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仁才彻底的消失了,梁天成自然不相信他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搞**,这件事背后定然有主使者在作祟,那么主使者是谁,邵无忧,还是其他人?

    去找邵无忧问,梁天成摇了摇头觉得有点不实际,自己并不能对他怎么样,那么这件事也只能放一放了,自己不能打草惊蛇,让满世界都知道自己在保护贺彩,毕竟现在还没有查到绑架贺彩的黑手,一切都应该低调一些!

    原本邵无忧是等着好消息的,可是没想到等来的确实袁仁才失败的消息,不过这次行动并不是没有收获的,起码他知道了那个梁天成跟贺彩有点关系……

    看来追求贺彩,势必要解决梁天成了,这又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去找自己父亲抓紧时间弄死他,毕竟那小子自己可打不过的……

    “梁天成,哼,跟我抢马子,老子让你吃屎!”邵无忧回到家就把贺彩和梁天成有关系的事情,夸大其词的跟自己父亲邵峰说了一通。

    “什么,那小子跟贺彩有关系?”邵峰坐在摇椅上,用剪刀剪掉雪茄冒,若有所思的了一阵喃喃的说道:“身手好,还跟贺彩有关系,是新转来的,难道是贺国强派过来的保镖?”

    “保镖?”

    邵无忧一愣,听到父亲说突然觉得很有道理。

    “嗯,没错了!”邵峰点了点头,随后对着邵无忧说道:“这事你放心吧,交给我来处理,你追贺彩的是也抓点紧,吴金平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对她下手了,那老家伙心狠手辣着呢!”

    “爸你放心,只要你帮我摆平梁天成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爸,吴金平是谁?”

    邵无忧拍着胸脯打保票,随后疑惑的问道。

    “不该问的事你少问,做好你的就好了,对了,那个袁仁才送到地方了吗?”邵峰扭头看着邵无忧问道。

    “什么袁仁才……”

    “你那点小伎俩想蛮过我吗,不过你这样也好,让他去锻炼锻炼回来为你卖命,以后邵氏都是你的,总要有几个甘愿为你死的人才好!”

    邵峰赞许的说道。

    “爸,你的确是老谋深算啊……”

    “什么?”

    “啊,我说一切都在老爸的掌握之中!”

    “少拍马屁!”

    邵峰挥了挥手,待邵无忧离开,沉思了一阵,如果这个梁天成真是贺国强派过去的保镖这事还真是难办,如果一个普通人做了也就做了……

    开始的时候邵峰想对付梁天成是因为他欺负了邵无忧,而此时他想做掉梁天成是因为阻挡了他的计划,不过如果他真是贺国强的派过去的保镖,先不说身手如何,如果死了贺国强会不会调查这件事?

    想来想去,邵峰便是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先要稳住梁天成。

    沈佳宜还在为自己公司的那单合同踌躇,原本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佑德强铁定不会在跟自己谈合作的事宜了,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说合同的事情,这让沈佳宜有些意外,不过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她知道对方的心思。

    但是现在迫在眉睫,如果这单合同谈不成公司可能因此关门大吉了,所以他还是想试着去谈一谈,虽然知道对方的企图,但为了整个公司,她不得不铤而走险,心里抱着侥幸的态度。

    公司倒闭到不要紧,她手下还有上百的员工等着吃饭,她不能做事不理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这次见面硬着头皮也要去,左思右想,她便是拿起了电话,刚要播出号码,就犹豫了起来,旋即摇了摇头,放下电话,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景色,好一会才是鼓足勇气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彩彩在上课?”

    沈佳宜摸着电话,若无其事的问道。

    “哦,没有现在下课时间,怎么了佳宜姐?”贺彩疑惑的问道,平时沈佳宜是很少在上学的时候打给自己电话的,今天突然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些事情。

    “哦,那个梁天成在不在?”沈佳宜说道这个名字,没有来的脸色泛红了起来。

    “你找他?”贺彩瞪着眼睛看了看不远处的梁天成,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我想让他跟我走一趟,去见一下佑德强,你也知道现在公司的情况,所以这单合同我想争取一下,你也知道上次的事情,所以我就想让梁天成陪我走一趟!”

    沈佳宜深怕贺彩误会,原原本本将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脑袋里忽然又想起孙晓晓对自己说贺彩和梁天成的事情,又急忙的补充道:“彩彩你千万别误会!”

    “误会,我误会什么呢?,咯咯,我知道啦,我现在就去告诉他,让他陪你去,哼,省的在我身边一天天养大爷一样,没事就得让他动弹动弹!”

    贺彩疑惑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忿忿的说道。

    “那成,我现在去你们学校,我在学校门口等他!”沈佳宜急忙挂了电话,才发现自己刚才那句解释分明是多余的,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怔怔出神。

    贺彩自然也发觉到了,佳宜姐这么解释了起来,难道真如孙晓晓说的,她和梁天成勾搭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心里竟然有些空落落的委屈。

    “是啊佳宜姐那么漂亮,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的嘛,自己太不争气了……”贺彩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看了看自己的领口便更加气恼了。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是干嘛啊,不就是借保镖一用嘛,而且佳宜姐如果真看上他了,两人情投意合的那不是好事嘛,自己不高兴干嘛?

    佳宜姐一个人在外闯荡有梁天成这样一个人保护也是不错的嘛,这个梁天成本质还是不坏的,虽然有时候有点流氓……

    贺彩给自己小小的失落找了一个理由,那就是担心佳宜姐被欺骗!

    梁天成有些意外,沈佳宜竟然主动找自己陪她去签合同,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或许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心有余悸吧。

    想到这里,不由得暗自敬佩了自己一百遍,这么几天就看出来我这么威武,凶猛了,啧啧,沈佳宜你还真是有慧眼!

    话说回来,不管怎么样梁天成还是喜欢和沈佳宜多多接触的,这样适合当媳妇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多接触,成熟稳重,端庄贤惠身上还有淡淡的体香。而想到那天的事情,还记忆犹新,狂野奔放,有征服欲!

    梁天成最喜欢的是烟雨江南的软腻妹纸,虽然沈佳宜相比较差了一点,但毫不吝啬的说,仅仅差了一个出生地而已。

    他在想,如果沈佳宜身穿着碎花的旗袍,手里撑着一把油纸伞,脚下踩着一双手工绣花鞋,走在青石板的路上和自己相遇会是一番如何美妙的场景呢?

    在那青石板的路上,趁着没人经过,用油纸伞遮挡着,沈佳宜双手扶着墙壁,而自己则是扶着他的腰肢,嘴里吟唱着《巷雨》:默默地走进她走进,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三七中文 m.37zw.]