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宜啊沈佳宜你脑子真是有病啊,跟这人渣能谈什么生意呢,对方明显是故意刁难,不见你这个兔子怎么能撒鹰呢,浪费那口水不如咱们相濡以沫呢!

    梁天成虽然不太懂他们具体在说什么内容,但可以看出来佑德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这也是最后的底线了,沈老板如果觉得不合适的话,那我也只能去找其他公司了!”洽谈了半天,佑德强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

    “叉,不想活了!”梁天成突然“啪”的一拍桌子,气急败坏的大吼了道。

    佑德强本能的将身子往后一靠,这小子要用武力解决,可是自己儿子还没来,刚才是不是太心急了……

    “啊,没事,没事,佑老板,这牛排塞牙了,火候不到啊,我喜欢吃老一点的,我最痛恨塞牙了,磨磨唧唧,你们继续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谈到哪了?”

    将牛排随意的丢在桌子上,拿着纸巾擦了擦手,看着佑德强问道。

    “啊,那个,其实我公司……”佑德强支支吾吾的说道,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而让他签合同显然是不肯能的事情。

    “哦,说道合同,对,对,签合同,是这样的!”

    两天的点了点头,便是直接拿过了沈佳宜的公文包,从里面翻出了沈佳宜早就拟定好的合同,丢给了佑德强,无所谓的说道:“哎,你看看我知道你很荣幸,你就不用在给我们什么优惠了,这样我会过意不去的,你们两个也别争来争去的,这样听我的,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说话间,梁天成拍了怕佑德强的肩膀,微微用了用力!

    “那,那……”

    佑德强有些吃痛,不过面对金钱,他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有些犹豫的支支吾吾。

    “你在这样我不高兴了,都说了,不用在给我们优惠了,你要在给佳宜优惠政策,我回家会打她小屁股的!”

    梁天成有些不耐烦,抓着佑德强的手就把字签了,随后就丢给了沈佳宜。

    沈佳宜尽管对梁天成这种做事风格很不感冒,但现在为了自己手下员工为了整个公司,也只要认同他的做法了。

    而最主要的自己的合同已经退让到不能在退让了,在大德市根本找不出第二家!

    “那就多谢佑老板了!”沈佳宜收起了合同,对着佑德强礼貌的一笑。

    “客气客气了!”佑德强恨不得一下把梁天成撕碎了喂狗,不过既然已经签了,暂时也只能稳住他们了,等待自己儿子来,一个都跑不了,老子还没吃过这种亏!

    沈佳宜跟我玩的一手好漂亮,得意,让你得意,臭娘们,等老子把你压在大床,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十八般武艺!

    “你看这样就对了嘛,谈工作几分钟就搞定了,来吃饭吃饭,佑老板这道鱼翅炖白菜你一定的吃啊,大补啊,包治阳早不举梅淋艾滋的,我可是专门给你点的,你不吃可就浪费了我一片心意了!”

    梁天成将那盅羹端了过来,放在佑德强面前,真心实意的说道。

    “好好,我吃我吃!”

    佑德强咬牙切齿的说道,现在你让他忍已经是无法再忍了,什么叫做包治阳早不举梅淋艾滋,还专门给自己点的?

    妈了个叉的,老子弄死了!

    越想就越生气,佑德强一下啪了桌子,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指着梁天成和沈佳宜吼道:“你们两个狗男女别气人太甚了,我告诉你,今天你带着他来,就是找死的,你自己来顶多老子宠幸你,你带他来老子让你身败名裂,无法在大德混!”

    沈佳宜面色顿时气的通红,自己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竟然有人当着自己的面侮辱自己……

    “哟哟哟,这鱼翅炖白菜有那么难吃嘛,消消气消消气,再吃几口,你的病有治了!”

    梁天成瞟了一眼沈佳宜,便嬉皮笑脸的对着佑德强说道,同时一把就将他按了下去从新坐在了椅子上,随后猛然用力,直接将他的头撞在了鱼翅盅里。

    哗啦!

    佑德强的脑门上被瓷器的碎片划出一道大口子,血流不止,而整个人也是被呛的够呛,鼻子里嘴里不停的留着鱼翅羹,连连咳嗽着。

    “咳咳……你……你们……”

    “我告诉你,骂我不在乎,欺负到我女人,我要你死!”梁天成抓着佑德强的头发,阴沉道,猛然向下一拉。

    砰!

    佑德强被这一下子彻底撞懵了,整个人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原本梁天成不想再次脏自己手的,可是这家伙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出口不逊骂人,骂自己就算了,竟然骂沈佳宜,可要知道,他可是和沈佳宜一起来的,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女人是要爱的不是用来骂的!

    此时此刻沈佳宜有些怔怔出神,见到梁天成竟然一句不合就大打出手,她心里多少是有些震撼,但这并不是主要的,她现在心里一直想着梁天成那句话,欺负到我的女人,我就要你死……

    沈佳宜不过也是一个女孩,未曾谈过恋爱的女孩,也憧憬有这样的男人呵护着自己,无疑此刻梁天成打动了她。

    此时此她就是那个小女孩,而梁天成就是他的港湾!

    佑德强吃痛,心中暗骂着,倒不是骂梁天成,他是恨梁天成,他现在骂的是自己儿子都多久了还没赶来,在不来他老子就被这小子玩死了!

    砰!

    而就在此时,包间的门一下被踹开了,佑德强见到自己大儿子佑天帅简直是爱死了,好久都没觉得自己儿子这么可爱了,老子没白把你造出来!

    “爸!”

    佑德强大儿子佑天帅可不是一个不孝子,见到自己老爹被人打得躺倒了地上,头破血流,顿时火冒三丈,带着手下几个小弟对着梁天成就气势汹汹的奔了过去,嘴里怒道:“妈了个叉找死!”

    “给老子弄死他,我要扒他皮!”

    佑德强站了起来,眼中怒火燃烧,指着梁天成跳脚大吼,全然不顾自己血流不止的额头,自己这么多年还没被谁这么欺负过,今天新帐旧账一起算!

    佑天帅在外被佑德强放养,自然是有一定的生存能力,打打杀杀的事情也没少做,不然如何在东城区混出个名堂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