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归想,梁天成可干不出来那种事情,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嘛,在脑海里那画面应该是美丽的,可是真要实际行动起来,估计也暖和不到哪里去,还是大床上比较舒服,席梦思铺两层,忽闪忽闪的带感啊!

    沈佳宜老远的就见到梁天成嘴角扯着邪恶的笑容走了过来,不免微微蹙起了眉头,抚了一下耳际的发丝,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错误的,不应该让他陪着去见佑德强?

    想了想就觉得面庞有些娇红发烫,简直是有些无法面对梁天成,那天的事情不见到他还好些,一见到了就在脑海里面盘旋,而这还不是让她最难为情的,毕竟那天是因为被佑德强下了药,所做一些也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虽然自己梦自己也控制不了,但梦中的两人死抵缠绵,却是让她最难为情,不是有那句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自己平日想过梁天成?

    摇了摇头,沈佳宜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浑然不知,在这个过程当中,梁天成三个字就在她的脑海里。

    “佳宜姐,在想什么呢?”

    梁天成将整个身体探入到车窗内,笑嘻嘻的道,眼角余光自然而已的瞟了一眼,那白色蕾丝领口下的沟壑……

    说是沟壑一点不夸张,不然能入梁天成法眼?

    “哦,没,没什么,上车走吧,彩彩都跟你说了吧?”沈佳宜一愣,收回思绪,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就弓着身子伸出手替梁天成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了。

    车子启动之后,沈佳宜皱着眉头,看了看一旁的梁天成。

    “哦,哦,车内不准吸烟的,嘿嘿,没差几口了,马上就完事了……烟屁在手紧抽三口,想起革命再抽五口,一二三四五我叉烧手……”

    梁天成对着沈佳宜歉意的一笑,随后便是叼着烟喊起了口号。

    “你刚才叫我什么?”沈佳宜看着梁天成摇了摇头,有些无奈,旋即便是认真的问道,这个梁天成也太滑稽了……

    “什么啊?”梁天成有些摸不到头脑,疑惑的问道。

    “你叫我姐姐?”沈佳宜深处一根青葱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看到梁天成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便是将手指了过去,有些咆哮的说道:“你说什么,我有那么老?”

    女人,最不喜欢听到的就别人说她老,虽然梁天成那句话没有说沈佳宜老的意思,但在她认为这就是在嫌弃自己!

    “我,我这不是跟着彩彩和晓晓叫嘛!”梁天成表情有些委屈,随后很是认真的说道:“再者说了,我叫你姐姐是显示我有礼貌啊,我是军人,是国家培养的我,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国家,自然要礼貌待人了,而且你的实际年龄确实是比我大,理应叫你一声姐姐的!”

    “你给我闭嘴,我不想听你这些无稽之谈,总之,总之以后别叫我姐姐!”沈佳宜有些懊恼的说道,突然之间发现这个梁天成真不是善茬,嘴皮子厉害得多了,这样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哼!

    在沈佳宜认为,嘴笨一点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次啊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事实也是如此,嘴皮子厉害的大多能哄女孩开心,这样就很容易得手,容易得手的自己就不珍惜,而嘴笨的知道自身不善言辞,所以找到一个适合的定然会加倍呵护……

    沈佳宜有些不太看好梁天成了,原本的一些因为救自己而没有趁人之危的好感,随着他喋喋不休正在逐渐向下降!

    “好好,我闭嘴,我闭嘴,气大伤肝的,中医讲,气乃人身只根本,这气可不能乱了,要调和的,你没见那些老僧道师……”

    梁天成认真的说道,一扭头,便是见到沈佳宜虎视眈眈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嘿嘿笑道:“在车上,注意安全,看路看路……”

    沈佳宜哼了一声,一身的好脾气都起坏了,瞪了他一眼,便是扭头聚精会神的开着车,半响过后,在路过一个转弯之后,车子停到了凯凯大酒店的门口。

    停好车子,梁天成和沈佳宜一前一后进入到了酒店的电梯当中,在出电梯的时候,沈佳宜突然转头,打量了一下,嘲讽道:“我看你不像是从部队出来的,倒像是从德云社出来的!”

    “德云社,咦,那是什么地方,黑涩会社团还是什么?”

    梁天成故作不知,心头却暗道,这妮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自己可是正儿八经的军人啊,跟我讲笑话呢?

    “沈小姐,你看看你到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还亲自下去接你啊,这显得我佑某人多没失礼!”

    服务员将凯凯大酒店六零三号包间的门打开,就见到里面的佑德强急忙走了出啦,身手握住了沈佳宜的手,满脸堆笑道,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狠狠的在她领口盯了一把,就如同一头熬过了冰天雪地日子的豺狼见到了美味!

    “佑老板你太客气了,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去迎接我呢,你在百忙之中还能抽出空来跟我谈合同,已然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沈佳宜抽回了自己的手,略带嘲讽的说道,没办法如果不是为了合同,她宁愿一辈子见不到这个人,可是自己手下员工要生活,没得办法选择!

    “哈哈,我们有见面了!”

    梁天成走过去,见到一脸色相的佑德强便是笑着伸出了手。他也是没想到,沈佳宜脑子是不是秀逗了,竟然还跟这心怀不轨的老家伙谈生意,哎,还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啊?那个,那个,是啊是啊,你我还真是有缘分又见面了!”佑德强见到梁天成不免一惊,不过随后就泰然自若,跟见了老朋友似的握手寒暄了起来。

    沈佳宜这臭娘们,竟然带着他来的,难道他们真的搞到一起去了?想想佑德强就有些痛恨自己,如果自己把沈佳宜搞了,现在是不是也服服帖帖的跟着自己了?

    不过,冤家路窄,今天你来了正好,佑德强在心里盘算了起来,表面上依旧不温不火。

    “这话说的有点捧杀了啊,你这大老板跟我有什么缘呢,不过是佳宜看我一个人整天在家没意思,正好你要她过来谈谈合同的事情,所以我就跟来蹭吃喝了,你不介意吧?”

    梁天成一把将沈佳宜搂在了怀里,笑吟吟的对着佑德强说道。好滑啊,这腰肢跟徐若涵的有的一拼,杨柳,好一个杨柳细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