡妞,而且自己已经提醒过他不准在工作时间泡妞,竟然把自己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她怎么能开心。

    “啊,那个我去洗手间!”见到贺彩,孙晓晓一惊,忙笑的解释道。不过说完立即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因为楼上自己房间是有单独洗手间的,便是立刻改口说道:“我有点饿了,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我看你不是饿了,你是春了,赶紧睡觉去!”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气愤的说了一句,就扭头返回了二楼,嘴里嘟囔着:“哼,去通风报信了,这个晓晓胳膊肘怎么越来越往外拐了!”

    “你看到没有这火气多大,你可小心咯,咯咯,我去睡觉了,对了,我冒着生命危险来给你通风报信,你明天给我做排骨土豆好不好?”

    孙晓晓对着孙晓晓的背影吐了吐舌头,随后就扣了几下门说道:“你要是帮我做,我就帮你掩护,不然彩彩发飙了,你知道没你好结果的……”

    第二天一早,梁天成就灰溜溜的跑了出去买了排骨土豆,回来乖乖的给孙晓晓做了排骨土豆,不然恐怕自己还要被贺彩下绊子,这样起码有一个人帮自己打掩护。

    沈佳宜见到梁天成在厨房做饭,就没有进去,带梁天成转头一看,她便是有些尴尬的用手抚了抚秀发,忙不迭的走开了,早饭都没吃,直接拿着挎包走出了别墅。

    “今天这个短裙是不是有点小呢?”梁天成喃喃自语,嘿嘿一笑。

    孙晓晓见到梁天成真的做了排骨土豆自然兴奋的直拍手叫好,终于又可以吃到炊事班的兵哥哥做的好吃的了。

    不过贺彩却没有给梁天成好脸色,不过她到没有和美食过不去,吃完了早饭,用纸巾擦了擦嘴巴,便是对着梁天成一瞪眼说道:“我都告诉过你了,你泡妞我不管,但千万不要用工作时间泡妞,还有,还有佳宜姐你千万别打主意,不然有你好看的!”

    “对,不然有你好看的!”孙晓晓在一旁附和道,对着梁天成眨着眼睛。

    “我打沈佳宜的主意?”惊讶说了一句,梁天成点了点头,询问问道:“那什么时间不是工作时间呢?”

    “除了工作的时间都是不工作的时间,也就是说你不保护我的时候就是不工作的时间了!”贺彩蛮横的说道。

    “对,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睡觉的时候你都得站在边上守着!”孙晓晓撇了撇贺彩,对着梁天成呵呵的说道。

    “晓晓你说什么呢?”贺彩扭过头瞪着眼睛愠怒的说道。

    “啊,我这不是帮你说话呢嘛!”孙晓晓故作惊讶,委屈道。

    “哼,你们啊,你们连起来气我是不是,简直气死我了,再也不理你们了!”贺彩气呼呼的说道,转身便是走出了别墅。

    “我不就是想吃点兵哥哥做的饭嘛,你至于这样吗,再说你不也吃了,吃人嘴短啊,这个道理你不知道嘛!”

    看着贺彩的背影,孙晓晓嘟着嘴巴委屈道。

    邵无忧有些郁闷,搞不懂自己老爹要闹哪样,之前说好了要收拾梁天成,现在可到好,竟然让自己找梁天成,他要跟他谈谈。

    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直接干翻他就好了!

    邵无忧愤愤不明,自己都被梁天成欺负成什么样子了,还是不是自己亲爹啊?不过他想归想,事情还是要按照自己老爹说的去做的。

    邵无忧也是知道自己老爹并不是傻子,找梁天成谈话自然是有目的而为的,或者只是找一个借口把梁天成找过去,然后来一个瓮中捉鳖?

    梁天成听到邵无忧的父亲要见自己,他也是有些疑惑,要请自己吃饭,难道是鸿门宴?不过不管是什么,他有必要是会一会这个邵峰,毕竟自己收拾了他儿子,这事始终要有个了断的,拖拖拉拉始终是个麻烦,不如正好对方找上门来,把这事解决了!

    邵无忧带着梁天成并没有去酒店而是直接到了他家,一幢三层的别墅,宽敞的院子里假山花园,甚至一些热带的树木都搬到了别墅里。

    屋子里面的装修更是考究了,显然是经过设计师精心设计出来的,客厅整整一面墙壁上镂刻着清明上河图,在射灯的照射下,显然格外逼真大气。

    偌大的茶几后面,邵峰坐在沉船木的椅子上悠闲自在的品着茶,看了看进来的梁天成,便是点了点头,对其微微一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