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然不介意,沈老板的男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生意上是生意上的事,私下里我们还是好朋友的,你要跟我见外,那可真是看不起我了!”

    佑德强恨得牙痒痒,不过奈何自己还真不是对手,也只能先忍气吞声的赔笑道,一会看怎么收拾你,麻痹,想讹诈我钱,吃我到嘴的肥肉,没那么便宜的事。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沈佳宜眉头一皱,这个梁天成也太不像话了,竟然公众搂自己,不对,就算没人也不能对自己轻薄啊,而正当她要挣扎的时候,听到了佑德强的话就放弃了自己的念头,既然他误会了,这样也好,虽然当天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显然梁天成能把自己从佑德强手里解救出来,也是有一定的过人之处,而看着佑德强的表情显然也是有些惧怕他,这样误会自己是他女朋友,反而也能让佑德强的对自己的想法有所改观,不敢轻易动自己!

    哼,便宜了这小子!

    “那我就真不见外了,还没上菜吧,点菜了吗?”梁天成搂着沈佳宜的腰肢走进了包间,很绅士的拉了椅子,让沈佳宜落座之后,自己坐在了她身边,向外摆了摆手手说道:“进来做啊佑老板,你看,你怎么还客气了!”

    “哦哦,来了,来了!”佑德强真心一下揍死这小子,太猖獗了,即便在商场混多年的老油条,他也有些快忍不住了,表情有些不自然,落座之后看着梁天成勉强笑道:“不知道两位的口味,所以我没擅自点什么,你们看看菜单,服务员菜单拿来两份!”

    “嗯,佑老板还真是有心人啊,我喜欢和这样人的打交道!”梁天成赞许的点了点头,拿着菜单对着身旁的美女服务员说道:“这个,这个,对,还有这个,那个澳鲍就不要了,含铅太多,来一个穿山甲吧,对吊汤,咦,你们这不是野生的吧,野生的我可不吃,犯法啊!”

    佑德强咬牙切齿,这分明是坑自己来了,点菜有这样点的,极品龙虾顿海带也就算了,鲨鱼翅炖白菜是你自创的吧,我想问能吃死你不?

    当然他不敢发作,借着服务员上酒菜的时间,便是笑着起身走了出去:“失陪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没事,等你,等你回来在开餐!”梁天成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

    对于梁天成的举动,沈佳宜却是有些小窃喜,毕竟让佑德强吃瘪她心里也是很舒服的,不过转而想想,那合同可别签不成……

    “梁天成我警告你,你别在占我便宜,不然,不然……”沈佳宜见到佑德强出去,便一把将依旧在自己腰肢上的大手拍了下去,愠怒道。

    “嘿嘿,哪有占便宜的说法啊,我这不是配合你演戏嘛,他知道你是我的女人,肯定不敢对你怎么样了,这样以后你们在合作也轻松多了嘛,毕竟他是知道我拳头多硬的!”

    梁天成矢口否认,这事坚决不能承认,而且自己确实是为了这妮子着想嘛,反倒把自己当成坏人了,自己是雷锋啊,雷锋知道嘛,大公无私的奉献自己!

    “关键时刻这小子电话打不通!”

    佑德强在洗手间给自己大儿子打了个电话,结果电话那端关机,让他一阵恼火,佑德强大儿子上学是痞子毕业之后就是混子,怎么打怎么骂都不管用,没办法他也就纵容他不管了,好在自己有个小儿子还算听话。

    佑德强大儿子佑天帅没人管了,就更加猖獗了,跟着道上的人混了起来,不过这几年也算有点小样子了,自己弄了几个酒吧,手下一群混混,在东城一片混得风声水起的。

    今天佑德强总算想到自己这个儿子了,吃了自己那么多年,怎么也得回报回报老子,结果竟然电话打不通!

    “你大哥电话打不通,你有其他联系方法吗?”佑德强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而且他现在就恨得想收拾梁天成,所以佑天帅的电话打不通就打给了他的小儿子。

    自从上次的事情过了之后,佑德强就要找梁天成,自己可不能白挨打,但是哈龙市的几个生意伙伴过来谈事情也就把这事耽误了,而今天就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对方主动送上门来了。

    佑德强即便不找自己儿子也是能派其他人去做这事的,但基于商人的诸多顾忌面子,传出去不好,仇家寻上门来,让人知道了,肯定会影响自己的身份的,所以还是决定让自己儿子出手……

    “爸你有什么事直接说,我去东城找他,我估计这个点我大哥在睡觉呢,我知道他住哪!”

    “那成,你现在就去,找他让他带些有用的人来凯凯大酒店六零三……”佑德强阴沉道,旋即不忘叮嘱,要快一点,他担心梁天成发现,脚底抹油开溜。

    佑德强相信梁天成有一定的实力,不过不是有句老话这样说,好虎架不住群狼吗?

    回到包房的时候佑德强原本舒畅了一些的心,猛然又是一阵抽搐,梁天成竟然大快朵颐了起来,叉了你是饿死鬼脱身。

    “哟,佑老板我有点饿,中午没吃饭就出来了,昨天晚上和佳宜折腾了一宿,中午才起来,你不介意吧?”

    梁天成抓着一只带骨头牛排,边啃边不以为然的说道。

    沈佳宜听了梁天成的话差点无法保持自己的端庄形象,恨不得一下用高跟踏死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什么叫做和我折腾了一宿,就算我原因,你有折腾一宿的本钱吗?

    气死我了,想什么呢沈佳宜!

    沈佳宜表情有些不自然,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忽然又想起了自己的梦,那不正是一宿宿缠绵死抵吗?

    “你看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不是,我介意什么呢,点菜就是吃的嘛!”佑德强忍着一腔怒火说道。一会老子让你吃屎!

    “那成,那成,你们谈生意,那些事我不懂,我就来蹭吃喝的!”梁天成摆了摆手,示意沈佳宜说话,哎,不错,免费大餐,好久没吃牛排了,不过话说回来,味道比起在战地自己烤的毛牛排差多了!

    “佑老板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对于那份合同我们公司已经不能在退让了,现在已经接近我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了……”

    沈佳宜见梁天成把话拉过来,几急忙将脑子里那些羞人的事情挥去,清了清嗓子,就直接切入正题,和佑德强谈了起来。

    “沈老板说到这个,其实我也想说说,你这真是为难老哥我了,你们公司还是有一定实力的,这个毋庸置疑的,至于你说在退让,我们都是想要长期合作共同赢利,我到觉得这点根本算不得什么,而且真的退让了嘛,而且你也知道,找我合作的人可不只你一家,为何选择你家,其实包括你公司也包括你个人我觉得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

    佑德强显得有些为难,随后便是带着威胁的口吻说道,对于守财奴一般的他,怎么轻易能妥协,而且一点好处没有,就算沈佳宜身边有个能打的小子,等一会自己儿子带人过来了,照样能打!

    佑德强此时有些洋洋得意,脑子里面开始想着如果收拾梁天成,让自己出气了,想想就觉得舒坦,非得爆了这小子菊花不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