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不许动!”

    正在此时,王丽颖带着几名警察赶了过来,她见到是梁天成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拔枪,将枪口对准了他,愤愤的说道。

    王丽颖接到了凯凯大酒店的报警电话,说有人在店里滋事,就急忙带着手下赶了过来,没想到冤家路窄竟然遇见梁天成,与公与私她都不会在轻易错过机会收拾他!

    “警官,警官快,快抓他……”佑德强见到有警察赶来,便急忙的指着梁天成说道:“他要杀我,他要杀我……”

    “你放心吧,有我在这里他不敢怎么样,走,还愣着干什么,跟我走,举起手!”王丽颖拿着枪走了过去,直接给梁天成带上了手铐。

    “美女警官我们又见面了,嘿嘿,今天竟然换成黑色蕾丝的?”梁天成身高自然要比王丽颖高出很多,给自己带手铐的时候,正好一低头就能看到她领口里面的春色,有些质疑的说道“咦,怎么今天没见,好像有点大了……”

    “别废话!”王丽颖怒视着梁天成,随后对着身后几个警察招了招手说道:“给我带走!”

    “美女警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在闹着玩呢,你搞错了!”佑天帅站了起来,擦了擦最近的血渍,对着王丽颖说道。

    “搞错了,你们在闹着玩?”王丽颖皱着眉头看了看佑天帅。

    “是啊,我们就是闹着玩呢!”佑天帅嘿嘿一笑的说道。

    “天帅你是被打傻了吧,怎么帮着他说话,你爹我都快被他打死了,你竟然还帮着一个外人讲话,你**是不是我儿子!”佑德强咆哮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给我带走,闭嘴,有话到警局说!”王丽颖看了看几人,便是大喊了一声,别人带回去让其他警员去审,这个梁天成交给自己就够了。

    “等等,这事我也有参与,把我也带走吧!”沈佳宜走了过去,主动挽着梁天成的手臂,看着王丽颖认真的说道。

    今天毕竟是自己找梁天成过来的,不然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通过刚才梁天成的一番举动,也使得她的心为之一动。

    虽然她从小到大没进过警局,但为了梁天成她愿意!

    “你瞎跟着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家给老子做饭,晚饭要做的不好吃,看我晚上怎么皮鞭滴蜡的收拾你!”梁天成甩了一下手臂,不善的说道。

    “你……那晚上,那,那,就皮鞭滴蜡!”沈佳宜咬了咬红润的嘴唇,犹豫半响,便是仰着染了层红霞的脸颊,含羞的说道。

    我叉,疯子,女人一旦陷入进去就是一个疯子,不可理喻的疯子!

    “好,全部给我带走!”王丽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女人看样子很端庄大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而且怎么会和那个无耻的流氓在一起?

    佑德强还没到警局就给局长打了个电话,毕竟他在大德市也算是小有名气,跟警局局长也算熟络,而且这事确实他是受害者。

    没到警局佑德强和佑天帅就被中途放掉了,虽然王丽颖心里主要是针对梁天成,可是佑德强和佑天帅连个笔录都没做就放了,心里多少有些不舒坦,这不符合规矩,可是自己毕竟没有那么大的全力,上司的话还是有必要听的!

    “天帅你胳膊肘怎么往外拐?”佑德强去了医院简单才包扎了一下,就回到了家里,坐在沙发上声着闷气道。

    “爸,不是我胳膊肘往外拐,你信我的那个梁天成咱们别去招惹,依照我的经验他不是一般人,我在东城曾经也见过这样的人,你知道吗,和他的眼神一样!”

    佑天帅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能怎么样,看你哪熊样,在东城混得不是停猛的,一个小子就给你怕成这样,这事绝对不算完,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佑德强愤恨的说道。

    “爸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说我曾经见到过那个人,就是大德大侠!”佑天帅摇了摇头,便是急切的开口说道。

    “大德大侠?”佑德强为之一颤,喃喃自语道,这个大德大侠是外界给的一个称号,连杀了一百多人,最后出动了一千武警将他堵在大山里,跟武警打起了游击,最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是将他击毙,而武警也死伤的人数也是过了半。

    这件事几年前轰动了大德甚至首都……

    “如果梁天成真的跟那个人是一样的,那么,不,不可能!”

    佑德强摇了摇头,矢口否认。

    “爸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还有时间,咱们过去跟警察说明白,只是闹着玩……不然警察真在他身上发现什么案子,恐怕他死之前也会逃出来弄死我们……”佑天帅严肃的说道:“爸你相信我,这个梁天成绝对不简单!”

    “梁天成?”

    佑天一推门进来,见到客厅自己哥哥和父亲说话,便是喃喃道,走了过去见到两人身上都带着伤,便是问了起来,听了自己哥哥佑天帅的一番讲诉之后,他便也是看着佑德强把梁天成在学校的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竟然不惧怕枪,而且把持枪那人打翻了?”佑德强有些震惊的说道。自己其实心里明白梁天成是不简单的觉角色,就是嘴上不想承认,不想就这么吃亏罢了,但听了自己大儿子二儿子都有理有据的说梁天成如何厉害,他就觉得自己没死算是幸运了!

    可想而知,一个人面对枪支浑然不惧,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里,常人即便装也是装不出来的,那么就可以肯定他是一个经过训练的……

    “爸!”

    佑天帅顿了顿说道:“不然我去警局那边一趟?”

    佑德强看了看佑天帅,没有言语,起身返回了房间,事到如今还能让他怎么去说,也只能吃哑巴亏了,谁让自己眼光不亮呢,偏偏盯上了沈佳宜!

    大德市警局内,沈佳宜被安排在了王丽颖的办公室内做调查,然而梁天成则是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

    “怎么样这次进来感觉如何?”

    王丽颖将审讯室的大门重重的关了起来,随后洋洋得意的坐在了梁天成对面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准备好的警棍,笑吟吟的对着他说道。

    “感觉如何?”

    喃喃自语了一句,梁天成点了点头回应道:“感觉还不错,黑色蕾丝确实要比红色的好看一点,虽然红色的显得整个人妖娆富有生机,但黑色的更能给你增加几分神秘感,不知道是不是全套的下面穿得是丁字还是什么,可否让我欣赏一下?”

    “贫嘴是吧,好,今天就让你贫个够!”

    王丽颖瞪着梁天成,咬牙切齿的说道,站立起来手里拿着警棍对着梁天成就挥了出去。对于梁天成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她,她已然不在乎什么严刑逼供,以权谋私着一说了,她今天就是要收拾梁天成,男的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即便这次事情之后受到处分,也是值得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