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迪车行驶在通往大德市商业大学的路上,车内只有纯音乐曲子在播放着,沈佳宜和梁天成两人都沉默不语。

    梁天成是在想王丽颖那女霸王花,他还在回味那神情的一吻,那水果味道的唇彩让他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随后便是开始苦恼了起来,自己来大德可不是来泡妞的,那是有任务的,可是到了现在一点进展没有,他都觉得脸上无光了,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切入点,他觉得有必要跟组织联系一下!

    沈佳宜则是一脸的害羞尴尬,根本不敢正眼去看一下梁天成,暗自啐着自己,怎么会头昏脑胀的说出“皮鞭滴蜡”这样的话呢,还好他没有计较,如果找自己问这事,那自己可真是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羞死人的事了。

    说道梁天成,沈佳宜便是有些气愤,竟然趁机占了自己便宜,当着佑德强的面说那些流氓话,不过这事也是因为有他,合同才能签,不然恐怕自己的公司真的就要倒闭了。

    沈佳宜心里很是矛盾,不过当她听到梁天成在一旁喃喃说了一句便是不再矛盾了,完全是恨意。

    “佳宜姐姐,说好的皮鞭滴蜡呢,我们要不要在路边停车,那里正好有一个保健店!”梁天成扭头看着沈佳宜认真的说道。

    “你……下……车!”沈佳宜一脚刹车,对着梁天成气恼的说道。

    “姐姐,我可是帮你把合同都签了,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还让我下车,你这狠心的娘……呃,姐姐,不可以这样对我的啊!”

    梁天成理直气壮的说道,全然没看到沈佳宜那喷火的眼睛,自己差点口无遮拦,对着她说,你这狠心的娘们!

    “你下不下?”沈佳宜面无表情的再度说了一句。

    “我不下,这走路回去太远了,我口袋里没钱啊!”梁天成摇了摇头说道。

    “好,你不下,我下!”沈佳宜点了点头气呼呼的说道,拉开车门便是大步向前走去,在路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是钻了进去。

    沈佳宜坐在出租车上才是发现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而且刚才人家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而已,而且自己之前也是亲口说过的,也怨不得梁天成,自己为何会大动肝火呢?

    她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做梦梦到和梁天成死抵缠绵的事情就够让她苦恼的了!

    “女人啊,真是翻脸比翻书都快!”梁天成看着远去的出租车淡然的笑了笑,就摸到了驾驶位置,对着倒车镜瞟了一眼,踩了一角油门,向着远去而去。

    奥迪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梁天成悠闲自得,在打开了车窗伸出了中指,看着倒车镜微微一笑道:“跟踪的手法弱爆了!”

    一辆白色宝马车上,独自开车的女子气愤的拍了拍方向盘,竟然就这样被鄙视了,便是一觉油门踩了下去。

    “帅哥,要包夜不?”女子甩了甩乌黑的秀发,打开车窗对着梁天成抛了个媚眼笑道。

    “滚撒老子没时间,没见被跟踪呢嘛!”梁天成白了对方一眼说道。这女人着实是有姿色,不过她身上那种自信的气质更胜她的面容,这样成熟,媚而不妖的女人,对男人太又威胁力了。

    女子并不为之气愤,笑了笑继续说道:“没听说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帅哥你给便宜点?”

    “五十块如何?”梁天成淡淡一笑说道。

    “五十块一夜是不是少了点,你在加点小娘子我的从了你了!”女子咯咯一笑的说道。

    “叉了,老子说的是五十块一年!”梁天成再次伸出中指,对着女子邪恶的笑了笑,车子彪飞了出去:“你要觉得行我在前面山脚下等你哟!”

    “我叉,真当老娘是鸡了,还要玩野合?”女子愤恨的拍了拍方向盘,也是追了过去。

    梁天成将车子停在高速公路一旁的狗头山脚下,倚着车身悠闲的抽着烟,看着女子从车上走下来,淡淡的一笑,丢掉了香烟,戏谑的说道:“还真是贱啊,五十块都干?”

    “哎,这不是没办法嘛,你也知道东莞那事闹得全国人心不安的,生意难做啊!”女子笑了笑,向着梁天成走过去,眼中渐变了颜色,越发的阴冷起来。

    “你老板是谁我找他谈谈,给你加点薪水,不是野**你?”梁天成哈哈一笑的说道,并没有理会女子眼中散发出来的寒芒!

    “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没有真实身份的,如果你想听,我可以给你编一套出来,干我们这行的是全能的呢!”

    女子站在距离梁天成一米的地方站了下来,笑道。

    “那你怎么才能说真话,不明身份的女人我可不干,不知道有没有病?”梁天成盯着女人的胸口,两腿之间笑嘻嘻的说道。

    “说真话,干舒服我再说吧!”女子冷冷一哼,一步就穿梭了出去,奔着梁天成一拳打了出去,怒骂道:“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我叉,你动手给个声啊,这叫偷袭你知道不?”梁天成忿忿的骂道,同时身体便是猛然一侧躲过了女子一击。

    “我只注重结果,过程不重要!”女子不屑的说道,一击未重,手臂便是横扫了出去,用胳膊肘击向了梁天成的心口。

    梁天成左手猛然挡在了胸口,与女子个胳膊肘接触的瞬间,便赫然向上一带,一扭身抓住女子的手腕用力的一扭。

    咔!

    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音,使得女子眉头一紧,想要立刻反击,不过梁天成哪里能给她机会,快速的抓住了她另外一只手,用力一扭。

    “说吧,你老板是谁?”梁天成一只手抓着女子的两条手腕,而另外一只手已然探入到了女子的领口当中,非凡惬意的摩挲着:“干得你舒服不?”

    “舒服死了!”女子浑身一个激灵,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你用这种方式对付一个女人不觉得残忍?”

    “我只注重结果,过程不重要!”梁天成淡淡一笑,随后冷冷说道:“你是谁,你老板是谁,为何跟踪我,你什么目的?”

    “你知道的你在我这里得不到答案的!”

    女子摇了摇头说道:“身为杀手,宁死不暴露雇主的身份难道你不懂?”

    “叉,老子也不是杀手我懂个毛线啊!”梁天成抽出皮带将女子的双腿捆绑了起来,一把就扯开了她的衣服,露出里面丰翘的圆润,眯着眼睛笑了笑,继续扯下了她的裤子,露出里面性感的丁字裤,淫邪的笑道:“不说可以,那我就干得你欲仙欲死再说吧!”

    说话之间,梁天成整个人就压在了女子的身上,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索着,在那丰隆之地,肆意的亵玩着。

    “我,我说……”

    女子挣扎着扭动着身子,阴狠的看了看梁天成,咬牙切齿的说道。

    “早这样就不好了!”梁天成淡淡一笑,一手抚摸着女子精致的脸蛋。

    “我们的目的是贺国强,杀了你就可以对他女儿下手……”女子还没说完,就听到砰的一声,血花四溅,她的整个脑袋都炸开了花。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