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叉!”

    梁天成一个弹跳就跳了起来,扫视一眼,便是见到笑着走过来的枪王叶千蝶,不免有些气愤,马上就从女子口中得知谁是幕后黑手了,叶千蝶出现却突然击毙了她!

    “诺!”

    叶千蝶扬起下颌,指了指女子的双脚。

    梁天成看向女子,才是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鞋子,脚上抓着一把黑洞洞的手枪,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叶千蝶开枪,想必死的会是自己。

    梁天成有些郁闷,枪王的踪迹自己觉察不出来到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人家是枪王,枪械里,狙击讲究的就是一个隐藏蹲点!

    不过这个女子要对自己下手,甚至手枪就夹在了脚上,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真是太大意了!

    “为你做任何事我都愿意,心甘情愿!”叶千蝶深情的看着梁天成,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扭头离去,走到女子之前开的车子前面,直径坐了进去,挥了挥手说道:“这车我要了!”

    看着叶千蝶离开,梁天成站在原地,思索了良久才是摇了摇头,感情的事情不是自己的强项,甚至说是自己致命的弱点!

    自己不是杀手,杀手没有情感弱点,自己只是一名军人,不过他在国外完成任务之后,闲来无事也玩票的做过几次杀手。

    今天这个女子的出现,虽然并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答案,但起码可以肯定,要对付贺国强,绑架贺彩的背后黑手不简单,不是小打小闹的人物!

    离开狗头山,梁天成就开着车子向着别墅而去,在车上便是给贺国强打了电话,说明了今天被人跟踪的事情,并且告诉他小心谨慎。

    至于几次绑架,对方绝对不是单纯的勒索,而最终针对的目标则是贺国强!

    贺国强听了梁天成的思路也是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了,在烟盒里面掏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沉吟道:“天成贺彩那边你就多加留心吧,我这边没事的,既然对方我们现在无法查出来,那也就只能等待他再次出动了!”

    “嗯,显然这有些坐以待毙,但是目前看来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也只能这样了,用不用我跟组织沟通一下,派人过来保护你?”

    梁天成点了点头说道。

    “我这边没事,暂时不需要,国家培养出来你们这样的栋梁都是有大作为的,让你过来我心里已然觉得很过意不去了!”

    贺国强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还没有想弄死我,如果想弄死我就不会针对我女儿下手了,这说明我还有价值!”

    “恩,那好吧,贺叔叔你多注意!”梁天成挂了电话,深知贺国强为国家做出了多么打的贡献,从而梁天成心中一惊,这件事恐怕没真的没那么简单了。

    难道是外籍组织想要劫持贺彩来要挟贺国强将一些东西拿给他们,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还真是棘手的事情。

    但目前所有的一切仅仅是猜测,并没有实际的证明出来,梁天成深知对方隐藏的深,也只能守株待兔了。

    这是最笨的方法,也是最有疗效的!

    贺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贺国强挂了电话,手中夹着香烟,深深的思考着梁天成被人跟踪的事情,想着幕后黑手有可能是谁?

    咔!

    办公室的门轻轻推开,一个身穿紧身连体黑色镂空裙,裙摆齐膝露出一小节光滑的美腿,脚下是一双黑色的矮高跟的女子踩着不子走向了贺国强,白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国强今天超标了吧,不是说每天三根烟吗,这是第几根了?”

    “乐乐我这不是再想事情嘛,就多抽了一根,这是第四跟!”贺国强见到女子走进来,急忙将烟捻灭,笑呵呵的解释说道。

    “嗯,你工作忙我理解,一个人还要照顾彩彩确实是有些为难你了!”冉乐将烟缸拿起来,将里面的烟蒂丢在垃圾桶内,扭头看了看贺国强,顿了顿便是走回来说道:“我们的事,什么时候告诉彩彩,那样我就可以去照顾她了!”

    “在等等吧,这孩子倔强,我担心她钻牛角尖!”贺国强想了想,摇头说道。

    冉乐是他在一个酒会上认识的一个女子,当时贺国强就被她的气质言谈举止所打动了,他那颗原本为爱已经死了的心,再次死灰复燃了起来。

    发起了主动进攻,经常约冉乐出来吃饭喝茶,不得不说两人十分投缘,兴趣爱好基本就相差无几。贺国强喜欢喝茶,冉乐就懂得鉴别各个年份的茶,贺国强喜欢打网球,冉乐就能打出一手漂亮的扣杀……

    “我倒是不着急要那个名分,不过是想为你分担一些罢了,看着你这样累,我心里不好受!”

    冉乐坐到办公桌对面的茶几上,拿着茶具,一板一眼,认认真真的泡起了茶。

    贺国强看着冉乐一手功夫茶,心里便是安逸多了!

    梁天成回到别墅的时候,三个女主人都不在一楼了,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想必他们也都是睡觉了,走到厨房,准备胡乱做点东西吃,没想到竟然给自己留出来一份吃得。

    嘴角微微上扬,这也只有沈佳宜那妮子能想到吧,指望贺彩和孙晓晓,呵,不恶作剧自己就不错了。狼吞虎咽的将饭菜吃完,拍了拍肚子心满意足的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刚刚打开门,就见到孙晓晓神秘兮兮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咯咯一笑,小声的说道:“兵哥哥这是去哪了?”

    “怎么了?”梁天成看着孙晓晓有些古怪的问道。

    “还怎么了呢,你出去一下午到现在才回来,我不该问问嘛,你不知道彩彩都因为这件事生气了,哦,不对,生闷气,假装别人看不出那种,咯咯,其实谁都看得出来!”

    孙晓晓扭头向二楼看了看,随后小声的说道。

    “我下午和你们的沈佳宜姐姐去出办事去了,彩彩是知道的啊!”梁天成皱了皱眉头,疑惑的说道。这小妮子不是喜欢上自己了吧,还生闷气。

    我要逆天吗,保镖泡雇主,咦,不对,是她要泡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